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耶稣就是基督教信仰里的耶稣吗?第五期节目

 

播音员对于历史上的耶稣的研究,现今无论是在普罗大众的圈子还是在学术界都是一个热门话题,引起了诸如《时代》、《新闻周刊》和《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等杂志的广泛关注。另外,媒体对“耶稣研究会”发表的一些古怪说法过度报道了(耶稣研究会是一个自我任命的自由派组织,代表了一小部分新约学术观点。)

对于历史上的耶稣有很多的辩论,我们今天要对这些辩论进行探讨,要证明在世俗资料和非新约资料中有大量关于耶稣的历史记载,这些资料证明了历史上的耶稣就是基督教信仰里的耶稣。

我今天请来的嘉宾是世界级的哲学家盖里·哈贝马斯博士,他是《历史上的耶稣》一书的作者。他从密西根州立大学取得了博士学位,并在英国的牛津大学以马内利学院取得了第二个博士学位。哈贝马斯博士是自由大学哲学与神学系的系主任,写了100多篇关于耶稣生平的文章,并发表在了学术期刊上。

欢迎收听《安克伯秀》这期节目,来听一听为什么耶稣是被历史众多铁证证明了的古时人物之一。

*****

 

约翰·安克伯博士:欢迎收看我们的节目。自由派学者中有一个占很小比例的组织,叫做耶稣研究会,他们正在大力鼓吹一个错误,这个错误就是几乎没有什么历史证据可以为基督教对耶稣的信仰提供强有力的基础。但是上周盖里哈贝马斯博士列出了关于耶稣生平的12个历史事实,这些事实几乎被所有批判学者们所接受,并由此证明耶稣研究会是错误的。今天我们会探讨这些事实的重要性。我的嘉宾,盖里哈贝马斯博士,当他在密西根州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时候,受到了这些事实的挑战。这些事实让他从一个怀疑论者,最终成了一个基督徒。他谈到了这些事实有着多么强的说服力。我想让你来听一听:

哈贝马斯:上期节目,我们结束的时候谈到了6个事实,我说,就单单根据这些材料,我们就可以论证耶稣死了,并在死后显现了。

说一点关于我自己的事情。我觉得这些事实如此重要,至少在我生命里是重要的,是因为我有10年的时间都是一个怀疑论者。我与基督徒辩论——事实上,我与任何称有宗教信仰的人争辩。可能是耶和华见证人的教徒;可能是摩门教教徒,很多时候是基督徒。我不断拒绝接受他们基于事实的根据。我不断地说:“除了四福音之外,你们并没有其他的资料来证明这些东西。你们没有资料证明这点,也没有资料证明那点。”我在一所州立大学学的是宗教,我以前就是这样想的。而这四个事实对我来说就意味着,如果你想的话,这份清单是可以被压缩的,而且基督徒是有权利相信四福音的等等。而对那些拒绝的人来说,我们只需要小小的根据和事实,来证明自然主义论已经失败了,耶稣已经从死人中复活了。我觉得这就是那6个事实所做的事情。基本上来说,这就是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

我们在这里借用了批判学者们的方法,用他们的方式来思考,甚至就把圣经仅仅当做一部古代文学作品而已——我是说,你不可能把圣经当作连这都不如的东西。它是古代的。它有很多的书页,然后书页上有字。这是很基础的描述——就算你把圣经当成古代文学作品,你仍然能得出这些核心或者最小的事实,我就是这样为它们命名的。而且就单单根据这个,我们就可以驳倒自然主义理论,并论证耶稣从死里复活了。

安克伯:接下来,我们要深入探讨一下这12个事实中的部分事实。首先耶稣真的死在十字架上了吗?在《古兰经》中,伊斯兰教宣称耶稣并没有死在十字架上;有别的事情发生了。再次,自然主义学者宣称耶稣没有死在十字架上,祂只是晕过去了,或者昏厥过去了。而这些理论的问题在于,耶稣死亡的历史事实不会允许这样的解读的。盖里哈贝马斯博士会解释为什么。请听:

哈贝马斯:这份清单上的第一个事实是,耶稣死了。为什么今天的学者们很少质疑耶稣的死呢?例如,为什么耶稣研究会的创建者们,那些就此话题写了很多文章的人们,为什么John Dominic Crossan 和Marcus Borg会说耶稣的死,是祂生涯中最确定的一件事情呢?因为资料太强大了。

