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恩典如此奇异?

安克伯博士&埃文·鲁泽博士

回到目录

回到上一部分

描述

只要我们还认为我们能做什么来得到恩典,那么我们就仍旧还不明白恩典。所谓恩典,就是神白白赐给我们的恩宠。

内容

1.   为什么恩典如此奇异?

(本文是《你如何能确信你会在永恒中与神同在》的录音整理文字。出版所需,本文已被改编。)

 

安克伯博士:我们正在谈论的话题是:“你如何能确信你会在永恒中与神同在。”有比这一话题更重要的事情吗?你想要得到确切的答案。现在有些人认为你得不到确切的答案。圣经说你可以的,而且我们将要告诉你为什么以及怎么才能确切的知道。事实上,我们的话题是“为什么神的恩典是如此奇异?”

我们都知道《以弗所书》2:8,“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但是我觉得我们没有真正明白这句话的深刻内涵。我的朋友埃文·鲁泽(Erwin Lutzer)博士是今天的嘉宾,他是慕迪纪念教会(Moody Memorial Church)的牧师。关于我们今天要谈论的话题,他写了一本很棒的书。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和你们分享在神话语中的这些真理,好让你们既能听到音乐,又能在明白究竟何为恩典之后听到随之而来的喜乐之声。

埃文,我觉得进入本期节目主题“为什么恩典是如此奇异”的最佳方式便是谈谈《奇异恩典》这首赞美诗的作者。

埃文·鲁泽博士:大家都知道《奇异恩典》这首赞美。然而他们可能不知道这首赞美是在何情形下写成的。首先,约翰·牛顿(John Newton)是一个臭名昭著的罪人。事实上,如果有人能想出他还没有用某种方式犯过的某个罪,他愿意给这个人一些奖励。以下是他的故事;1748年,他坐上了一艘名叫灰狗(Greyhound)的船。途中,起了暴风雨。船正受着狂风暴雨的肆虐,而且他们几乎都要沉到水底了。这时牛顿对船长说,“如果神不怜悯我们,我们就要沉下去了。”船长心头为之一震,因为眼前说这话的人,心里刚硬,满嘴脏话,经常喝得烂醉,还贩卖奴隶。这样的一个人说,“如果神不怜悯我们,然后怎么怎么样?”

所以,所有的男人都拼命地把船里的水舀出去,好使船继续浮在水面上。牛顿手中有一本他妈妈送给他的圣经,在船上,他读到了几句话。想想这个场景吧。这是《箴言》上的几句话,然而他还是在读:“你们当因我的责备回转,我要将我的灵浇灌你们,将我的话指示你们。我呼唤,你们不肯听从;我伸手,无人理会;反轻弃我的一切劝诫,不肯受我的责备。你们遭灾难,我就发笑;惊恐临到你们,我必嗤笑。惊恐临到你们,好像狂风;灾难来到,如同暴风;急难痛苦临到你们身上”(《箴言》1:23-27)。

他害怕得不得了。最终,我们可能能猜到,风浪平静下来了,水手们也幸免于难。但是牛顿开始读圣经了。我可以把在我书上引用的他的话一字不漏地读一遍吗?”

 

安克伯:当然了。

鲁泽:他说:“我需要有一个人站在我和圣洁的神中间。这位圣洁的神一定会惩罚我的罪恶以及对他的亵渎。我需要一个全能的救主,他会介入并解决我的罪恶。我看到基督替我受了刑罚,让我得到赦免。”所以难怪他会这么写道,“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

 

然而,约翰,就算如此,还是有很多人不明白恩典究竟有多么地奇异。我记得在芝加哥有一个新闻评论员。他说了这么一句话,被刊登在报纸上的文章引用了,“如果我认真对待我的属灵生命以及我与神的关系,总有一天我会做点什么的。”

 

