文章

那些对自己的得救有疑惑之人的盼望——第二期节目(总第六期节目)

  播音员:     今天的“安克伯秀”,要为您回答这个有史以来问过的宗教性最强的问题:“你如何确知自己将在永恒中与神同在?” 埃文·鲁泽博士:     鲁泽:你死后一分钟,你要不会看到基督和天堂的美丽与荣耀,要不会看到一些可怕的事情,这些事情是你今天很难想像到的。我是说当你停下来去思考时,我们能问的最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便是,“我将在哪里度过永生?” 播音员: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约翰请来了嘉宾埃文·鲁泽博士,他是伊州芝加哥慕迪纪念教会的主任牧师。 他也会回答这些问题: 关于那些一开始接受基督信仰,而在后来的生活中又不再做基督徒的人,圣经有什么教导? 如果基督徒死时有罪还没有认,那这会使上帝为他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无效吗? 我们如何能确信今天、明天乃至永远我们都是得救的? 我们邀请你收看“安克伯秀”的这期特别节目。   **** 约翰·安克伯博士:         […]

那些对自己的得救有疑惑之人的盼望——第一期节目(总第五期节目)

  播音员:     今天的“安克伯秀”,要为您回答这个有史以来问过的宗教性最强的问题:“你如何确知自己将在永恒中与神同在?” 埃文·鲁泽博士:     鲁泽:你死后一分钟,你要不会看到基督和天堂的美丽与荣耀,要不会看到一些可怕的事情,这些事情是你今天很难想像到的。我是说当你停下来去思考时,我们能问的最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便是,“我将在哪里度过永生?” 播音员: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约翰请来了嘉宾埃文·鲁泽博士,他是伊州芝加哥慕迪纪念教会的主任牧师。 他也会回答这些问题: 关于那些一开始接受基督信仰,而在后来的生活中又不再做基督徒的人,圣经有什么教导?   如果基督徒死时有罪还没有认,那这会使上帝为他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无效吗?   我们如何能确信今天、明天乃至永远我们都是得救的? 我们邀请你收看“安克伯秀”的这期特别节目。   […]