嗯,有哪些证据呢?首先,在十字架上受死,实际上就等于窒息而死。当你被挂在十字架上,你身体的重量把肺部周围的胸部肌肉和三角肌肉往下拉的时候,你就会达到这样的一个状态:当身体的重量把它们往下拽的时候,你可以吸气,但是你会越来越不能呼气,直到最后你到了一个几乎要麻痹的状态,那时你就完全不能呼气了。

实际上,在20世纪50年代,有人在西德进行了一个实验。有男性志愿者被叫去绑在一个2’’x4’’厚的板子上。这些男人最长的在12分钟之后就失去了知觉。而在十字架上,你只可以以钉子或别的什么东西为支撑点,把身体往上推。当你把身体往上推的时候,肺部的这些肌肉稍微能缓解一下。但是当你再次让身体的重量把它们往下拉的时候,因为你不能保持身体向上很长时间,你就要往下拉,当你在十字架上比较低的位置时,你就会窒息。罗马历史学家并不需要有一个医学学位。如果这个人在十字架上在一段时间内,比如说30分钟内没有再往上撑起来的话,那么他就死了。

第二,我们被告知他们在耶稣的肋旁刺了一枪,有血和水流出来。有人说:“嗯,这是在《约翰福音》,我们不会把这个给你的。”

让我来告诉你一些事情吧。在古代十字架刑罚的记录中,有好几个记录都提到了这死前一击。这是在十字架刑罚最后的时候做的,就是为了要结束这个行刑的过程。我们有资料说到有一个人的头盖骨被敲碎了,这样才结束了这个行刑的过程;有一个人受到了弓箭的威胁。除了《约翰福音》所描写的耶稣之外,我们还有两处地方说到他的身体被刺,以确保祂死了。当然, 还有打断脚踝,在拉丁文中被叫做crucifreigrium这样这个人就不能在用力把身体往上撑了。在所有这些情况中,行刑人所传达的信息都是一样的:你不会活着从十字架上下来的。

所以第一个原因:如果你在十字架上较低的位置,你就已经死了。你已经窒息而死了。

第二个原因:死前一击。在耶稣的情况中,我们被告知是长枪刺入了祂的肋旁。在15年前的《美国医学会杂志》,我们被告知耶稣是因窒息而死的。这些研究者中,有一位是梅约诊所(译注:美国著名私人医院)的病理学家。他们说,这个长枪刺到了祂的心脏,你怎么知道的?因为水是从包着心脏的薄膜,也就是心包里出来的。所以耶稣死了。如果祂没有死的话,这死前一击一定会成功把祂杀死的。

第三个原因。这个原因有点残酷了。也许你在想,你到现在为止都做了些什么?但是第三个原因被称作“吮吸性胸壁”。这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医学现象。如果你的上胸区域被东西刺入,并一直刺透了肺部,如果你在那时候还活着的话,这个洞会发出吮吸的声音。你不需要是个医生就会知道,如果你的身体发出了那个声音,那么你还活着。今天刚好有个学生告诉我,他用枪射杀过一头鹿,当他走向这头鹿的时候——他那一枪打穿了肺部——它的身体发出了那个声音,然后他给枪上膛,又给它补了一枪,然后那个声音就消失了——这头鹿死了。

所以如果祂的胸部被刺,出现了这个吮吸性胸壁综合征,我们就会知道并没有被刺到心脏。

所以这些是相信十字架刑罚已使祂致命的原因。窒息,心脏受伤,而且只有当长枪刺透胸腔的时候才出现吮吸性胸腔。

我虽然说了这些事情,但是这些原因中没有一个是可以让我们相信耶稣并没有假死的历史原因,或说首要原因。1935年,一位名叫David Strauss的德国自由派学者,他写了《耶稣的一生》。他执迷自由派到了一个极端,以至于他所供职的自由派大学给他提前发养老金,让他退休,告诉他不要再教课了。因着他对耶稣极端批判性的看法,他终生都没能再返回讲台。他那本著名的书,批判了那些相信耶稣没有死的人们。顺便说一下,耶稣并没有死这一理论直到1835年还是最流行的理论。

他在书里说:昏厥理论的问题在这里。它基本上是自相矛盾的。耶稣应该在十字架上已经死了。不用操心这点。他没死?那也应该在坟墓里死了。不用操心这点。他没死?

那也不能把堵在坟墓门口的石头挪开。要好几个人才可以挪开的。他得要把这个石头从坟墓前面的水沟挪到山上去。祂当时非常虚弱。不用操心这点。祂把石头挪开了?

