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如何能确知自己将在永恒中与神同在——第三期节目

 

播音员:     今天的“安克伯秀”,要为您回答这个有史以来问过的宗教性最强的问题:“你如何确知自己将在永恒中与神同在?”

埃文·鲁泽博士:     鲁泽:你死后一分钟,你要不会看到基督和天堂的美丽与荣耀,要不会看到一些可怕的事情,这些事情是你今天很难想像到的。我是说当你停下来去思考时,我们能问的最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便是,“我将在哪里度过永生?”

播音员: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约翰请来了嘉宾埃文·鲁泽博士,他是伊州芝加哥慕迪纪念教会的主任牧师。

他也会回答这些问题:

关于那些一开始接受基督信仰,而在后来的生活中又不再做基督徒的人,圣经有什么教导?

如果基督徒死时有罪还没有认,那这会使上帝为他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无效吗?

我们如何能确信今天、明天乃至永远我们都是得救的?

我们邀请你收看“安克伯秀”的这期特别节目。

****

约翰·安克伯博士:         欢迎来到我们的节目。我们在谈的是你如何能确信自己将在永恒中与神同在这个问题。这真是一个很棒的话题。这不是你很想很想知道的一件事情吗?这个问题有很多不同的面,今天我们探讨其中的一面。如果有人问你,“你能上天堂吗?”人们大多数时候会说“能”或者“我希望我能。”然后如果你要问他们下个问题“一个人要有多好才能进天堂呢?”你就会得到一些很有意思的答案。埃文,事实上,你的一位职员曾经在我们的基督徒书商协会的大会上做了一个调查,得到了一些有意思的答案,给我们讲讲吧。

埃文·鲁泽博士:     呃,他所做的,就是一个一个展间去看了。这些是写书给我们这些人读的神学家们。他问了这个问题,“你要多好才能进天堂?”而他得到的结果太令人震惊了。很多人说,“呃,我希望要求不要太高,否则我进不去的。”还有其他人说,“呃,基督徒并不完美。他们只是被赦免了而已。”在这10个还是12个人中,只有一个人的答案是合乎圣经的,就是说,很显然你需要像神那样完全。

约翰,今天听我们这期节目的人,可能有新教教徒,可能有天主教徒。但是新教和基督教在一点上至少是一致的,事实上有很多点是一致的,但是他们都认为,你要进入天堂,当然要像神一样完全。一个公义的神如何能接受罪人呢?除非他们像祂自己一样完全。这才说的通。这不仅逻辑上说的通,也合乎圣经。

约翰·安克伯博士:         问题是,如果你真是这样认为的,那么你就会问,“我完全吗?”

埃文·鲁泽博士:     呃,可以想象,今天收看这期节目的人已经准备好了要扭头就走了。他们说,“这太可笑了!谁有那种完全,谁是完全的啊?”我可以这样说吗,如果收看这期节目的人,有人认为自己是完全的,那么他只要去和妻子问一下,她会帮助纠正他的神学,帮助他意识到他其实有大麻烦了。我们所有人都有大麻烦,因为我们离完全相距甚远。

所以我需要讲个故事,故事中的这个人花了很大功夫思考这点,他的名字叫马丁·路德。现在有些人已经失去兴趣了,因为它们说,“呃,马丁路德太反对天主教了等等。”不管人们对路德有什么想法,他们需要听到这个故事。马丁·路德这个人进了爱尔福特的修道院,基本上就是想借着修行来拯救他的灵魂。他想做的就是——感谢神,因为至少中世纪的神学教导说他必须要和上帝一样完全才可以进天堂——他想要做的,就是努力使自己变得足够完全,好让上帝能够接纳他。他做了教会要求操练的所有事。他睡在凹凸不平的地上,不盖被子,以此来禁欲。他去乞讨,他甘心贫穷。他做了一切自己可能做的事情。有时他禁食太长时间了,人们都以为他会饿死。

除了这点之外,教会的圣礼也给他带来了某种安慰,尤其是认罪。问题是,他一次认罪的时间会长达六个小时,直到他的告解神父斯道皮茨变得特别恼火,你也记得这点,他说,“路德!下次你来这里的时候,来认一些大的罪,而不是这些小过失,不是所有这些小罪。”但是约翰,路德与他同时代的人相比,是更好的神学家,因为他明白一些我们这个世代都已经忘记的事情:罪没有大小之分。最微小的罪都会使你永远与神隔绝。

