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如何能确知自己将在永恒中与神同在——第四期节目

 

播音员:     今天的“安克伯秀”,要为您回答这个有史以来问过的宗教性最强的问题:“你如何确知自己将在永恒中与神同在?”

埃文·鲁泽博士:     鲁泽:你死后一分钟,你要不会看到基督和天堂的美丽与荣耀,要不会看到一些可怕的事情,这些事情是你今天很难想像到的。我是说当你停下来去思考时,我们能问的最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便是,“我将在哪里度过永生?”

播音员: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约翰请来了嘉宾埃文·鲁泽博士,他是伊州芝加哥慕迪纪念教会的主任牧师。

他也会回答这些问题:

关于那些一开始接受基督信仰,而在后来的生活中又不再做基督徒的人,圣经有什么教导?

如果基督徒死时有罪还没有认,那这会使上帝为他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无效吗?

我们如何能确信今天、明天乃至永远我们都是得救的?

我们邀请你收看“安克伯秀”的这期特别节目。

约翰·安克伯博士:         欢迎收听我们的节目。我们在探讨的是你如何能确信自己将在永恒中与神同在。我觉得这是所有人都想要弄清楚的事情。问题是,“我如何能确信?”上周我们谈到了在基督里唯信称义。这些是比较大部头的词。埃文,你带我们复习一下吧。我们上周所探讨的是什么?为什么上周的内容至关重要?请带我们温习一遍。

埃文·鲁泽博士:     嗯你知道,我们上次学到,我们必须要完全,才能进入天堂。而这让人们很震惊。因为我们所有人都知道,在实际生活中,我们当然不完全。我们都是罪人。但是好消息是当我们转而唯独相信基督的时候,祂就拿走了我们的罪,并把祂的义赐给了我们,这样在神看来,我们就是完全的。

例如,让我来给你一个例子吧。我拿下你的一本书。我记得在芝加哥有一个人是死于艾滋病的。他曾经是一个同性恋娼妓,但是他相信了基督,得蒙拯救,得到了荣耀的改变,见证了神拯救和饶恕的奇妙恩典。我们假装这本书就是《罗杰的一生》。我们看这本书,在里面我们看到的都是不洁、罪恶、欺骗、淫荡和悖逆。实际上,这是一本相当丑陋的书。

但是约翰,让我们假设一下,我们这里有另外一本书,如果我们能想象一下的话,这本书写着《耶稣基督的一生》。我们打开这本书。这是美丽、顺服和完全的一生。然后我们又假设,耶稣要拿出它的全部内容,祂书上的所有书页,然后我们回到这里,回到这本罗杰的书,假设耶稣对罗杰说,“我要拿走你书上的所有内容,我要撕下这些书页。就给我你的封皮就行。”所以罗杰把封皮给了耶稣。耶稣就把祂的书页,放到了罗杰的书里,那么我们得到什么了?我们得到了一本名叫《罗杰的一生》的书。我们把书翻开,看到什么呢?只有美丽、完全、顺服、圣洁和神的义。事实上,这本书太漂亮了,以至于连神都非常喜爱。这就是福音——耶稣基督代替我们顺服并在十字架上牺牲了,我们得救就是因着祂的功德。这就是因信称义的意思。这意味着因着耶稣所做的,我们得称为义。它是神在我们之外在天堂里的宣告。

约翰,我们今天的节目要探讨救恩的另一个方面。我们要谈一谈当人们相信基督是救主的同时,神在人心里做了怎样的工作。

约翰·安克伯博士:         是啊,人们会说,“好吧,如果称义是律法上的宣告,是神对我的永恒判决,因着基督我不再担负我的罪恶”,或者如果喜欢,也可以说,一个转变发生了——我们的罪被转到了基督身上,归给了基督,祂为我们付清了罪债——事实是,正是基督的义,祂完全的生命,祂所成就的,如果你喜欢这么说的话,在律法上归给了你和我。这就是宣告。现在我在基督里站在神面前。所以在《罗杰的一生》这本书里,转变就在此发生了,基督的生平被放进了罗杰的封皮里面,我们现在站在基督里,在神面前是完全的。但是人们说,“好吧,这是一个在律法上所做的宣告。”他们想知道的是,你里面还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