我们可以相信新约圣经吗?第三期节目

    播音员:李·史特博在《芝加哥论坛报》做了13年的法律编辑,是奖牌得主,也是直言不讳的无神论者。他的妻子归信基督之后,他就开始了一场两年的调查,他想证明基督教是假的。但是证据却带领他成了基督徒。他把那些证据写在了他的畅销书《重审基督》里。 但是最近,又有新解释出来,要抨击耶稣复活的事实。李重新回头去调查这些新理论的证据,今天你会听到他的发现。 欢迎收听《安克伯秀》的这期特别节目。 +++   安克伯:欢迎收看我们的节目。这是多好的一期节目啊。李·史特博是我的嘉宾。他曾经在《芝加哥论坛报》做了13年的法律编辑,得过很多奖。他也是畅销书作家。你们中很多人都读过他写的《重审基督》,这本书记录了他的心路历程,也记录了他调查得出的那些证据,正是这些证据使他信了耶稣基督。他还写了《重审造物主》和其他几本书。但是在今天的这期节目中,我们想要讨论的是在书店卖的特别火的一本书,是北卡大学的巴特·叶尔曼写的《错引耶稣》。李,这本书是讲什么的?这个书名起的真的很不恰当,讲的是什么呢? 史特博:是啊,真的起的很不恰当。它所谈论的不是错误地引用耶稣的话。巴特·叶尔曼,他是一个所谓的经文评鉴学者。所谓经文评鉴学者,就是花一生的时间研究新约圣经,试图要得出耶稣实际说了什么,圣经原本是怎么说的,因为我们并没有原本。想想吧。当我开始这个调查的时候,这让我感到很害怕。就好像是“你是在告诉我你没有新约圣经吗?”呃,当然不是。它原来是写在纸莎草纸上的。由于年代久远,早就化为灰烬了。问题是,我们信心满满地说今天的圣经能准确代表圣经原本吗?巴特·叶尔曼想要蒙蔽我们,说,“哦不,在历史的长河中,会有一些偶然的变动,因为最初的15个世纪,都是由抄写员手抄下来的。当然也会渗进错误。有时他们也故意做一些改动。”我们可以谈一谈这点的。但是他想要让它听起来,好像我们因此就不能相信圣经的内容了。他自己后来成了不可知论者。 安克伯:他在书里的结论是,这本书的主旨是,读者们真的不能相信他们的圣经经文,新约圣经中对耶稣的描述也可能是不可靠的。所以它讲了两件事情:一,你不能相信圣经,这也包括教义;二,耶稣的形象,你也不能相信。他说的其中一件事情是,他是从这个事实得出的结论的,当他看到圣经中异文的数量之多,他就说,这些传下来的圣经抄本,如果它们是手抄下来的,一代又一代都是手抄的,而人抄写时错误是无法避免的,那么里面又会有多少个错误呢?呃,他说有大概二十万到四十万个异文,这比新约所有的字都加起来还要多。他说,“所以你明白了吗?”这么说显然是不公平的。告诉观众朋友们其中的原因吧。 史特博:是啊,巴特·叶尔曼的这本书很多说法都是正确的。其中的一个正确说法是,圣经有很多的异文。呃,异文是什么?正如你所说的,如果在好几个世纪里一个抄经员写错了什么,或者不小心把一个词写错了地方,或者早期教父中的一位——仅一世纪和之后的教父们就引用新约无数次——如果他们错误引用或者没有逐字逐句地引用,只是把一个词放在不同的位置等等,那么这就会被当作异文记录下来。所以,我们当然会有很多的异文。我们有很多的抄本。这是件好事,因为当你有很多抄本时,你可以对比、比较,并能比较有信心地弄明白圣经原本究竟说了什么。 安克伯:好的,我们究竟有多少抄本? 史特博:呃,我们有大概5700卷希腊文抄本,这些是最早的抄本。我们总共有两万五千到三万卷的新约手抄本。这是很不同寻常的。当你回头看,比如在一世纪,约瑟夫是一位为罗马人工作的犹太史学家。他写了一本书,名叫《犹太战争》。他是他们那个时代伟大的历史学家。呃,他的这本书我们今天有9本,而最早的那本是十世纪的时候抄写的。所以在他的原本和我们现在有的这本十世纪手抄本之间,相隔了900年。所以这让你明白什么是典型的。这么早的时候很少有历史学家写的文献。如果你是希腊历史学家,如果你幸运的话,你会拥有20本自己写的书的抄本。 安克伯:事实上,我上学的时候,如果老师发给我们葛底斯堡演说,这篇演说是打印出来的,然后她说把这份演说抄写一遍,好吗?在我的班上,有优等生,中等生和一般的学生,然后我朋友们也在那个班上。事实上,当我们都抄写这份演说时,优等生几乎不会有任何错误。一般的学生和较差的学生,他们写的看起来真的很不同。但是如果你把它们都收上来比较一下的话,事实是你还是可以回到原文的。如果你就有两份,一份优等生,和一份较差学生的抄写作业,你可能进退两难,因为这两份的用词真的很不同。但是如果你有所有其他人的,你有的抄本越多,那么你就越有可能回到最初的原本。 史特博:是这样的。而且,有70-80%的错误,是拼写错误,而这些错误根本就没有对应的英语翻译。它们是没有任何意思的。John这个名字有时拼写成两个n,有时又一个n。但是谁管这么多呢?我们知道他在说的是谁。另外一个例子便是所谓的可移动的“nu”。就像英语一样,如果我说abook或者anapple,apple这个词是以元音开头,所以我们就在它前面加个n。这就是我们语言的规则。呃,希腊语也是一样。他们用的是“nu”。呃,有时候有,有时候又没有。这能改变任何事情吗?不,如果我说 […]