所以,他想要认自己所有的罪,但是他遇到了一个问题。要认罪,就必须要记住你犯了什么罪。如果他记不住或者不能记住,他就不能认这些罪,所以它们就不会被赦免了。再者,还有一些他做的事情,上帝认为那是罪,而他却不觉得是罪。还有另外一个问题。这就好像是用开着的水龙头来擦地一样,因为明天又是另外一天。就算你认了所有的罪,明天还会需要认更多的罪,这个过程就无止境地反复来反复去。他深受困扰,灵魂深处感到绝望和无助,这在德语中叫做anfechtungen(灵性危机)。

我可以把这个故事接下来的部分讲完吗?

约翰·安克伯博士:         请讲。

埃文·鲁泽博士:     很感恩的是,这个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他所做的,他最终在威滕伯格这个小城里做了老师。斯道皮茨去那里看望他,因为路德在教道德和哲学。斯道皮茨说,“你为什么不教神学呢?也许这对你的灵魂有所帮助”,因为他正处于焦灼不安的状态。我是说,他去过罗马,在那里从来都没有得到平安。然后路德说,“如果我开始教圣经,这可能就是我的死期了。”他并没有意识到,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就是他的死期。所以他就开始讲《诗篇》。他讲到《诗篇》22篇,“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路德说,看啊,耶稣经历了我正在经历的,就是这种与神的疏远。然后他就开始豁然开朗,“祂这么做是为了我。”

然而直到他教《罗马书》的时候,真理才真正光照他的灵魂,1章16节这节著名的经文说,“我不以福音为耻,”保罗说。但是在17节保罗说,“因为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于信。如经上所记:‘义人必因信得生。’”注意,神的义显明出来了。路德读到这里,颤抖了。他的问题就是神的义。如果神不是那么公义,祂就更容易安抚了,对吗?但是他开始思考这节经文,直到他看到了一个关联,他意识到了什么东西。义是神的属性,同样也是神给那些相信之人的礼物。神把一种义赐给我们,而这义正是祂自己的义,借着我们对基督的信而归给我们的。

难怪路德说当他看到这个的时候,他就重生了,就好像他进入了乐园之门。因为现在他终于能达到神的要求,因为耶稣会为他达到神的所有要求。他曾借着圣礼、善行等等这一切力图完全,当然这一切的努力都无功而返,因为没有人能得到神的义。但神现在却把他所追求的完全当作礼物送给了他。这是多么革命性的想法啊——合乎圣经的想法,但是绝对是革命性的。因为路德看到的是,我们人类所能做到的属人的义,全部加起来,都永远都不能换来神的义。你把十亿个香蕉加在一起,绝不可能得到一个橙子。同理,我们所有的义加在一起绝不可能换来神的义。如果我们得到神的义,这必须是一份礼物。

约翰,这是最棒的部分,我希望在收听和收看我们节目的人会因着这点而震惊,因为现在这点是福音的核心。圣经在《哥林多后书》5章21节说,“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所以你在这里看到的,是我们的罪都归到了基督的账上了。祂自己本身是无罪的,然而从律法上来说,祂犯了所有神讨厌的罪,祂犯了奸淫、敲诈、虐待儿童、醉酒和自义等等的罪。我们的罪被归到了祂身上。祂的义和清洁都归到了我们身上,所以祂得到了本不应当祂得到的——也就是我们的罪;我们得到了我们所不配得的——也就是祂的义。

而这就是福音:唯信称义。神宣告我们——这是在天堂的宣告——神宣告我们为义,正如基督自己一样,因为神的义归给了罪人。从律法上来说,在神的眼中,我们正如神自己一样完全。约翰,如果没有这点,没有人能得救——没有神的义归到人的身上,就没有人能得救。就是福音的好消息。

约翰·安克伯博士:         路德意识到圣经所说的之后就得到了这个义,给我们讲讲人们如何得到路德所得到的这义。

埃文·鲁泽博士:     首先,要认识到我们的善行对于救恩来说没有任何功劳可言。因为我已经强调过,神唯一接受的义就是祂自己的义,而这种义,我们一丁点都没有!我们所有的善行都是被玷污的,《以赛亚书》说我们“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64:6),新约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3:23)。是的,有些人犯的罪比其他人犯的更严重,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所有人都犯了罪。所以耶稣为我们的缘故成了我们所寻求的一切。如果我想要成为神的儿女,与祂相交,祂就要求我一天24小时都完全、圣洁。而一天24耶稣都满足了神对我的要求。这不是很棒吗?