埃文·鲁泽博士:     肯定是有的。

约翰·安克伯博士:         换句话说,究竟什么是新生

埃文·鲁泽博士:     呃,来听听耶稣所说的话吧。他当然是我们在这些事上的权威。尼哥底母,他实际上是一个法利赛人……法利赛人在很多方面都是好人,但是他们喜欢规章制度,这些规章制度连他们自己都不能遵守。事实上,他们把这些担子强加给百姓。他们喜欢把宗教的枷锁加在人们身上,而没有人能遵守所有的解释和所有的律法。但是其中有一个人是渴慕神的。他晚上来到耶稣那里。这就暗示着他并不想让其他任何人知道他来找耶稣了。他说,“拉比,我们知道你是由神那里来作师傅的;因为你所行的神迹,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约3:2)。而耶稣的回答很突兀,有点答非所问,祂在第3节说,这对每个人来说都非常重要,请仔细听,“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约3:3)。

约翰,有一天我在和一个人谈话,他说,“哦,我是一个基督徒,但是我没有重生。”我需要指出的是,你要去的地方并不是神的国,因为据耶稣所言,我们知道:如果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尼哥底母并不明白耶稣在谈的是什么。他马上就想到了产科。所以他说,“人已经老了,如何能重生呢?岂能再进母腹生出来吗?”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约3:4-5)。

我们读到这里的时候,有些人会马上就想到“洗礼”这个词,但是当然“洗礼”这个词并没有出现在这段经文里。我可以非常恭敬地这样说吗?我觉得尼哥底母根本就没有把这个看作是洗礼。耶稣期待他能知道这些事情。所以当耶稣对他说“从水和圣灵重生的”,尼哥底母会在想什么呢?他可能在想像《以西结书》36章25节这样的经文,神说,“我要洁净你们。我必用清水洒在你们身上,我也要赐给你们新生,要赐给你们一颗新心。”在圣经里,神的洗濯,神的洁净,通常是直接与圣灵的工作联系在一起的,我觉得,耶稣在说的,确实不是用水施洗。事实上,在旧约中没有人受洗。祭司会洗手洗脚,但是普通人不会受洗。所以耶稣根本不可能期待尼哥底母知道他必须要受洗。但是尼哥底母应该知道,甚至旧约也提到了神赐给百姓内心的改变,有时它被称为“洒下清水,得神洁净”。

事实上,这是为什么有些英文圣经译本是这样翻译的:“你若不是从水、也就是从圣灵生的,你就不能进入天国。”所以这就是我们今天在探讨的,当一个人被神称义,我们解释过这点,当人被称义的同时,他里面也有事情发生了。他被“重生”了。

另外一个新约词汇是“regenerated”(重生)。我知道这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词,但是也许我可以这样解释:regenerate是指神在一个人身上行了一个奇迹,给我们新的属性,像祂一样的属性。regenerate是指把神的生命和神的属性带给一个人。我想把这点解释清楚。约翰,当你重生之后,你重生之前的一些东西就不在你里面了,因为圣经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所以神赐给我们一颗新心。顺便说一下,这就回答了说这样话的人,“哦,你们这些人,你们教导说你可以接受耶稣基督做你的救主,然后你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活着了。”呃,肯定一直会有这个危险的。但是记住,我们不再想随心所欲地活着了,因为我们被赐予了一颗新心,有着新的心思意念。耶稣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约3:3)。所以,今天收听我们节目的观众朋友们,如果你没有重生,就应该非常非常仔细地听,因为这就是耶稣说的。

约翰·安克伯博士:         为什么对新生,就是重生这个神迹,我们不能有任何贡献?

埃文·鲁泽博士:     我们对神的任何神迹都不能有任何贡献。当神决定要创造这个世界的时候,就算我们当时在场——当然我们不在场——祂也不会说,“呃,你知道,创造这所有的星星,和所有的一切,做这些挺辛苦的。你可以帮我吗?”