还走了起来,走了多远?我不知道。1/4英里,好几个街区,用被钉子穿透的双脚走到了门徒那里。

Strauss说:“你觉得所有这些是问题吗?这些还不是最主要的问题。说耶稣并没有死的主要问题是这个。祂来到了门徒们所在地方的门边,并敲起了门。当他们来到门边的时候,祂看起来会是什么样子?祂看起来会是什么样子?祂的脸色会非常惨白。祂在流汗。肋旁的伤口又裂开了。祂佝偻着身体,甚至头发都没有洗过。汗和血使祂的头发都结成块了。祂一瘸一拐地走着。然后祂说:‘朋友们,我告诉过你们我会从死人中复活。’”

Strauss说:“仔细看这里所发生的事情。是的,祂还活着。但是并没有复活。门徒们会这样做。彼得,把你的椅子给祂。安德烈,去打一些水来。约翰,去叫医生来。他们会说:‘感谢主,祂被医治好了’或者‘祂正在好起来’或者‘祂活着。’但是他们不会说:‘感谢主,祂将要复活。’而且不要期待看到角落里的腓利会说,就像新约圣经里所记载的那样说:‘哦天啊,将来我也会像祂一样拥有复活的身体’。不会的,他会说,‘谢谢,我不需要。我会留着我自己的身体。让耶稣留着祂自己的身体吧。’”

这是Strauss的论点。“昏厥”所传达的信息是这样的,而我们经常没能明白这点:耶稣是活着的,没错;但是却没有复活。问题在哪里?如果门徒们都不相信祂复活了,那么新约教会就没有理由成立了;也就没有理由传道了。他们至少得要相信祂从死人里复活了。昏厥理论并不能把这点给你。

结论:窒息、心脏,胸腔,Strauss的评论。还有很多其他的问题。你怎么解读保罗呢?你如何理解雅各呢?他们是如何被人说服去加入这里的这一大群人的?结论肯定是耶稣绝对死于罗马十字架的刑罚。

安克伯我也请哈贝马斯博士来谈一谈Hugh Schonfeld’s的书《逾越节的阴谋》,这本书宣称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时候是吃了一种药,让祂看起来像是死了。接下来哈贝马斯博士会就此作出回应:

哈贝马斯:如果我们把这个应用到一本像《逾越节的阴谋》这样的书上会是怎么样的呢?这本书是1965年的畅销书。作者提出建议说耶稣并没有死在十字架上。顺便说一下,很多人都不记得他说过这个了:“这只是一个建议而已。我不是说这真的发生了。”但是他说:“如果耶稣没有死在十字架上,那该怎么办呢?”

嗯,他会受到窒息理论的对峙。他会受到心脏理论的对峙。他会受到胸腔理论的对峙。他会受到Strauss评论的对峙。所以《逾越节的阴谋》里的昏厥理论很大程度上被评论文章忽略了。事实上,当学者们提到这本书的时候,他们会清楚表明自己不同意书上的理论,因为你不能不理会耶稣复活的证据。

 

事实上,我来告诉你这个吧。1835年David Strauss发表评论之后,Albert Schweitzer写了一本很有名的书,叫《寻求历史上的耶稣》。他提到没有任何学者在1840年之后赞同昏厥理论的。从历史上来讲,单Strauss的理论,请不要介意我这么讲,单他的理论就足以把昏厥理论秒杀了。

安克伯:如果你刚开始收听我们的节目。盖里哈贝马斯博士正在列出12个历史事实,它们被几乎所有今天的学者们所接受。这12个事实的重要之处在于,它们为传统基督教对耶稣的信仰形成了稳固的历史基础。它们否定了耶稣研究会,驳倒了所有从自然主义的角度企图对耶稣复活所进行的曲解。下一个我们要看的事实是耶稣被埋葬了。为什么这个事实如此重要。请听:

哈贝马斯:对信徒们来说,耶稣的死与复活是至关重要的,就如保罗所说的“那最要紧的”,那我们下一步应该往哪儿走呢?
耶稣死在十字架上,顺便说一下,塔木德都会这样告诉我们。然后我们被告知说,“祂被埋葬了。”这一点并没有受到很多人的质疑。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死了的人是要埋葬的。然而对于那些怀疑圣经可靠性得人来说,他们如何能知道圣经关于耶稣埋葬的记录是准确的?