约翰·安克伯博士:         这简直妙不可言。

埃文·鲁泽博士:     你谈到我会为哪些事情而付上生命的代价,我愿意为之去死的事情,不是很多,但是我会为现在告诉你的这件事去死。因为它影响了我的生命,它改变了我的生命。这不是只在你认信的时候经历到的事情。它每天赐我精力,就如诗歌的作者所说的“作我中保神前代求,我名刻记在祂圣手。” 想想,我从律法上来说已经在天堂了,因为圣经说我们已经与耶稣基督一同复活,我们坐在耶稣基督身边,而且现在耶稣在天父面前代表了我。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当我们离世上天堂时不会受到任何刁难,因为我们从律法上来说已经在天堂了。当路德明白这点的时候,他弃绝的第一个教义便是炼狱,因为炼狱是建立在这个概念的基础之上的:没有一个人死的时候有足够的义可以上天堂。

路德明白的是这点:如果神的义被应用在我的今生,那么我就能直接从今生进入到天堂,进入到祂的同在中,来到祂的面前,就像基督自己那样完全,因为我得救完全在乎耶稣的功德,而非我自己的义。这就是耶稣基督福音的好消息。

约翰·安克伯博士:         这是很好的消息,有着非常棒的影响。我们要稍微休息一下。休息结束后,我们要谈一谈这些影响。这真的很奇妙,这意味着,我可以确信我得救了,并永远知道我在救恩里是稳妥的。休息结束后我想让你告诉我们这背后的所有理由。

****

约翰·安克伯博士:         好的,我们回来了,我们的嘉宾是埃文·鲁泽博士,他是芝加哥慕迪纪念教会的牧师。我们正在讨论的是唯信称义。我们正在说的是路德在圣经中所发现的,与今天的你我关系非常密切。埃文,听完你说的话之后我有一些问题,第一个问题,有些人会说,“看啊,如果你说的基督的义,祂所成就的,只要我相信祂,在律法上就马上应用到我生命中了,这是否意味着我可以接受基督然后却像魔鬼那样活着?”

埃文·鲁泽博士:     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人们问这个问题,我会告诉你为什么。首先,问这个问题的人几乎总是一个从未接受过福音的人。原因是因为他们不明白它所带来的影响。使徒保罗在《罗马书》中解释福音的时候,他知道不信的人在读他所写的书信时会得出这个结论。正因如此,保罗说,“这样,怎么说呢?我们可以仍在罪中,叫恩典显多吗?”(罗6:1)你记得保罗说过,因为自然人听到福音之后,会这样想,“多合算啊!我相信耶稣,然后仍然像魔鬼一样活着,两个世界最好的好处我都得到了。”他们没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不只是被神在天堂宣告为义了,这是称义。同时——我肯定我们下期节目会专门谈这个话题——同时,我们又被圣灵重生,意思是说神给了我们全新的渴望,全新的抱负,服事祂的渴望,我们变得不再一样。“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所以,有这节经文。如果我们作为上帝儿女,认为可以像世人一样活着,回到我们旧的罪恶生活中,那么神会在我们身上做工。祂会管教我们;祂会在我们心里动工。祂不会放过我们,因为祂的心愿是让我们离弃过去的罪恶,并在新生命里生活。

约翰·安克伯博士:         我们来说另一方面。有人说,“看啊,我需要对神做个承诺,我要尽我所能去服事祂。”他们很真诚。但他们没有真正地明白福音。而有人却还以此来邀请人:“我希望你走到前面来。我想让你承诺将永远服事上帝。”然后这个人说:“如果我真的诚实,我真的很愿意这么承诺,但是我不能对你保证明天的事情,”一个人如何才能在救恩上有确据呢?