我很喜欢讲一个故事。在我的书里就用到了这个故事,George Beverly Shea,他是1954年葛培理在哈林盖竞技场(Harringey Arena)布道时的独唱者,他唱到了那首歌,“把星宿摆列在天空,需要神行神迹。”当时有一位英国女士把他唱的理解错了,之后过来跟他说,“Shea先生,你说,把星宿摆列在天空,需要美国来做,这是什么意思?”(译注:原文中it took a miracle和it took America有点谐音)。是的,美国确实做了一些很了不起的事情。我们把人带到了月球上。但是在听今天这期节目的人中,没有一位科学家可以走进实验室,花一个下午的时间,创造出一个像分子那样的东西。所以对于神在我们里面所造的新东西,我们没有任何贡献。我们相信基督,所以在那个层面我们非常感恩,好像是我们给了祂许可这样去做。但是到头来,还是神所施行的奇迹。这是一个即时的奇迹,在某个时间点上就这样发生了。

约翰·安克伯博士:         我们要稍微休息一下。埃文,当我们休息结束后,我们要谈一谈那些做了某些事情的人,他们以为是自己让自己重生了,但实际不是这样的,我们要谈一谈这么想有哪些危险,你也曾提到过这些危险。他们去参加了一次大会,他们举起了手。他们甚至可能做了决志祷告。他们可能签了一张决志卡,但他们却从未得救。他们以为自己得救了,但是事实并非如此。观众朋友们,你们可能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你可能在想我们接下来要说什么,所以请不要走开,我们会很快回来。

***

约翰·安克伯博士:         好的,我们回来了。我们在和埃文·鲁泽博士探讨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你如何能确信,你如何能确知你将在永恒中与神同在,这件事是我们所有人都想确切知道的。所以,要探讨这个问题,我们就要谈一谈人们在这上面所犯的错误。我们先回到这个事实,就是在生孩子这件事上,要有两个因素才能成功,而很有意思的是,圣经也说到重生需要有两个因素。请稍微解释一下这点。

埃文·鲁泽博士:     首先,就像爸爸和妈妈结合一样,爸爸贡献了精子,而妈妈贡献了卵子,这两者结合,一个人就成形了,同样,耶稣谈到的重生,也需要两个因素结合在一起。一个是神的话语。它说我们是从神的话语而生的,因为这就是福音的真理。另外一个是神的圣灵。所以神的话语和神的圣灵一起作工,在我们的心里生发了这个神迹,靠我们自己是不能行这个神迹的。这必须是神做的事情。事实上,当耶稣说的你必须要重生,这在希腊文原文是说,“你必须要从上头而生。”所以今天收听我们节目的观众朋友们,他们需要一个从神而来的神迹。这是一个我自己也经历过的神迹。我知道你也经历过。但是没有这个神迹,圣经说,我们就不能见神的国——而这些是耶稣说的话(约3:3)

约翰·安克伯博士:         一个孩子的面貌特征是很有意思的。你看到一个小婴孩出生了,你说,“哦,长得像妈妈,长得像爸爸。”他有某种特征。这是肯定的,也是真实的。在属灵上也是这样吗?

埃文·鲁泽博士:     一模一样的,正因如此,我们应该像神。圣经谈到了要敬虔。就像是我们应该有神的某些属性——就如仁爱、喜乐、和平以及所有这些圣灵在我们心里所结的果子(加5:22-23)。

约翰·安克伯博士:         道德属性。

埃文·鲁泽博士:     神的这些道德属性。但这并不是说我们会变得像神。这不是说好像我们都变成了小小神了,然后满世界跑来跑去。不是这样的,我们在整个永恒里都是人,但是神却与我们分享祂的性情,好让我们甚至在今生就有机会,虽然我们有各种挣扎,各种接连不断的挣扎和罪恶,但我们今生仍有机会进步,进而变得像神一样。知道这点,真的令人惊讶不已。

约翰·安克伯博士:         我们来进入下一点,在你的书里你对人们有些警告。你说有些人曾经走到讲台前面,曾经举起了手,做了决志祷告,但是他们却从未得救。

埃文·鲁泽博士:     是的,我们就直接进入这点吧。我们来谈一谈孩子。

约翰·安克伯博士:         好的。

埃文·鲁泽博士:     一个在基督徒家庭长大的孩子。他被告诉必须要接受基督作他的救主。他做了决志祷告。也许他的年龄是5岁或6岁。后来,他长大了,他根本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得救了,没有任何得救的确据。他的父母告诉他,“哦,不,不。你在5岁的时候就接受了基督,因为你那时做了决志祷告。”现在,我想把这点说的非常清楚:我相信孩子们在五六岁的时候能得救。但是类似这样的情况,就要求做父母的有智慧地说,“好的,如果你不太确定,那么我们现在就来确定一下吧。你开始相信基督,接受祂做你自己的救主,这样你就可以得到信心的确据。”