事实上,他是在说,“我没有在恩典中,但是如果我认真对待的话,我可以做点什么来得到恩典的。”然而,约翰,事实是,这表明这个人仍然不明白。他不明白恩典的本质。因为不管我们有多认真,我们对自己的现状不能做任何改变。只要我们还认为我们可以做点什么,我们就仍然不明白恩典。所谓恩典,就是神白白赐给我们的恩宠。

 

安克伯:好的。说到这里,还有另外一种人。有很多人这么说,“恩典是必不可少的”。而且他们也正在进行一个恩典项目。但是这样的恩典项目,有一部分是神的恩典,有一部分是他们所做的事情。他们也不明白何为恩典。

 

鲁泽:是的,他们不知道。

 

安克伯:为什么?是因为他们会反对这点吗?

 

鲁泽:因为,在很多人看来,恩典是用来帮助我的。而直截了当的事实是,我们不需要帮助。我们需要复活。你知道的,在以弗所书2章,使徒保罗说在我们来到基督宝座之前,我们死在过犯罪恶中。现在,现在你自己正穿过一座墓园,然后你说,“我非常想让这些在坟墓中的人们——就是这些死人的尸体——活过来。但是,我需要给他们点帮助。”但是他们并不需要帮助。他们需要一个从神那里的伟大神迹。他们都没有谈论接受帮助。而如果我们没有基督,也是如此。事实上,使徒保罗说得非常清楚,“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以弗所书》2:1-2)。

 

 

实际上,他是在说,我们实在是被撒旦欺骗了。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确实是被骗了。事实上,他接着说我们因为顺从自己的贪念而活,所以我们堕落了。这就是我们的现状。所以问题来了,我们如何能帮助处在这种境况中的人们?注意,他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能去科罗拉多滑雪,并不是说他们不能去去超市买东西,不能去听一场交响乐音乐会,不能享受生活。他们能做这所有的事情。然而,有一件事情他们不能做,就是给他们自己生命。因为生命必须要从神而来。

安克伯:人们对恩典的理解有很多不同的版本。比如,恩典是神给的,但还要加上教会的圣礼。恩典还要加上人们的行为,人们说他们必须要有这些行为才能得到恩典。而且教会领袖或者他们自己的宗教小组也使他们确信了这一点。还有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一些人说,“我放弃去教会了,但是我要做善事,我有多好,有多努力,我就有多么的在乎这点。我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是完美的,但是我不做的那部分就是神施恩的地方,但是他期待我努力去做;而且因为我努力,我就一定能做到。”

 

 

鲁泽:约翰,如果有人相信你所给的任何一个恩典的版本,那么他们就真的不明白他们的迫切需要,他们对恩典的理解也是与圣经不相符的。我想很快评论一下圣礼。我们知道耶稣设立了圣餐和洗礼,有些人相信恩典是通过这两种途径而赐下的。但是圣经非常明确地指出,我们与神同行,完全在神的手中,不在人的手中,也不在神父的手中。神直接在人心里动工。这些是耶稣基督设立的记号,它们不是使你变得越来越好的救恩通道,不是让你变得好到可以进入天国的途径。

 

 

还有一些人想,“我尽我的本分,而神尽他的本分。”约翰,你知道吗,有一天我在一家餐厅。有一个女士认识和我一起吃饭的男士,然后她过来打招呼了。这位男士是一个宗教领袖。我问那位女士,“如果你今天就要去世,神要问你,‘我为什么要让你进天堂?’你会怎么回答?”她说,“我和我丈夫,我们在一个烘培义卖中挣了1,200美元,我们把这笔钱捐给慈善机构了。”

 

 

然后我说,“如果神的标准比这个更高呢?那时你会说什么?”

 

 

“呃,我一直都是个好人。”然后她就开始滔滔不绝地说她到底有多好。然后和我一起吃饭的男士就讲了一个故事。他说有人来到天堂的门口,然而彼得问,“我为什么要让你进去?”

