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耶稣就是基督教信仰里的耶稣吗?第四期节目

 

播音员对于历史上的耶稣的研究,现今无论是在普罗大众的圈子还是在学术界都是一个热门话题,引起了诸如《时代》、《新闻周刊》和《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等杂志的广泛关注。另外,媒体对“耶稣研究会”发表的一些古怪说法过度报道了(耶稣研究会是一个自我任命的自由派组织,代表了一小部分新约学术观点。)

对于历史上的耶稣有很多的辩论,我们今天要对这些辩论进行探讨,要证明在世俗资料和非新约资料中有大量关于耶稣的历史记载,这些资料证明了历史上的耶稣就是基督教信仰里的耶稣。

我今天请来的嘉宾是世界级的哲学家盖里·哈贝马斯博士,他是《历史上的耶稣》一书的作者。他从密西根州立大学取得了博士学位,并在英国的牛津大学以马内利学院取得了第二个博士学位。哈贝马斯博士是自由大学哲学与神学系的系主任,写了100多篇关于耶稣生平的文章,并发表在了学术期刊上。

欢迎收听《安克伯秀》这期节目,来听一听为什么耶稣是被历史众多铁证证明了的古时人物之一。

****

安克伯:欢迎收看我们的节目。今天我们要来研究三件事情。第一,现代学术界在研究耶稣生平的同时,对耶稣的看法发生了怎样的改变?是否仍然有足够强的历史根据让我们去相信耶稣确实自称为神,并从死里复活了?第二,我们要来谈一谈所有关于耶稣的历史研究背后的核心问题,也就是,新约圣经中的神迹奇事该做何解?一个20世纪的历史学家可以总结说这些奇迹真的发生过吗?然后第三,我们要来看看几乎当代所有批判学者都接受的12个历史事实,这12个事实给我们稳固的历史根据,让我们可以相信耶稣曾经在地上生活过、自称是神、死在十字架上并且复活了。我们先来说第一个问题,现代学术界在研究耶稣生平的同时,对耶稣的看法发生了怎样的改变?哈贝马斯博士会解释:

哈贝马斯:现在新约学者们主要会提到对历史上的耶稣的考证兴盛的三个阶段。古典时期。有一些原型。你可以回到英国的自然神论。你可以回到德国的理性主义,比如Reimarus。但是 “耶稣的生命”全盛时期是在自由时期,就是所谓的“旧自由主义”,“德式自由主义。”通常来说,这就是德国理想主义的哲学渗透到神学的阶段。接下来一百多年里所发生的就是每个人都有一个“耶稣的生命”。事实上,有很多这样的书,名字就叫做《耶稣的生命》。

对这个自由主义的假想,我们最多可以这样说——我在这里只是做个概论——我们基本上可以把福音当成历史事实,再减去两个大大的“不”。第一个,教义神学——不要说耶稣是神的儿子,从死里复活了。我们不喜欢神迹奇事。我们不喜欢教义神学,也不喜欢这种论证的印证。他们不喜欢谈论超自然的事情。所以他们想要四福音书,他们对四福音书只会说:“只给我其中的历史就好了。把里面的神学,就是教义神学拿走。把神迹奇事拿走。那最后剩下什么了?剩下了历史上的耶稣。”

这个所谓的“寻求历史上的耶稣”运动已经超过一百多年了。Albert Schweitzer在世纪之交写的那本著名的书,里面列出了所有这些早期自由主义,比如David Strauss。David Strauss是Rudolf Bultmann的先驱。

在“第一次寻求”之后的时期,一些人将其称为“非寻求时期。”Rudolf Bultmann, Karl Barth。他们觉得我们不应该去追寻历史上的耶稣,因为只要有信心就够了。信心不是基于历史的。护教学是让人生厌的东西。所以,从之前的古典自由时期——德式自由主义,“耶稣生平”,过渡到了“非寻求时期”,这个时期的掌门人是Barth 和Bultmann。Barth在一战结束后,写了非常著名的《罗马书》注释,于1916年,1918年登场。Bultmann在1940年左右,在他写完《新约与神话》这篇文章之后,就变成了一个受人热捧的大咖。直到1960年,对历史上的耶稣的研究才有开始变得稍微流行起来。