让我来说一下我自己的见证吧。我是在一个基督徒家庭长大的。每一个晚上我都求耶稣进入我心,但我没有感觉到有任何不同。我的行为并没有改变。我就心里想,“我不能得救。那么我将要去哪里?”在我14岁的时候我父母对我说,“我们不知道你究竟有没有信靠耶稣。”我说,“我试过了,但是没用。”他们说,“你知道你需要做什么,这实际上就是信心的步骤。”然后我理解到,最好的用辞,真的不是“邀请耶稣进入你心”。约翰,我希望在将来我们能谈一谈这点。这通常不是最好的用辞。你知道,小孩子们有时会说,“呃,如果祂来,祂会浑身被血浸透吗?”他们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了。最好的用辞是说,“耶稣在十字架上为罪人死了。你为什么不接受祂,信靠祂,让祂担负你的罪恶呢?当我14岁的时候这样做的时候,从此我就有了得救的确据。

所以,危险之一便是孩子们的危险。另外一个危险是人们在大会中来到讲台前的那些人。这很敏感,对吗?但是有人这样发出邀请,“请到前面来,让自己得救吧。”真的有问题。首先,如果有人像曾经的我,太害羞了,不敢在几百人中间走到前面去,他们怎么办?

约翰·安克伯博士:         因为你觉得你不能这样做,你宁愿下地狱也不愿走到讲台前面去。

埃文·鲁泽博士:     约翰,你说的就是我。我在10岁还是11岁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感觉。我说,“如果我得要走到前面去才能得救,那么我还是下地狱吧。”我是说,我太害羞了。当家里来客人的时候,我的姐妹们得要把我从床底下拽出来。其次就是,我们给人这样的印象,好像就因为你走到前面去了,你就得救了。这是另外一个错误的印象。

约翰·安克伯博士:         为什么是错误的呢?因为人们相信的是他们走到前面的这个行为,或者是决志祷告的行为。是他们做的某件事情,而不是信靠基督,让他们得救了。

埃文·鲁泽博士:     我喜欢让人惊讶,把这说的再直白不过了:祷告不能拯救你。祷告从未拯救过人,将来也拯救不了人。这通常能引起人们的注意。基督里的信心才能拯救人,就是转而信靠基督。就连在十字架上的强盗,当他说“求你纪念我”的时候,他也没有在祷告。呃,我想那应该还是个祷告吧。“当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纪念我”(路23:42)。但是拯救这强盗的,是他对基督的信心。你可能会做正确的祷告,签决志卡片,然而信心却仍然没有进入到你的心里。这是一个很好的论点,我要就此给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约翰·安克伯博士:         好的。

埃文·鲁泽博士:     在加拿大,曾经有一些人来到大街上,来说服每个住在这条街上的人,他们说,“你们出这么这么多钱,我们就给你们种一些常青树。”所以所有的街坊邻居都聚到一起说,“我们种树吧。”所以这些人来了,收了他们的钱,种下了常青树。几星期过后,这些东西开始变成褐色了。邻居们就开始给它们浇水,他们浇得越多,叶子上的褐色就变得越深。最后有人过来要仔细检查一番,想着“他们究竟种的是什么树?”他就把它拔起来,发现他们所做的就是把一些树枝插进了土里。没有根,什么都没有。耶稣说,“凡栽种的物,若不是我天父栽种的,必要拔出来”(太15:13)。这句话不令人深思吗?所以我相信,就在今天的听众朋友当中,可能有很多人有……哦,我们应该说什么呢?他们可能看着像常青树,用这个词吧。他们可能看着像其他的树,但是他们没有根。神从来都没有重生过他们,从来没有赐给他们那重生的美妙特权,因为他们从未——我喜欢这个说法——他们从未“以得救的方式相信过”。他们可能会表示同意;他们可能签过决志卡片。所以我们需要非常非常小心。

约翰·安克伯博士:         那什么是得救的信心呢?请把这样的信心与头脑的相信进行比较。

埃文·鲁泽博士:     你知道,我认为,就在这张桌子旁,就有一个例子。我可以相信这把椅子能托住我。这就是头脑里的认同。但是直到我选择坐下来说,“好的,我相信它,坐在它上面了,”(才能表明我真的相信它能托住我)。当我相信它,坐在它上面的时候,感谢神,约翰,你们这把的椅子没有坏。好吗?同样,人们可以说,“我爱耶稣。我相信祂。我相信祂就是救主。”他们可以有那种头脑里的相信。但是如果我说,我认为有时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头脑到心的距离,在这段距离里有信心的转变,有对自己的罪恶无药可救的认识,并说,“耶稣,唯独你能救我。请做我的救主。你为我死了,我接受你作我的救主。”

