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耶稣就是基督教信仰里的耶稣吗?第一期节目

播音员对于历史上的耶稣的研究,现今无论是在普罗大众的圈子还是在学术界都是一个热门话题,引起了诸如《时代》、《新闻周刊》和《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等杂志的广泛关注。另外,媒体对“耶稣研究会”发表的一些古怪说法过度报道了(耶稣研究会是一个自我任命的自由派组织,代表了一小部分新约学术观点。)

对于历史上的耶稣有很多的辩论,我们今天要对这些辩论进行探讨,要证明在世俗资料和非新约资料中有大量关于耶稣的历史记载,这些资料证明了历史上的耶稣就是基督教信仰里的耶稣。

我今天请来的嘉宾是世界级的哲学家盖里·哈贝马斯博士,他是《历史上的耶稣》一书的作者。他从密西根州立大学取得了博士学位,并在英国的牛津大学以马内利学院取得了第二个博士学位。哈贝马斯博士是自由大学哲学与神学系的系主任,写了100多篇关于耶稣生平的文章,并发表在了学术期刊上。

欢迎收听《安克伯秀》这期节目,来听一听为什么耶稣是被历史众多铁证证明了的古时人物之一。

 

*****

约翰·安克伯博士:欢迎收听我们的节目。如果你在像《时代》、《新闻周刊》和《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等国家级杂志读到过关于耶稣的文章,你会知道基督教所宣称的真理正在遭受攻击。一个叫做耶稣研究会的学者自由派组织发表了他们的结论,指出神已经死了;耶稣是神的这个说法已经不可靠了;耶稣并没有从死里复活;新约的记载有着很深的偏见,目的在于发明基督教。换句话说,如果你是个基督徒,相信耶稣是神,相信祂说的那些记录在四福音书里的事情,相信祂死在十字架上,并从死里复活了,那么他们就会说你的信心是不可靠的,你并没有任何历史证据来支持你的信仰。嗯,我想让你知道这样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

我今天请来的嘉宾是盖里·哈贝马斯博士,他取得了两个 博士学位,学了100多篇关于耶稣生平的文章。我问他主流学术界对于耶稣研究会的结论看法如何,他是这样说的:

盖里·哈贝马斯博士他们并非主流学者,不能代表大多数非激进派学者。我对这些事实的评论是,我觉得我们确实要把自己与历史所说的连接起来,我们现今的处境允许我们去认识很多关于耶稣的事情。有大量关于祂的出生、生平、教导、死亡、试探和所有一切的事情——祂的埋葬,尤其是他复活后的显现。我们手边甚至不缺关于祂的神性的信息。我们在新约圣经中和其他资料中都找到了这样的信息。

安克伯:耶稣研究会提出的最毫无根据的说法之一便是,没有任何真正历史上的证据来证明传统基督教信仰里的耶稣。但是这是绝对错误的。哈贝马斯博士列出了一些不同的出处,可以找到关于耶稣的事实。请听:

哈贝马斯:嗯,就事实而论,新约总是也一直会是证明耶稣史实性的最好资料。关于这点,也许之后我们可以有更多讨论,但是我觉得新约圣经里的宣告应该一个一个来评估,然后来整体确定可不可靠,而不是对圣经整体可靠性的评估。

但是我觉得在新约圣经之外,我们要在新约之外看待基督徒的声明。我们需要看一打半新约之外非基督徒的资料。考古学在这方面有一些事情是一致的,当我们把这些资料综合起来的时候,就会得到很多关于一世纪的耶稣和祂生平的资料。

安克伯耶稣研究会宣称,新约不是耶稣的历史传记,而只是对祂的神学反思而已。但是哈贝马斯博士解释说其他的文件也包含了神学思想,但并不因此就失去承载史实的资格了。为什么呢?请听:

 

 