我们可以相信新约的经文吗?第二期节目

    播音员:李·史特博在《芝加哥论坛报》做了13年的法律编辑,是奖牌得主,也是直言不讳的无神论者。他的妻子归信基督之后,他就开始了一场两年的调查,他想证明基督教是假的。但是证据却带领他成了基督徒。他把那些证据写在了他的畅销书《重审基督》里。   但是最近,又有新解释出来,要抨击耶稣复活的事实。李重新回头去调查这些新理论的证据,今天你会听到他的发现。   欢迎收听《安克伯秀》的这期特别节目。   ++++ 安克伯:我保证你会爱上今天的节目的。我的嘉宾是李·史特博。他一位得过很多奖的作者,写了很多非常棒的书,有《重审基督》、《重审信仰》、《重审真实的耶稣》和《重审造物主》。观众朋友们,这些书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很畅销,是根据李自己的研究而写成的。他曾经在《芝加哥论坛报》做了13年的法律编辑,他曾是个怀疑论者,是个无神论者。但是他花了两年的时间来调查证据,在这个过程中,他被证据说服,相信耶稣真的从死里复活了;祂真的自称为上帝。他把这些都写进了《重审基督》这本书里。人们被这些书吸引,他就是我们今天的嘉宾。 但是今天我们要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一下耶稣基督的复活和基督的几个宣告。你知道我们今天有很多畅销书,说近来新发现了很多古代书籍,是与耶稣和和使徒同时代的人写的,它们所揭露的,是一个新的激进的耶稣。换句话说,这是同时代流传在人们中间的另一个观点。所以他们说,看啊,你可以选择信这个,而不是那个。跟我们谈一点你的发现,这是如何影响你,促使你意识到得要做更多研究的。 史特博:是啊。我读到有越来越多的学者们宣称说其它的福音书,这些替代福音书,与我们圣经中有的四卷福音书是同等正统的,但是它们所描绘的耶稣却是完全不同的景象。呃,我就觉得我得要自己研究下,看看他们所说的是否属实。耶稣研究会里的那些极端左翼学者们,出版了一本书,名叫《五福音》,包括了《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约翰福音》和《多马福音》。嘿!你说这与其它福音书是平起平坐的?呃,这是一个很大的宣告,所以我得要研究下,是否有任何历史证据来证明这些事情? 安克伯:是啊。我喜欢你在书的最前面写的一句话,就在这本书的这一章。史蒂芬·戴维斯,他是宗教学的教授,通常写的都是关于围绕诺斯底主义的福音。他说,“大概有1900年左右的时间,新约正典是关于拿撒勒的耶稣唯一可靠的历史资料。”这话说的没错。但是他接着说,“然而1945年形势发生了改变。”什么改变了? 安德鲁·苏利文,他说的这句话也被你引用到了书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事件,在过去30年的时间里我们发现了真正的福音书,有数以百计的书籍并不是被正式认可的福音书,但是它们却是早期教会所讲论的一部分。”就像你说的,他们在说,看啊,我们在哈马地找到了这个诺斯底主义的图书馆。其中的一些书,有一卷书叫做《多马福音》,直接回到了耶稣和使徒的时代。就像耶稣研究会所说的,这是主后50年的事情,是在一些福音书之前写成的。他们认为它的写作日期,与那些正统福音书是一样早的,然后说这卷福音书呈现了另外一个耶稣。有何不同呢?天差地别,但是他们说,这和你们传统的观点一样,是可以被接受的,也许应该取代传统观点。好吧我们开始吧。我们看到有一些书现在被媒体热捧,在书店里也是一排一排摆在那里。我们就来开始聊一聊这个《多马福音》。好的,给我讲一讲《多马福音》的背景吧。它是从哪里来的?讲了什么?为什么它被捧上天了? 史特博:呃,这很有意思,约翰。不久前,我在东海岸,有人给了我一份周报,是当地一个主流教会的。我打开周报,发现他们居然在用启应的方式诵读《多马福音》。这卷书正在被教会使用。在加拿大有一个教会就叫多马教会。所以我们看到人们被这卷福音书所吸引。为什么?呃,你知道吗?里面有一个信息是与其它福音书相违背的,坦白讲,很多人听了都觉得更舒服。它说耶稣不是救赎主,而是启示者。所以这是我们得到救恩的方式,我们能通过自我发现,通过内在知识,通过找到这个在我们里面的神圣火花,每个人里面都有的,通过这个自我启示等等,我们就能得到救恩。对很多人来说,这个听起来更舒服,因为不用承认我是个罪人,我需要耶稣基督死在十字架上,我需要祂的赦免和恩典。所以这个信息对很多热来说都非常具有吸引力,虽然在某些方面它是反妇女的。《多马福音》一度由可能是耶稣说的114节经文组成的,其中一句话是说,任何妇人都是不配进天国的。妇人唯一可以进天国的方式便是变得像男人一样。所以,它对女人并不友好,很多人认为这些诺斯底主义福音书也就是这样的。 […]