约翰·安克伯博士:         在剩下的几分钟里,请用摩西和他在旷野举蛇的故事来解释这点。

埃文·鲁泽博士:     这让人非常兴奋。事实上,在《约翰福音》第三章,我们之前谈到过的那章。耶稣在和尼哥底母谈话,祂说,“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约3:14-15)。你们记得这个故事吗?百姓中间起了瘟疫。因着他们的不顺服,神就咒诅他们,降下了瘟疫。摩西说,“我该怎么办?”神说,“你拿一条蛇来”——应该是条铜蛇,一条蛇——“挂在杆子上,凡被咬的,一望这蛇,就必得活。”(民21:8)。约翰,我能想象他们中间有些科学家,有些怀疑论者,我肯定他们当中有这样的人,他们说,“这根本就在胡说八道啊!我抬头看那被挂在杆子上的蛇,这在我身体之外的蛇,与我身体得医治之间,有什么关系?我抬头看一下,怎么能影响我身体的疾病,并让我不再发病了呢?”从科学的角度,医药的角度,理性的角度,根本讲不通。但是你知道吗,神说,“如果你这样做的话,我就行一个神迹。”

而今天我们的观众朋友中有人在说,“你知道,耶稣死了太多太多年了,祂在两千多年前的死与我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关联?”神建立了这个关联。今天就有人可以仰望耶稣,可以用信心的眼睛仰望耶稣,这样仰望十字架上而不是杆子上的耶稣,死了、复活了又升天了的耶稣,并且说,“我想要接受那救恩。”他们会发现,他们不仅被称义了,称义这个话题我们在上期节目中已经讨论过了,而且还会有别的事情发生。在他们的心里会发生一个奇迹,他们会说,“我不明白,但是它还是发生了。”这被称作重生。

约翰·安克伯博士:         也许你现在在听这期节目,你就像尼哥底母一样。你很敬虔。你有各种各样的规条,但你却没有任何真实的属灵生命。埃文,我想请你为那些想要这个重生神迹的观众朋友们做个祷告。他们想让神为他们行这个神迹。请做个祷告好吗?

埃文·鲁泽博士:     约翰,我想告诉这些听众朋友,他们可能会说,“唉,我犯太多罪了。”重要的不是你的罪恶有多大,重要的是你是否愿意仰望耶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之事,是多么奇妙、美丽和完全。所以任何想相信的人都不会被排除在外的。

约翰·安克伯博士:         正是如此。

埃文·鲁泽博士:     我们来祷告。天父,我们特别想感谢你,因为耶稣来为我们死了。我们感谢你,因着祂在十字架上受死复活了,那些用信心仰望祂的人就得到了这份礼物。我们祷告今天有很多人会从圣灵而生,因为他们仰望复活的基督。请你赐给他们能力做这样一个祷告:“神啊,我知道我是个罪人,我不能救自己。罪像疾病一样侵入我的身体,玷污我的心灵。但是此时此刻我仰望基督。我接受祂作担负我罪恶的人。我接受祂作我个人的救主。”哦神啊,请你赐给他们永生的确据。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约翰·安克伯博士:         埃文,这太棒了。下周我们要继续这个主题。我们要探讨什么呢?

埃文·鲁泽博士:     约翰,我们要谈一谈这样的人,他们说,“我被拯救了99次。”我们要来谈一谈有没有可能知道你永远都得救了。

约翰·安克伯博士:         观众朋友们,你们所有人都想要知道这点的。所以下周请收看我们的节目。

 

耶穌影片

成了基督徒]

你想知道如何成为一个基督徒吗? 凭着信心,通过祷告,你现在就能够把基督迎接到你心里(祷告就是与神)。神知道我们的心,比起我们口里所说的话,他更关注的是我们心里的态度。以下的祷告只是我们所推荐的祷告。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祷告。能救赎你的不是祷告、举手或走过教会的甬道,能救赎你的是你心里的态度和你对基督的信仰。 這裡按下.

錄音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