哈贝马斯有篇论文说新约作者都是神学家,所以呈现的不是历史,这么说的问题之一便是那个时期的历史学家,希腊历史学家会告诉我们,我们并没有任何那样的历史记录。我们没发现有任何历史作者只是单纯的历史学家。事实上,如果你研究塔西佗,苏维托尼乌斯,普林尼和其他人,你会发现这些罗马历史学家是很擅长把一些征兆甚至神迹奇事和其它故事融入他们所写的历史里的。塔西佗是出了名的偏爱罗马贵族制。苏维托尼乌斯每次开口都要谈到征兆和看到自己驾崩的凯撒们,所以他们有这样那样的行为。可是历史学家们会如何评价他们。他们会说,呃,这不一样。这些人是历史学家,他们并没有打算谈神学,可是神学还是无孔不入。

 

所以我说,原则上来说,新约圣经与神学有关,但这并不能断定它们能不能记载历史。新约圣经里有很多的资料,我认为这些资料都得到了今天大部分学者的认可。

 

安克伯下一个,耶稣研究会宣称马太、马可、路加和约翰并没有写相应的福音书。耶稣研究会还总结说,四福音书里记录的耶稣所说的话,实际上只有18%是耶稣真正说过的。这点怎么解释呢?哈贝马斯博士解释说,第一,传统上所认定的作者,马太,马可,路加和约翰,他们作为作者的地位是可以被辩护的。第二,今天圣经批判学者们承认福音书有一部分在历史上是真实发生过的。第三,如果你仔细思考他们承认的证据,那么你就能非常轻松地为基督教对耶稣的传统信仰进行辩护。请听:

 

哈贝马斯关于四福音书的作者究竟是谁,我来说三点吧。第一,传统上所认定的作者,马太、马可、路加和约翰,他们的作者地位是可以被大力辩护的。然而在现代护教学上,举个例子,R.T. France说,就算我们不坐下来花时间去研究每一个传统上所认定的作者,仍然能在以下基础上为四福音书的权威性辩证——这个基础也是我们为罗马历史辩护的基础——这些仍然是关于耶稣最早的故事,特别详细的故事。同样,我们理应尊重它们是最早的历史资料这一事实。

 

但是我再用第三种方式来补充一下吧。你们有传统上所认定的作者。如果人们不喜欢这个的话,你们又有好多描写基督生平的最早的书籍。但是第三,我喜欢由点到面的护教学;这不是说所有这些福音书卷都是历史记载,所以里面的任何东西都是真实的。我会从研究每一份小小的历史资料开始。今天,就如我不断地告诉学生们的那样,对批判学者们来说,保罗备受青睐,而福音书已经过时了。嗯,对基督徒来说,保罗福音书都属于圣经。但是如果他们要把保罗给我们,那么为什么我们不拿保罗作一个案例呢?我愿意拿一些事实出来,并用它们建立一些资料,以此证明我们可以单单根据这很少的事实来论证我们的观点。

有一段保罗所写的文字,几乎被所有人都认为在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我给你一到两个例子吧。G.A. Wells, 是研究德语的英国教授,写了好几本书来论证也许耶稣从未出现在这个世上。G.A. Wells仍然承认八封保罗书信是真实可信的。但是对于认为有13封保罗书信的基督徒们来说,他的承认显然是不尽人意的,但是我们先不要为他没有给我们的东西而对他生气,我们先来看一看他给我们的是什么。他所承认的这八封书信包含了我们最重要的教义之作,也就是说,《罗马书》,哥林多前后书,《加拉太书》和《腓立比书》。他承认所有这些是真实可信的。既然像G.A. Wells这样的人,虽然认为耶稣从未存在过,但却认为保罗肯定存在过,那么我们就就以保罗为例,来看看保罗是如何看待耶稣的复活,或者福音的性质的。我们来看一下《哥林多前书》15章,和《加拉太书》1章,这些经文得到一致地认同——这就是为什么新约圣经仍然给我们最好资料的原因。因为就算把它看成是最低限度的共同之处,我们仍然有很多的资料可以用来谈论历史上的 耶稣。

安克伯有些耶稣研究会的人认为使徒保罗发明了基督的神性;保罗所描述的耶稣与历史上的耶稣是完全不同的。历史证据所证明的是,使徒保罗并没有发明耶稣,而且他和其他使徒以同样的方式看待耶稣,并传讲了同样的信息。请听:

哈贝马斯:《哥林多前书》15章是一段非常重要的资料,得到了圣经批判学者们的一致承认的。在这一章最前面两节经文保罗说:“我如今把先前所传给你们(哥林多人)的福音,告诉你们知道”——这说的是他曾亲自去他们那里,亲口传福音给他们。这是在主后51年。他说:“我把这福音传给你们,如果你相信了,你就得救了。如果你没有相信,你就没有得救。”

然后他给他们念了,或者说写出了福音是什么。他在第3节说:“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并且显给矶法看,然后显给十二使徒看。”然后他还列出了耶显现给其他人看。然后他说:“末了,也显给我看。”

所以这段经文,如果不是最最清楚的对福音本质的阐述,那也是最清楚之一的阐述了。为什么这段经文会被人们如此认真地对待?首先,这段经文出自一卷被公认为是由使徒保罗所写的书信。为什么呢?嗯,就像一位学者所说的,我们在这里甚至都不用讨论保罗作为作者的身份,因为内外的证据太强大了。嗯,强到什么地步呢?嗯,到主后100年为止,在100年之前,革利免,主后95年,100年之后,波利卡普,大约107年;伊格纳修,大约110年——这三个人,写了9封短信。在保罗书信以外,有这么多的证据证明了保罗的作者身份。

这就是甚至连怀疑论者都会承认使徒保罗相信自己看到了复活的耶稣的原因之一。所以当他说:“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我们就要为此认真对待他说的话。大家都一致承认,或者说几乎一致承认,保罗至少相信他看到了复活的耶稣。这对世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所以我们所研究的这个人,从开始就在那里,认识其他使徒,所教导的福音与使徒们所教导的是一致的,《哥林多前书》15章11节,他说,不管是我传福音,还是他们传福音,这都没有什么分别。我们所传的是同一个福音。我们在《加拉太书》1章2节知道,他非常谨慎,几经努力查明了他所传的,与门徒们所传的是同一个福音。

C.H. Dodd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说:“保罗对福音的诠释非常非常接近耶稣基督,就像是非常接近干流的支流那样。任何要提出反对意见的人,都要为他们论文所采用的证据辩护,并承担责任。”保罗就在干流的入口处为我们讲述了这个故事。

安克伯请记住,耶稣研究会声称基督徒手里并没有任何历史证据证明耶稣的生、死与复活,是使徒保罗发明了基督的神性,但是他们这么说是错误的。《哥林多前书》15章保罗所说的那些话,被所有圣经批判学者们所接受,这些话把我们直接带回到了基督自己那里。请看一下这个时间轴。主后30年,耶稣受死。不久之后,彼得、雅各和其他使徒就在传讲耶稣的复活和神性。主后32年,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遇见了复活的基督,并成为了基督徒。主后35年,保罗去耶稣撒冷见使徒彼得和雅各,想检验一下他的福音是否和见证了耶稣的生、死和复活的其他人所传讲的是否一致。他们告诉他:“是一致的。”

然后主后51年,保罗在哥林多对人们亲口传讲福音,很多人成了基督徒。主后55年,保罗写了《哥林多前书》,记录了他从其他使徒那里所听到的关于耶稣的事实,他自己也知道这些都是真的。这些信息表明保罗并没有发明基督的神性,他所说的与彼得和雅各所传讲的信息是一致的。再者,彼得和雅各在保罗出场很久之前就在传讲他们的信息,这是很明显的。所以保罗不可能发明耶稣。哈贝马斯博士解释了为什么历史事实为耶稣奠定了坚实的、无可辩驳的历史基础。请听:

哈贝马斯我们来谈一谈为什么这在历史上如此重要。就连说耶稣可能从未存在过的人,比如G.A. Wells和Michael Martin都承认《哥林多前书》15章的真实性。保罗说:“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