首先,虽然今天的评论家们不太可能用对待保罗的态度来对待四福音书,我们还是来说一句这样的话吧:所有四卷福音书都一致写到耶稣所葬入的坟墓是空的。好吗?评论家们会回应说:“我不喜欢四福音书。”

但是我们要指出,第二,评论家们不喜欢四福音书,这并不能把四福音书搪塞过去,第二,你需要的是祂被埋葬在其他地方的证据。这是关键所在。祂被埋葬在其他地方的证据。没有人真正相信这点。为什么?因为没有早期证据证明祂被埋葬在了其他地方。你可以说:“可能这样,可能那样,”但是我们来问不信的人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与问基督徒的问题是一样的,与要求基督徒出示的资料是相同类型的。你说祂并没有像四福音书所说的那样被埋葬了,那么请问你这么说的资料在哪里?

第三。很多人都指出约瑟和尼哥底母这两个人的名字出现在这些埋葬耶稣的故事中,很难解释,除非他们是埋葬耶稣的人。如果不是他们埋葬了耶稣,那为什么这么不清不楚地提到他们两个人的名字。人们会把这些细节包含进去的唯一理由便是他们的故事是真的。

我们接着讲,我们有一些早期的文本。我们之前提到过这些文本——就是信经。《哥林多前书》15章。记住这是一个三重结构的论证,用了三重并列的手法来论证(译注:英文圣经是用三个and来组成的排比句,而中文和合本用了又…又…并且这样表并列的连词)。保罗说:“就是基督照着圣经所记的,为我们的罪死了,埋葬了,照着圣经所记的,第三天复活了;并且曾经……显现。”这是一个非保罗文本,是先于保罗写成的,我们来查看一下这个文本所提到的顺序。如果有人死了、埋葬了、复活了,那么这就强烈地表明,死了的那位,也是复活的那位。你看到保罗说祂被埋葬,但是他所说的要比这个更加深远。我们会把这点留到空坟墓的时候再来评论。但是《哥林多前书》15章的内容说“埋葬了”,你又有了这个早期的证据。

另外一处好的证据是《使徒行传》13章29节。为什么呢?因为有些批判派的学者们愿意承认,我之前也说过,《使徒行传》13章包含了另外一个小小的信条文本——就是缩略版的神学。在《使徒行传》13章29节告诉我们祂被埋葬了。所以有两个文本,两个早期文本的证据。你有四福音书。没有证据反对约瑟和尼哥底母,又有《哥林多前书》15章,《使徒行传》13章,最后埋葬地点。如果祂没有埋葬在耶路撒冷,那么耶路撒冷是你最不想对外宣称的埋葬地点。因为那是世界上唯一可以揭穿这个谎言的地方。他们可以抓住耶稣的骸骨说:“不,祂不在这里,祂在这里。”耶路撒冷是最不可能发出这个声明的地方。所以有六个证据可以让我们相信,四福音书对耶稣埋葬的描述,和保罗书信中早期文本对埋葬的描述,是真实的。

安克伯:下一个我们想查看的事实是空坟墓。这也是一个历史事实,那么问题来了:耶稣的身体去了哪里?耶稣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哈贝马斯博士解释:

哈贝马斯:好的,我们接着谈下一个。祂死了。祂被埋葬了。在那个坟墓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嗯,基督徒的故事说祂复活了。但是在埋葬和复活之间,我们得知坟墓空了。耶稣离开了,坟墓就空了。有理由相信这个吗?再说一下,我们想说的头几点之一便是,四福音书都记录了空坟墓。然后评论家们会出来说:“我告诉过你,我不喜欢四福音书。”

我们可以用什么来论证早期福音故事中的空坟墓呢?我马上来给你三个很大的证据吧。

首先,最早见到坟墓空了的见证人是几个妇人。为什么这点很重要?因为如果你在编造一个故事——记得我们说过的事后诸葛亮的场景——如果你在编造一个故事,在一段时间过后,把这些话放到最早的基督徒口中,那么绝对不要让妇人做你的第一见证人。为什么?在第一个世纪,她们是不允许在法庭上作证的。人们不相信她们有能力讲出真相。我们实际上被告知了这点。她们不能作见证。所以你为什么要用一些根本不能出现在证人席上的妇人呢?这就好像让你的首要见证人成了小孩子了。你为什么会说“她们在这里。坟墓空了。这些妇人们看到了祂”?除非这些妇人真的最先发现坟墓空了。好吗?