 

那个人说,“我受洗了。”

彼得说,“给你加20分。”

他说:“我在世的时候活得很不错。”

“给你加30分。现在你有50分了。”

然后那个人说,“我还经常去教会”

“给你加20分。现在你有70分了。”

那个人说,“70分?这就是我一生的得分?”

彼得说,“你很幸运,你只得了70分,但是神的恩典值30分。所以现在你可以进入天堂了。”

 

 

听完后,我对这个人还有站在那里的女士说,这样对恩典的理解都完全破坏了新约圣经对恩典的教导。

 

 

安克伯:我觉得你这样说是对的。所以人们会说,“埃文,我开始感觉到你对恩典的定义,和我对恩典的定义是完全不同的。而且我还不知道你的定义是什么。”既然你是慕迪纪念教会的牧师,我就把这个问题抛给你。你对恩典是如何定义的?你说你的定义就是圣经所给的定义,还没有被讨论到的这个恩典的定义是什么样的?你说所有其他的这些定义都错了,那么你会怎么定义恩典?

 

 

鲁泽:让我翻开圣经,看看圣经是怎么说的。我给大家读一下以弗所书第二章。保罗说,“我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然后他说,“我们本是可怒之子”——第四节——“然而,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你们得救是本乎恩)。”

 

 

约翰,我在这里想说的是这个。恩典是神白白的恩宠,但是如果仅仅是帮助我们变得更好的人,或者在我们已经做的事情上锦上添花,那么这就不是他的白白恩宠。就救恩而言,恩典完全是神的工作。耶稣站在拉撒路的坟墓前,他并没有说,“拉撒路,你现在做你该做的,我做我该做的。如果你动一动你的手,我就做剩下的部分。”他得要做所有的事情。圣经说救恩从头到尾都是属乎神的。但是约翰,我能理解有些人这么说,“呃,但是至少我得要相信啊。”他说的没错。然而就算那个信心也是神给的。所以,如果有人想要相信,这是很好的事情。我们也应该祷告他们会相信。但是他们要明白这全是神的作为。在这个过程中你没有任何贡献吗?有的。我们贡献了我们的罪。但是当我们来到桌前,我们带来的,除了我们极大的缺乏,什么都没有。恩典意味着,我来,不仅仅是为了变成更好的人,我来是为了得一个神迹。恩典意味着,我来,不是简单地因为我觉得借着一点点帮助我便可以成功。我需要被挽救。这就是为什么恩典是如此令人难以置信地奇异的原因。

 

 

安克伯:但是埃文,神为这份礼物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你有一个非常好的故事,这个故事涉及到了许多不同的角度。通过这个故事给我们讲讲恩典吧。

鲁泽:有一个宣教士,他和一个印度教教徒做了朋友。这段友谊的目的,当然是因为我们尊重对方,还有就是这位宣教士想要向这个印度教教徒解释,救恩必须要是一份免费的礼物。也许我应该在这里暂停一下,特别谈一谈为什么它必须要是免费的礼物。这份礼物,我们出不了任何力。耶稣基督付上了所有的代价。这个印度教教徒并不相信这个,因为在他看来,必须要有人自己的善行与恩典连接起来。但是在这个宣教士一次出门旅行之前,这个印度教教徒送给了这位宣教士一个及其漂亮的珍珠,说,“这颗珍珠是我儿子在水下采到的。他在采这颗珍珠的时候溺水了。”宣教士非常感恩,他说,“非常非常感谢你。我想出钱买下这颗珍珠。”

 

 

这个印度教教徒当然不高兴了。“你什么意思,出钱买?我儿子为这颗珍珠付上了生命的代价,你还能为它加上什么价码?”