但是在20世纪50年代,Ernst Kasemann,Gunther Bornkamm和James Robinson,这几个人都是Bultmann的学生,他们说:“等等,我们做得有点过头了。”在50年代出版了几本非常重要的书,比如Gunther Bornkamm所写的《拿撒勒的耶稣》,他们说:“我们的导师Rudolf Bultmann做得有点过头了。信心不是基于历史的,这点没错。但是我们确实需要一个历史上的耶稣,至少有局部的认识,要不然我们注定就会让祂溜进浩瀚如烟的传说中了。所以我们能说一些关于历史上耶稣的事情。”但是和他们的导师Bultmann一样,他们并 不认为信心是建立在历史上的。这是“对历史上的耶稣的第二次寻求,”或者有时被称为“新寻求。”这是一个历时很短的运动。

现在有被称为“对历史上的耶稣的第三次寻求,”在20世纪70年代有一些先驱者,但是到了80年代,90年代,我们看到从每一个神学派别——极左派,温和派,中间派,右派——都出版了大量的书籍,这些书籍告诉你我们能知道关于耶稣的哪些事情。在所有三个时期中,这个时期是最碎片化的。它把我们一直带到了现在。但是在第三次寻求中出版的所有书籍基本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基本都同意耶稣是一个犹太人,我们想要从耶稣的犹太背景来看祂。犹太的人类学研究非常重要。犹太的社会学非常重要。他们想要把耶稣作为祂那个时代的人重新放回到犹太历史进程中——这个历史进程,不是Rudolf Bultmann神秘认知的历史进程。

总结下来,这三场寻求:19世纪“耶稣众多生命”的百年运动;“新寻求”只持续了几十年;现在是“第三次寻求”,已经过去几十年了,势头越来越强。可以说,历史上的耶稣是今天神学界最热门的主题。

安克伯:在这所有的背景之下,我们如何来看到新约里出现的神迹奇事呢?一个20世纪的历史学界有可能得出结论说耶稣真的是行了神迹,真的从死里复活了吗?关于这个话题,哈贝马斯博士是广为人知的专家,他就此话题与著名的哲学家Anthony Flew进行了辩论,并写了大量的学术文章。请听他的回答:

哈贝马斯:这让我们去思考神迹奇事这个问题。第一次寻求,把它束之高阁,第二次寻求,不感兴趣。“第三次寻求,”耶稣所行的神迹奇事这个问题现在真的是个热门话题。

神迹奇事被划分成三个种类:赶鬼,医病和自然奇迹。批判学者们还是比较能接受奇迹真的发生了的这个事实。我是说,耶稣至少认为祂医治了人,而人们也至少认为祂医治了他们。祂真的认为自己把鬼赶了出去,那些认为自己被鬼附身的人真的相信鬼离开了。我是说,这些事情真的是发生在历史中的。

但是神迹奇事的超自然性呢?许多学者仍然对此持不同意见。他们不认为这是一个我们可以谈论神在历史做工的时刻。他们会马上会想说的一件事情就是最开始的假定:“拜托!我们是现代人。我们不能相信神迹奇事,”这不是了解某件事情的方式。这是一个善用归纳法的世界。这是一个科学世界。我们要透过海量的事实来看问题。如果我们看资料,看起来像是某件神迹奇事发生了,那么你要把那个关于神迹的问题先放到一遍,而首先要问这个历史问题:神迹奇事时发生了什么?耶稣复活时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用现在就得出神是否叫耶稣从死里复活的结论,但是我觉得我们可以以这样的问题来开始:“在时间和空间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一个叫耶稣的人存在过吗?祂死在十字架上了吗?祂的门徒们后来再见到祂了吗?”