第二个原因:犹太人相信坟墓空了。请注意,历史上是有这个事实,也有这个方法的,就是当批判你的人承认某件事情,那么很可能这件事情就是对的。如果你不能忍受某人,然后你说他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他是一个勇敢的人,那么非常有可能他就是一个勇敢的人。十二门徒说坟墓空了。犹太人以为门徒们偷走了耶稣的身体,而200年来几乎没有任何卓越的学者是支持这个理论的,因为骗子是不可能作殉道者的;你不能解释门徒们的改变和他们诚实无伪的信仰。如果他们偷了耶稣的身体,并且撒谎了,那么你就没有没办法解释雅各的改变,没办法解释保罗的改变。所以这个解释没什么道理。但是还剩下什么?如果门徒们真如犹太人所言,偷走了耶稣的身体,你所得到的就是一个空坟墓。看起来犹太领袖们在编造一个故事,来解释这个事实:耶稣的身体不见了。

第三个证据。你有我之前给出的早期文本——《哥林多前书》15章。还有保罗书信中的顺序,再说一下,这个顺序是:为我们的罪死了,埋葬了,复活了,显现了,那么你猜怎么着?耶稣的身体不在那里。死去的已经复活了。这带来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后果…《哥林多前书》15章非常明显地指出了耶稣被埋葬,然后又可以看到这个非常强大的后果,空坟墓。

我们从其他的事情中得到了这几点,就像我之前说过的那样。再说一下,耶路撒冷——就像耶稣的埋葬那样。耶路撒冷是最不可能宣称空坟墓的地方,因为人们会说:“啊天啊,耶稣的坟墓没有空,”他们可以直接带你回到祂的坟墓前。

另外一处早期信条经文《使徒行传》13章29节,说祂被埋葬了,并且祂的坟墓空了。所以这是另外六个证据,但是我特别喜欢的就是几个妇人的证据,我喜欢犹太人承认耶稣的坟墓空了的证据,我喜欢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5章所提到的信条。这三个是非常强有力的证据,可以证明:“你知道吗,四福音书说坟墓空了,这实在是再真实不过的事情了。”

安克伯:我们今天查看过关于耶稣的历史事实——首先,祂确实在十字架上被钉死了;第二,祂被埋葬了,第三,祂的坟墓是空的。下周我们要查看这一事实:耶稣的所有门徒都相信在他们看到祂被钉十字架、被埋葬之后,祂向他们显现了。如何解释这个事实?群体幻觉,异象?还是耶稣真的显现了?我们下周会回答这些问题。但是现在哈贝马斯博士会总结一下我们今天所查看的内容,和这些内容对你来说究竟有何重要意义。

哈贝马斯:我们知道了所有这些事情之后,要做什么呢?首先,我说过,评论家们会给你大概好几十个事实。我说过:“没关系,我只想要12个。”如果有人觉得12个太多了——相信我,很少有出版作家会去研究这个——他会说,我就只给你4个。然后我说,光用这些事实就可以向我们证明,死了的那位正是复活的那位。而在这两件事情中间,我们有耶稣的埋葬和空坟墓。我给了你们6个相信这两件事情的理由。

我们还没有谈到的事情是耶稣的显现,到现在为止,这是主要证据。原因是,批判学界很愿意承认门徒们真的认为他们看到了复活的耶稣,而这是所有耶稣复活的证据中最好的证据了。

 

*****

如何成为基督徒

今天你要做这个祷告吗?

亲爱的主耶稣,我向你告白,我犯罪了,我知道我不能救自己。谢谢你死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的罪。我相信你是为我死的,我领受你为我做的牺牲。现在我尽我所能,撇弃对自己和其它事情的信心,我要唯独信靠你。我打开我生命的门,靠着信心迎接你作我的救主和主。谢谢你饶恕我的罪,并赐我永生。阿门。”

想要收看更多我们的节目,请下载我们免费的《Ankerberg Show》的应用。

“祷告接受耶稣基督”@ JAshow.org

版权 2003 ATRI

耶穌影片

成了基督徒]

你想知道如何成为一个基督徒吗? 凭着信心,通过祷告,你现在就能够把基督迎接到你心里(祷告就是与神)。神知道我们的心,比起我们口里所说的话,他更关注的是我们心里的态度。以下的祷告只是我们所推荐的祷告。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祷告。能救赎你的不是祷告、举手或走过教会的甬道,能救赎你的是你心里的态度和你对基督的信仰。 這裡按下.

錄音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