埃文·鲁泽博士:     这是一个极好的例子。我记得有个布道家一次跟我说,“你为什么不上前来,立志跟随基督呢?”立志跟随基督?!约翰,你我都已经认识基督好多年,我们在跟随祂的过程中总是有很多挣扎。你能想象有人说“哦我要跟随基督”?这不是福音。当你来到耶稣基督里,你不是来立志要跟随祂。你不是来立志做任何事情,你是来接受恩典的。就像赞美诗歌所唱的“两手空空无代价,只靠救主十字架。”

所以真正的救恩意味着我放弃所有跟上帝立志说我要做这个要做那个的努力。它意味着带着我所有的需要,带着我所有的罪,来到上帝的面前,不用做任何改变。我来,是要把信心放在一位能救我、将义赐给我的人身上,我需要这义才能在圣洁的上帝面前站立得住。而正是这信心的单纯,信靠对象的转变——不是基督这里谈到的圣礼;不是基督我的善行,不是基督这个那个。我们把耶稣基督、福音的真理和祂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所做的看得越美丽,那么我们心里就能产生更大的信心,与对耶稣基督付清一切罪债的知识一道而来的得救确据也就越大。

我经常说这点,在另一期节目中我会说到这点,因为我们要谈到确据和疑虑这两件事,但是让我在这里说一下吧。如果你相信当耶稣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祂做了一切必需的事情,使你能站立在神的面前,而你自己欣然相信这点,那么你就会知道你是得救的。为什么?因为这救恩不是靠你的功德,而是100%靠耶稣的功德。约翰,如果我认为,救恩是95%神的作为,而我有5%的责任,那我如何能有确据呢?因为我不能相信自己在这个等式中那5%的责任。当我看到耶稣付清了一切的罪债,并且说“成了,”当我看到祂所成就的奇异之事,并为那些相信之人所成就的完全之工,我就信靠祂,那么我就被接纳进了神的同在中,就好像我是祂一样。这就是福音之美。这就是福音之美。

约翰·安克伯博士:         让我来测验一下你们对福音知多少吧。听众朋友们,在你们得救之前,有些人会试图再加上自己的好行为来得到救恩。但是另外一个人说,“不,这完全是个礼物,而我已经得到了。但是我还有明天要过。如果我真的相信了耶稣基督,而我明天犯罪了,在那个点上,我还需要做任何事情吗?之前呢?之后呢?我自己的行为什么时候能发挥作用呢?告诉我为什么我永远都是稳妥的?”

埃文·鲁泽博士:     首先,让我们假设,好吧,你今天接受基督,然后你明天犯罪了。事实上,如果你今天信主了,可能今天晚上你就会犯罪,因为我们所有人都会犯罪。我是说,我们在思想言语通常也在行为上会犯罪。简单的事实是,你承认你的罪,而你需要这样认罪才能和神保持相交。顺便说一下,约翰,这是很重要的一点。路德并不是在爱尔福特的修道院里每天一次花六个小时来认罪而得救的。今天在教会里,有人经常认罪,却没有得救。你得救,是靠着接受耶稣基督作担负你罪恶的人,你借着对祂的信靠就得以与上帝和好。你就是这样得救的。但是得救了,我们就要认罪。我今天早上就认罪了。那是基督徒生命的一部分。认罪就意味着我们认同神的看法,我们与神一致,都认为我们犯罪了,我们与神一致认为祂有权利把罪从我们的生命中拿走,就好像小时候我得向父母认错才能和他们和好一样,我们基督徒也是这样与神和好的。我们这样做不是为了再次得救。我不听话的时候,仍然是父亲的孩子虽,然我要承认自己的罪才能与祂和好恢复相交。

当我们明白耶稣基督借着一次献祭——如果有必要我们可以翻到《希伯来书》10章——这章经文说耶稣借着一次献祭就使那些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了(来10:14)。而路德所需要的就是一次的献祭,能永远带走他所有罪,使他与神和好,然后他才得要持续不断地承认他的罪,来保持与神的相交,我也相信他确实这样做了。但是他不用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拯救;因为在那种神学构架下,没有人能有任何得救的确据。