为什么这个如此重要?我们来看一下,这在时间轴上看起来是怎样的。想象一下,在我的两手之间有25年,这边是大约主后30年,耶稣被定十字架;这边是大约主后55年到57年,也就是《哥林多前书》的写作时间。对于这点,你究竟是自由派还是保守派都无关紧要。这些日期的差异只在一两年左右。保罗在主后57年写了这封书信。他说:“我去你们那里的时候,曾亲口把这福音传给了你们。”那是什么时候。大约主后51年。注意,我们把这个时间间隔从25年缩减到了20年——大约主后31年到51年。

然后他说:“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我们来问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保罗什么时候领受了这份材料,他从谁那里领受的?”我们有5个步骤:《哥林多前书》,口头见证,在这里的十字架,然后我们还有2个步骤。保罗从谁那里领受的,什么时候领受的,当然这些人在他之前就已经领受了。

回答这个问题的圣经批判学者们,不是福音派的学者们,通常会这么说:主后35年,保罗在耶路撒冷从彼得和耶稣同母异父的兄弟雅各那里领受了这份材料。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

嗯,如果耶稣被定十字架是在主后30年,保罗相信他在这一两年之后看到了复活的耶稣。他在《加拉太书》1章说——我们先把这封书信看成是正统的保罗书信吧——他离开了三年,然后回到了大马士革,然后去了耶路撒冷。3加2等于5年。如果他在1年之后得救的话,那就是1加3等于4年,4年之后,但是35是一个好看的整数。所以,耶稣被钉十字架是在主后30年,《哥林多前书》是在主后57年写成的,口头见证是在51年。他说他在35年回到了耶路撒冷,他说:“我与彼得和耶稣的兄弟雅各同住了15天。”

这里有一个希腊词,翻译过来是说,“他开始认识了彼得”,或者“他看到了彼得”,或者“他问了彼得问题”。这个希腊词是historeo。音译过来,就是英语里的词根histor,就是英语history(历史)的词根。除了新约之外,Histor也被用在了其他的文件中——当时用希腊文写在纸莎草上的文件——histor被用在探险者和那些绘制地图的人身上,比如说,绘制河流地图的人。当我在地图上绘制河流的时候,我要做什么,我要画出它的迂回曲折,我要画出急流、浅水区、可以坐船经过的区域、深水区域、河湾、岩石、树木等等。这就被称作histor。

有一篇圣经批判学者写的的文章,不是福音派学者写的,有时被人们称作是研究《加拉太书》1章18节这个词最具权威的文章。文章说“保罗充当了调查记者。”如果他在主后35年左右去了耶路撒冷,与彼得和耶稣的兄弟雅各见面,充当了调查记者,那么还有一件事情我们需要知道。就是他们谈了什么?你知道经文批判的老规矩吗?我们要在经文的上下文来解读这段经文。而这段经文的上下文说保罗在谈论福音的本质。

你可能会这样想:“除了福音的本质之外,他们还会谈吗?”他长途跋涉,来到耶路撒冷,与在使徒中为首的见面了,与耶稣的兄弟见面了。如果是你,你问的第一个问题会是什么?我觉得正常来讲,保罗会问关于福音的事,但是这确实是这里的情形,保罗在说:“告诉我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吧。”

在第2章,当他14年之后回到耶路撒冷的时候,他特别说道:“把我所传的福音对弟兄们陈说”——第2节。《加拉太书》2章2节。“唯恐我现在或是从前突然奔走。”

所以保罗找使徒们要和他们“用右手行相交之礼”,这是后面的经文所说的。就是说:“保罗,你是完全正确的。耶稣在你去大马士革的路上呼召了你,祂差你把福音传给外邦人,那就努力作见证吧。”他们基本上就是这样做的。

现在我们回到原点。《哥林多前书》主后57年,亲口对哥林多人传讲福音,主后51年,耶稣被钉十字架,主后30年。这只是隔了20年而已——而且这已经是相当早了。但是保罗从别人领受了福音——也许是在主后35年从彼得和雅各那里。那么,如果彼得和雅各把福音讲给了保罗,那么他们在保罗之前就已经得到了。但没有人确定这份资料是何时形成《哥林多前书》15章的样子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已经非常接近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了。保罗在5年之后得到了这份资料。所以这表明的是复活的宣告和福音是一个整体,至少包括了耶稣的神性、耶稣的受死和复活,而对复活的宣告是紧随其后的。