 

然后这个印度教教徒开始懂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永远不能支付耶稣为我们在十字架上所付出的代价的原因。耶稣成了我们的赎罪祭,担当了我们的罪,我们如何能开始偿还神的爱和神的恩典呢?这就是为什么在整个永恒中,我们要欠神的债的原因,也是为什么我觉得天堂要充满赞美的原因,因为我们将要无比清晰地看清,我们得救是因着神的恩典,而且是完全因着神的恩典,这个清晰度是我们在地上根本无法想象的。

 

 

安克伯:埃文,但是听到这些之后,有些人还是会说,“这还是一个我比我的邻舍更强的事实啊。难道这不重要吗?我是说,我应该凭着自己一生的善行进入天堂的。“

 

鲁泽:首先,我要说我很高兴听到这个人说自己比邻舍更强。但是很不幸的是,我们不能判断自己,因为我们不处在这样的一个位置。顺便说一下,大多数人都高看了自己。但是约翰,重点在这里。我们回到以弗所书第二章。如果没有耶稣,我们就“死在过犯罪恶之中”。现在假设有两具尸体——也许这个人已经死了20年,而那个人只死了3天。但是这有差别吗?如果他们要重新活过来,两个人都需要同样一个神迹。

 

 

我们可能会谈到某个有极大罪恶的人。几年前,当约翰·韦恩·盖西(John Wayne Gacy)在伊利诺伊州被处以死刑的时候——他在芝加哥杀了18个小男孩,并把他们的尸体藏在自己家地下,实际上他是一个性变态者。当你看到他出现在电视上时,你知道令人惊异的事情是什么吗?你会期待他长得像某个邪恶的人。我的意思是说,我记得自己看到他的时候,曾期待看到他头上长了角。看到他长得很平常,我很吃惊。事实是,我们都是同一个族类的成员。我们可能不会做他所做的事情,这是很令人感恩的事情。然而,简单的事实是,我们都是罪人。我们不能对自己说,“他需要神的饶恕,而我不需要。”

 

 

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Aleksandr Solzhenitsyn)说得很好。他说,“这个世界上同时有好人和坏人不是很好吗?我们可以把所有的好人放在一边,把所有的坏人放在另一边。”但是他接着说,“分界线真的不在好人与坏人之间。分界线真的不是这样定的。”他说“善与恶的分界线在每一个人的心里。”约翰你知道吗,我们经常说当看到一个好人有时能做出来的事情,我们是多么地震惊。

 

 

安克伯:埃文,就是因着这条分界线。我们谈到有人认为他们很好,不需要这样的恩典。另外,我们又必须要记住有很多人觉得他们自己很不好。他们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糟。我想要谈一谈恩典是有足够的能力去改变一个人的。你在你的书上有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关于一对来找你辅导的年轻夫妇的故事。

 

 

鲁泽:首先我来解释一下这点。有两种人觉得很难接受恩典。一种是那些罪恶极大的人,通常是犯一些道德上的罪——妓女,毒贩子。他们心里想,“我已经坏到极处了,神对我很生气,我不能接受恩典。”

 

 

另外一种觉得很难接受恩典的人是那些“老好人”,宗教类的老好人。我是说,他们不会自愿去做社会义工吗?他们没有捐钱给慈善机构吗?他们不会付所有的帐单吗?他们也没有犯罪记录。他们为什么会需要恩典呢?事实是,两种人都迫切地需要恩典,而且两种人都能接受恩典。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耶稣会说妓女比他那个时代的“老好人”要早进天国的原因,因为他们看不到自己需要神那举世无双的恩典(《马太福音》21:32)。那么我们就把这份恩典给那些毒贩子和妓女。至少他们知道,如果他们要得救,只能是靠着恩典。

 

 

约翰,有一天,我在教会里,有一对年轻的夫妇过来了,我给了他们辅导。他们的故事是这样的。这个妻子接受了基督为她的救主。但是他们参加了一个换妻俱乐部。当她把丈夫带到教会来的时候,我觉得他不太想来。我想可能是妻子硬拽他过来的。我想,一枚假硬币有多么不想在奉献盘里,他就多么不想来教会!但他还是来了。他的妻子把他拽到教会,然后在谈话结束之后他走过来。“我的信仰是一个换妻俱乐部,或者至少是这样的,”他说道,“我们参加他们的活动,是那个俱乐部的成员。”但是我知道他妻子最近认识了基督。所以我对这个丈夫说,“你愿意接受基督做你的救主吗?”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的回答。他说,“如果你觉得我会从此洗手不再做我正在做的事情,我不能接受。因为我对这个欲罢不能。”他实际上是在说,他对这个上瘾,而且瘾很大。我对他说,“你愿意承认自己是一个罪人,你需要接受基督做你的救主?你愿意承认如果你要被神接纳,就需要先接受神的恩典吗?”