我们现在不要问:“这是一件神所做的事情吗?历史学家会怎么说?”他们会告诉你,他们手里没有谈论神迹奇事的工具。但是他们手里确实有工具可以用来告诉你这个人在1世纪的巴勒斯坦地区生活过。第二,他们有工具可以用来告诉你祂死在罗马十字架上。他们有工具可以用来告诉你人们相信在祂死后看到过祂。

一方面我想说神迹奇事确实不能用推理去反对。但是另一方面我想说:“我们先来谈一谈什么是优良的历史,然后我们再来问这个问题:‘这些优良历史中是否有任何是神迹。’”我觉得我在这里所得到的是,历史学家没有选择,只能朝着资料带领的方向去接受那一系列的事实。如果历史说耶稣是如此这般,我们就必须接受这点了。

我对耶稣复活的解释是这样的:我想要知道一个名叫拿撒勒的耶稣的人是否在主后25,27,28年在世上生活过。好吧,历史学家过来说:“哦是的,几乎没有人认为祂没有在世上生活过。”顺便说一下,Rudolf Bultmann说:“我们现在听命于那些怀疑或否认耶稣曾在历史上生活过的人。”

所以历史学家接着会说:“嗯,我还有这方面的资料。要不要看祂的死。”

“嗯,这根本不是个问题啊。大多数都会死的。”

然后历史学家说:“我们顺着这个思路。是的,这个思路把我们带到了十字架那里。罗马人把耶稣挂起来,把祂钉在十字架上,祂死了,我们能把这点记在历史上。”

当你说到耶稣的复活时,人们开始变得有点紧张了。但是我要说的是,我们不要问这个问题:“神是否介入了,把祂从坟墓里拉出来了?”我们来问一个更加简单的问题吧:“曾在巴勒斯坦地区生活过的拿撒勒人耶稣,人们相信祂被钉在十字架上,是否有人宣称自己看到在祂死在十字架上之后又复活了?人们是否和他与他同行交谈,触摸过祂呢?”

C.S.路易斯说一件事情的神奇之处在于“它进入历史的那个原初状态。但是过了那之后,所有其他一切就归于平淡了。例如,如果耶稣使饼和鱼变多,足够5000多人吃,一旦祂行了这个神迹,就是使饼和鱼变多——所有人都吃了,且吃饱 了,然后所有人都累了。这是你吃完之后会发生的事情。然后有一些生理上的事情发生了。这就是所发生的事情;这就是食物所做的事情——奇迹是食物的变多,而不是吃这些食物和其后的一切事。”

我们想用复活的事情来问一个简单的问题。是否有一个名叫耶稣的人,祂是否死在十字架上,是否有人说在祂死后见到祂了?如果见到了,为什么会见到呢?这些宣称是历史学家可以去研究的。我们对此是有资料的。

安克伯:在这几期节目里,你们不断地听到哈贝马斯博士说到关于耶稣的历史事实,这些事实几乎被所有批判学者们所接受。这些事实有哪些呢?我请他来告诉你们这12个事实是什么,然后为什么所有学者都认为它们是真实的。请听:

哈贝马斯:很显然,现在要问的问题是,我们手上有什么样的资料?我不断提到的这些“事实”究竟是什么?因为有些人会尖叫着说:“没有事实!”好吧。谁是我们的观众呢?福音派人士会看新约圣经,然后说:“到处都是事实。每次我读经的时候都会发现一个事实,它之所以是事实,因为我相信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

但其他人会说:“不是的,它只是一部古代文学作品而已。”

现在你得要问这个问题:“哪些是可以相信的事实,哪些是不可以相信的事实。”对于基督徒称为福音的那些事情,大多数学者会给你列出一系列的事实:耶稣受审、受死、埋葬和复活。我觉得至少有12个事实,至少12个。大多数的学者会给你超过12个事实的,但是有至少12个事实是批判学者们所承认的。基本上所有的学者都会承认所有这12个事实。

  1. 耶稣在十字架上受死。
  2. 祂被埋葬了。

这两件事情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大多数人都会死。大多数人都会被埋葬。

  1. 祂的死让门徒们绝望,失去盼望,因为他们相信祂的生命就此终结了。

如果你最好的朋友死了,并且死得非常突然,你会作何反应?