很多福音派人士说“好吧,福音确实是马上就被传讲开了。我们在《哥林多前书》找到了它,但却是在耶稣被钉十字架25年之后”,这么说的时候他们甚至会跌倒。我们这么说会更好,保罗也许在五年之后就领受了,然后有人在他之前就已经领受了。

由此我们可以得知,福音的内容——尤其是耶稣的神性、受死和复活——是可以用强大的历史背景来论证的,而圣经批判学者们会给你《加拉太书》1章,《加拉太书》2章和《哥林多前书》15章这些经文。再说一下,这就是我之前在谈的内容,这些经文表明我们有强大的历史依据。

安克伯如果你是个非基督徒,我来问你一个问题:“你认为基督教是如何起源的?”早期基督徒如何能向耶路撒冷的人传讲耶稣现在已经复活了呢呢?耶路撒冷的人们亲眼目睹了耶稣死在十字架上。我想要说明的点是这个:耶稣复活有着非常有力的证据。这是不能忽视的。事实不会消失的——而且如果你决定信靠耶稣,这些事实是信仰非常坚固的基础。哈贝马斯博士会做一下总结:

哈贝马斯我在节目开始的时候说我们有很好的依据,也许现在你更加明白我为什么这么说了。我在谈的是基督信仰的中心:耶稣基督的受死、埋葬和复活。我们可以回到主后35年,保罗在和两个中心人物在谈论这件事:使徒之首彼得,耶稣的兄弟、耶路撒冷教会的牧师雅各。这是非常有力的依据,当我听到人们说“嘿,根本找不出什么证据啊”的时候,我对这点就感到非常惊讶。如果听众朋友中有人说:“嗯,有人说根本没有历史根据,并且我们也找不到任何证据,我们必须要相信这些人吗?”那就让他们去看《哥林多前书》15章,《加拉太书》1章和2章吧,这些是为福音辩护的有力证据。

我想再次提醒你一下。我们所谈的,并不是无关痒痛的话,我们谈的是信仰的中心。保罗说他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遇见了耶稣。他要去耶路撒冷与彼得和雅各见面。14年之后他又回到了耶路撒冷。他想要看看他现在和以前是否是徒然奔走。他们说:“没有没有没有,你没有徒然奔走。”他们在《加拉太书》2章对他进行检验。他们说:“你没有问题。”在《哥林多前书》15章11节他说,“不拘是我,是众使徒,我们如此传,你们也如此信了。”换句话说,他也在观察他们。他认同了他们所传的福音,而他们也认可了他所传讲的。关键点在于,他们所传讲的都是同一个福音,这福音包含了耶稣的神性、受死和复活。我们所拥有的是非常重要、非常稳固的根基。

*****

如何成为基督徒

今天你要做这个祷告吗?

亲爱的主耶稣,我向你告白,我犯罪了,我知道我不能救自己。谢谢你死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的罪。我相信你是为我死的,我领受你为我做的牺牲。现在我尽我所能,撇弃对自己和其它事情的信心,我要唯独信靠你。我打开我生命的门,靠着信心迎接你作我的救主和主。谢谢你饶恕我的罪,并赐我永生。阿门。”

想要收看更多我们的节目,请下载我们免费的《Ankerberg Show》的应用。

“祷告接受耶稣基督”@ JAshow.org

版权 2003 ATRI

耶穌影片

成了基督徒]

你想知道如何成为一个基督徒吗? 凭着信心,通过祷告,你现在就能够把基督迎接到你心里(祷告就是与神)。神知道我们的心,比起我们口里所说的话,他更关注的是我们心里的态度。以下的祷告只是我们所推荐的祷告。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祷告。能救赎你的不是祷告、举手或走过教会的甬道,能救赎你的是你心里的态度和你对基督的信仰。 這裡按下.

錄音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