所以,正如我之前提到的,如果我们悖逆,神会管教我们的,但是我们内心深处有那个稳妥的确据——我们会更加具体地讨论这点,因为我想到有人会说,我们在这里说到的可能都是笼统的泛泛而谈——但是我们内心深处有那个稳妥的确据,它让我们知道我们是神的子女,并且我们永远都是神的子女。

约翰·安克伯博士:         我们再来深入探讨一下恩典,有人会说“但是埃文,你不认识我。我是一个大罪人。我说的那些罪,我都犯过。你所说的太好了,根本不像是真的。”这确实是真的吗?请解释这点。

埃文·鲁泽博士:     圣经在旧约就说过“耶和华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赛1:18),这不是奇妙吗?如果我们可以说耶稣基督的义就如同雪一样白,就用这节经文中的比喻,雪覆盖了丑陋的路径,也覆盖了整洁的路径,而且今天的听众朋友中,不管他是一个犯了法的囚犯,强奸犯,小偷,杀人犯,不管今天的听众朋友有谁,约翰,当他们相信耶稣基督为救主的时候,他们都得到了相同的义的礼物,和你是一样的,虽然你出生在一个很好的基督徒家庭,我也是一样。感恩的是,我们被免除了丑陋的罪和罪恶。但是简单的事实是,我们都需要神的义,这义是给最卑鄙的罪人的。你知道这首赞美诗,它所唱的是非常真实的,“你虽罪恶深重,当信主耶稣,就立时蒙赦免,永远得救赎。”一切都是因为耶稣。这就是福音的奇异之美。

约翰·安克伯博士:         对于今天就想要信靠耶稣的人,他不想等到下周的节目再做决定。你可以做个祷告吗?让他们一句一句地跟着你祷告,使他们能不再信靠自己,转而信靠基督。

埃文·鲁泽博士:     好的。我们的父神,今天我们想要为着福音之美而感谢你。我们感谢你,因为它把盼望给了最好的人,也给了最坏的人。我们感谢你,你对这两类人只有一个计划,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3:23)。今天收听我们节目的人中,有人第一次明白因着耶稣他们可以得救,我为这些人祷告。

现在朋友们,你可以做一个这样的祷告:“神啊,我知道我是个罪人。我知道我必须接受基督。此时此刻,我信靠基督,相信祂成了担负我罪孽的人。我接受祂的义,祂的义成了我的义。我为着这份宝贵的礼物感谢你。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约翰·安克伯博士:         下期节目我们要更多地探讨这个话题。埃文,我们要探讨所有人都需要的奇迹。用一两句话简单说一下,我们要探讨什么呢?

埃文·鲁泽博士:     是关于重生的。它与因信称义有何不同?今天在我们的社会中,很多人说,“你知道的,他重生了”,圣经对作个“重生”的基督徒究竟有何教导?

约翰·安克伯博士:         观众朋友们,下期节目会很精彩的,我希望你们到时会收听!

 

如何成为基督徒
今天你要做这个祷告吗?
亲爱的主耶稣,我向你告白,我犯罪了,我知道我不能救自己。谢谢你死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的罪。我相信你是为我死的,我领受你为我做的牺牲。现在我尽我所能,撇弃对自己和其它事情的信心,我要唯独信靠你。我打开我生命的门,靠着信心迎接你作我的救主和主。谢谢你饶恕我的罪,并赐我永生。阿门。”

想要收看更多我们的节目,请下载我们免费的《Ankerberg Show》的应用。
“祷告接受耶稣基督”@ JAshow.org
版权 2009 ATRI

 

耶穌影片

成了基督徒]

你想知道如何成为一个基督徒吗? 凭着信心,通过祷告,你现在就能够把基督迎接到你心里(祷告就是与神)。神知道我们的心,比起我们口里所说的话,他更关注的是我们心里的态度。以下的祷告只是我们所推荐的祷告。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祷告。能救赎你的不是祷告、举手或走过教会的甬道,能救赎你的是你心里的态度和你对基督的信仰。 這裡按下.

錄音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