我们能相信新约的经文吗?第一期节目

    播音员:李·史特博在《芝加哥论坛报》做了13年的法律编辑,是奖牌得主, 也是直言不讳的无神论者。 他的妻子归信基督之后,他就开始了一场两年的调查,他想证明基督教是假的。 但是证据却带领他成了基督徒。 他把那些证据写在了他的畅销书《重审基督》里。   但是最近,又有新解释出来,要抨击耶稣复活的事实。李重新回头去调查这些新理论的证据,今天你会听到他的发现。 欢迎收听《安克伯秀》的这期特别节目。 ++++ 安克伯:欢迎收听我们的节目。这是多么好的一起节目啊。我们有一位很棒的嘉宾,他的名字是李·史特博。他是畅销书作者,在芝加哥住了13年。他是《芝加哥论坛报》的法律编辑。在那段时间里,他是一个无神论者。他就是不相信神。他觉得居然还有人相信耶稣从死里复活了,这太奇怪了。他的妻子成了基督徒,这使他开始了调查,他把调查过程写成了《重审基督》,本来是想要证明基督教是假的,要拯救妻子的。但是证据却把他带到了基督里。我们现在在谈的是他发现的证据,他把这些证据写进了他写的几本畅销书书里面。最近几年现代学者开始对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事实开始了新的攻击,我们也在看这些攻击。他们是谁,说了什么。我们上周就开始了这个话题,这周还要继续。这些概念都是很流行的,你可能已经听过了,也许你自己对此也是有疑问的。所以当我们一个个破解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希望你会一直收听。 李,我很高兴你在这里。上周我们聊到了那些异议,或者说假定的理论,要去取代耶稣真的从死里复活的这一解释,我们现在接着聊这个话题。我们谈到过有五个事实,五个基本事实,是各个领域的学者都基本相信的。我们也想说,我们认为,如果你有了这五个事实作为最好的解释,对耶稣从死里复活最好的解释。首先,请再告诉我们一下这五个基本事实是什么? 史特博:耶稣被处死了;门徒们相信他在十字架被钉死后向他们显现了——换句话说,祂复活了。扫罗的悔改认信,他曾是逼迫基督徒的,后来成了使徒保罗;另外一个怀疑论者雅各的悔改认信。他是耶稣的同母异父的兄弟,耶稣在世的时候没有跟随祂,后来成了当地教会的领袖,并因此受死,因为他遇见了复活的耶稣;空坟墓,75%爱吹毛求疵的学者们都同意这是一个历史事实。 安克伯:好的。这个是由现代学者对空墓坟和空坟墓的原因发起的攻击。他们说,不是因为耶稣从死里复活了,而是从自然主义者的角度去解释万物在宇宙中是如何运作的,他们认为,一定有什么别的东西,他们倾向于认为耶稣的身体被别人搬走了,要不是家人,要不就是别人。请跟我们谈一谈这点吧。 […]

你如何能确知自己将在永恒中与神同在——第四期节目

  播音员:     今天的“安克伯秀”,要为您回答这个有史以来问过的宗教性最强的问题:“你如何确知自己将在永恒中与神同在?” 埃文·鲁泽博士:     鲁泽:你死后一分钟,你要不会看到基督和天堂的美丽与荣耀,要不会看到一些可怕的事情,这些事情是你今天很难想像到的。我是说当你停下来去思考时,我们能问的最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便是,“我将在哪里度过永生?” 播音员: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约翰请来了嘉宾埃文·鲁泽博士,他是伊州芝加哥慕迪纪念教会的主任牧师。 他也会回答这些问题: 关于那些一开始接受基督信仰,而在后来的生活中又不再做基督徒的人,圣经有什么教导? 如果基督徒死时有罪还没有认,那这会使上帝为他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无效吗? 我们如何能确信今天、明天乃至永远我们都是得救的? 我们邀请你收看“安克伯秀”的这期特别节目。 约翰·安克伯博士:         欢迎收听我们的节目。我们在探讨的是你如何能确信自己将在永恒中与神同在。我觉得这是所有人都想要弄清楚的事情。问题是,“我如何能确信?”上周我们谈到了在基督里唯信称义。这些是比较大部头的词。埃文,你带我们复习一下吧。我们上周所探讨的是什么?为什么上周的内容至关重要?请带我们温习一遍。 埃文·鲁泽博士:     […]

耶穌影片

成了基督徒]

你想知道如何成为一个基督徒吗? 凭着信心,通过祷告,你现在就能够把基督迎接到你心里(祷告就是与神)。神知道我们的心,比起我们口里所说的话,他更关注的是我们心里的态度。以下的祷告只是我们所推荐的祷告。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祷告。能救赎你的不是祷告、举手或走过教会的甬道,能救赎你的是你心里的态度和你对基督的信仰。 這裡按下.

錄音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