 

 

他说,“是的”。然后我做了一些我非常不愿意去做的事情。我把赌注押在了恩典上。我说,“你为什么不接受基督做你的救主呢?只要你首先认识到你是一个罪人,而且靠自己你不能挣来自己的救恩。你就在把自己无依无靠地来仰赖神的怜悯。相信基督担负了你的罪恶,然后我们再来考虑你的换妻俱乐部吧。”

 

那天晚上他接受了基督。然后我就心里想,“我想知道他的生命是否真的有改变。”几个星期之后,他预约过来见我。我问他,“我们要谈什么呢?”你知道吗,他的议事日程上唯一的一件事情,便是该上哪家圣经学校,因为他想要走全职服侍这条道路。

 

 

从中我们能得到关于恩典的两个强有力的教训。首先,恩典是给那些及其需要恩典的人的,不管他们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他们是可以得到恩典的。但是还有另外一个教训。一旦我们领受了神的恩典,我们就从此再也不一样了。神给了我们新的属性,新的愿望,新的抱负,好让这个人不会再继续他以前的生活方式。神给了他全新的内在优先顺序。这就是恩典,这也是为什么恩典如此奇异的原因。

 

 

安克伯:耶稣谈到过有两个相信恩典的人。

 

鲁泽:哦约翰!这个路加福音中的故事是多么地征服人心(见18:10)。两个人都相信恩典。有一个人进到圣殿,说,“神啊,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等等之类的话。他还说,“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我是一个好人。”他为这些感谢神。他相信恩典。他相信借着神给他的礼物,他可以做这些善事。

 

 

然后还有另外一个人,就是那个税吏,他没有勇气看着神的眼睛说话。圣经说他连举目望天也不敢。他捶着胸,说,“神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然后耶稣说,第二个人回家去比第二个人倒算为义了。

 

 

安克伯:这个故事非常震撼人心,因为这两个人都相信恩典,但是有一个对恩典的认识是错误的,因而没有被算为义。

 

 

鲁泽:一个人相信恩典很好,因为它可以帮助你做得更好。另外一个人相信的恩典比前者所相信的恩典要伟大的多。这样的恩典能够将一个无依无靠的人从淤泥中救起。约翰,今天我们能看到这样的人,我相信,他们诚实地认为“我没有什么可贡献的,我的生活已经一团糟了,我无处可去。我毁掉了别人的生活。”我曾经收到过一些身陷囹圄的人给我写来的信。他们在信上谈到他们所做的那些令人发指的事情,他们就想,“我已经没有希望可言了。”今天我想告诉他们,他们还是有希望的,因为恩典是非常奇异的。事实上,他们的希望比那些正在收听本节目的宗教徒更大。这样的宗教徒去教会,认为自己一直做得挺好,觉得恩典只是来帮他们一把的。但是另外一个人知道,恩典不仅仅帮了我一把,它给了我一个伟大的奇迹。

 

 

耶穌影片

成了基督徒]

你想知道如何成为一个基督徒吗? 凭着信心,通过祷告,你现在就能够把基督迎接到你心里(祷告就是与神)。神知道我们的心,比起我们口里所说的话,他更关注的是我们心里的态度。以下的祷告只是我们所推荐的祷告。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祷告。能救赎你的不是祷告、举手或走过教会的甬道,能救赎你的是你心里的态度和你对基督的信仰。 這裡按下.

錄音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