  1. 我承认这一个不是被同等广泛承认的事实,但是很多学者们都相信人们发现耶稣被埋入的坟墓几天之后空了。
  2. 门徒们有特别的经历。

我会用一种连批判学者们都能接受的方式来说这个事情。门徒们有特别的经历,他们相信复活的耶稣实实在在地向他们显现了。他们认为是耶稣向他们显现了。

  1. 因着这些经历,他们(12门徒们)被改变了,不再怀疑了。可以这么说,他们之前连自己的影子都害怕,当然会害怕告诉他人他们和耶稣有关系了,但后来他们勇敢地宣扬耶稣的受死和复活。
  2. 在早期教会他们所传扬的信息是讲道的中心。记得保罗所说的——“那最要紧的”:耶稣的受死,埋葬和复活。
  3. 这个信息尤其在耶路撒冷城外被传开了,而耶路撒冷城外正是不久前耶稣受死和埋葬的地方。
  4. 因着他们传讲这个信息,教会就诞生了,并成长起来了。
  • 星期天变成了敬拜的首要日子。这对犹太信徒来说非常重要。
  • 曾经是怀疑论者的雅各,当他也“相信”他见到了复活的耶稣之后,他就归信了。
  • 几年以后,保罗也因着“相信”见到了复活耶稣的显现,而归信了。

我在说的是,除了空坟墓之外,几乎所有批判学者都认为这些事情在历史上确有其事,而且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甚至都会承认坟墓是空的。如果你想要我就此话题所写的书《 历史上的耶稣》和其他人所写的一些书,你会看到有很多接受这些事情的批判学者的名单。

现在你可能会说:“等一下。12个事实?还不错啊,但是我们可以把它们再压缩一下吗?我们可以让更多的怀疑论者参与进来,在我们所接受的事情上更加挑剔一些吗?”

好吧。我来武断地把这个清单压缩到4,5,6个的 样子吧。如果我压缩这份清单,我会说类似这样的话: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门徒们相信他们见到了复活的耶稣。他们的生命因此得到了改变,后来有一个名叫大数的扫罗相信复活的耶稣亲自向他显现了,他就因此归信了耶稣。

这4个铁一般的事实,是几乎任何人都会告诉你的。我觉得我们可以只在这4个事实的基础之对耶稣受死与复活的核心宣告做一个案例。

安克伯:这12个事实是被所有批判学者们所接受的。有些怀疑论者会承认有20个或者更多的事实。但是哈贝马斯博士相信你只需要4到6个这些事实,就足以为耶稣活过、死在十字架上、从死人中复活建立强大的历史依据。请听他解释:

哈贝马斯:我们现在只是列出了我觉得会被大多数批判学者、中间派和左派学者承认的事实。我们要在这里加上几个其他的事实:耶稣的复活是早期基督徒讲道的中心。像耶稣的兄弟雅各这样的人信了基督,你怎么看?这个事实就是基督的复活在很早的时候就被传讲了,我们在前几个星期的节目中就说过这个。你会怎么看这四个事实?

我是这么看的。有些批判学者会给你列出更多的事实。有些怀疑论者可能会给你20个。对此我要说:“我不需要20个。我只需要12个。”你们中间会有人说:“你可以拿比12个更少的事实来证明吗?”对此我要说:“我拿了4,5,6,7个——差不多就这些事实。”这是一个随机的数字。为什么?因为没有人,基本上没有人会单把这些事实给你。但是我把它随机地减到12,然后再减到4,5,6。我的论点是这样的。有了这些资料,和那些修改那些被所有人都承认的事实的资料,我们就有了足够的依据,可以指出耶稣死了,并且从死人里复活了。有了这些事实,你就可以全盘接受其他的事实了。

安克伯接下来是我们今天讲到的所有信息的结论。耶稣生平的历史事实,你只要拿这4到6个被众人所接受的事实,它们就能一鸣惊人,驳倒所有这些试图从自然主义的角度来解释耶稣复活的理论了。这些事实表明耶稣是神。故此你不应该避开耶稣,你应该奔向祂,求祂赦免赐你永生。请听哈贝马斯博士解释:

哈贝马斯:只用这4,5,6,7个事实,这只是大多数批判学者所认同事实中的一小部分,只用这些事实,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只用这些事实就可以驳倒自然主义理论——就是人们会说:“嗯,如果耶稣没有复活呢?如果真正发生的事情是_____(填空)的呢?”我要说,只用大概6个事实,你就可以驳倒这些主要的替代假说,同时,你在这些事实里也得到了证明耶稣复活的最好的证据。

真的,这些事实比任何批判学者列出的事实都要少——就是由批判学者们自己制造出来的事实。我要的事实,比任何人会给我的都要少。顺便说一下,这些事实,有两个先决条件。它们不仅被几乎所有批判学者们接受了,而且第二,它们每一个事实都得到其他资料的证明。所以如果有人过来说:“我不会把你要的四个事实给你。我就是要与你针锋相对。我不会给你任何事实,”然后你就要和这个人一起一个事实一个事实地来评估。你从零开始,你把1,2,3,4,5,6个事实的证据告诉他。你把所有这些事实的证据告诉他。但是结论是,光这些事实就可以有力地驳倒那些自然主义理论,第二,它们还有力地证明了耶稣的复活。

我来举个例子吧。我们不要只针对一些名存实亡、不堪一击的理论。我们来看一下19世纪最流行的自然主义理论吧。这个假设是这么说的,耶稣死了,没错。但是祂并没有从死人中复活。门徒们看到的是幻觉。我们知道幻觉是存在的。在这件事情里的就是幻觉。他们看到的是幻觉。

我们只看这份清单上的事实,就会注意到,第一,门徒们相信他们看到了复活的耶稣向他们显现多次。保罗也说好几群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幻觉并不会传染。它们不会在群体中出现。

第二,幻觉是非常不常见的。当你谈到几群人的时候,那里有冷静的彼得,好心肠的马利亚,好心肠的约翰。我要说的是,这里有不同的人,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方。保罗说有人在这里,有人在那里,还有500人在那里。祂在不同的地方显现,不可能所有这些人都在可以看到幻觉的相同心境中。我这么说是非常非常保守的。

还有,他们被改变了。幻觉没有改变的能力。我认识一个人,他个人对幻觉做了一些研究,人们对幻觉所说的是:“当我朋友们说了以下这些事之后,我就改变了我的想法:a)这些事情不会发生;b)我们没有看到这些事情。”猜猜看,这对耶稣的复活尤其适用啊。死人不会复活。如果死人不会复活,我们所看到的就不是祂了。所以他们的改变表明他们真的相信了他们所教导的东西。

那么使徒保罗呢?他不会在可以看到幻觉的相同心境中。这个人走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要去逼迫信徒的。这个人想要看见复活的耶稣吗?

然后你还有耶稣的兄弟雅各,他是知悉内幕的人。如果你的儿子,如果你的兄弟引起了世界范围内的注意,你会怎么想?雅各说:“我不相信。”他是个怀疑论者。批判学者们通常都会承认这一点。但是雅各的心境让他看到了幻觉吗?我觉得不是这样的。

这些是其中的一些问题。从那份清单,就是我们已经给出的那份短清单中出来的也许有6个问题。

我来解释一下我在这里所说的吧。加入我们被一群人包围了,这边是保守派人士。他们把所有新约里的事实都给我了。显然耶稣复活了。

然后还有另外一组。他们把大多事实都给你了。耶稣复活了。然后你不断不断地往外看,一直到最左边,在这里站着的是那些说“我会给你10或12个事实”的人。

我要说,我就用这12个事实来证明。或者我只用4个事实就好了。

但是如果有人说:“我不给你任何事实,”那么你就自己来建立这些事实。对每个事实你都给出相应的资料。而结论是,光这些事实就可以驳倒自然主义的众理论,并为耶稣的复活提供最好的证据。

 

 

如何成为基督徒

今天你要做这个祷告吗?

亲爱的主耶稣,我向你告白,我犯罪了,我知道我不能救自己。谢谢你死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的罪。我相信你是为我死的,我领受你为我做的牺牲。现在我尽我所能,撇弃对自己和其它事情的信心,我要唯独信靠你。我打开我生命的门,靠着信心迎接你作我的救主和主。谢谢你饶恕我的罪,并赐我永生。阿门。”

想要收看更多我们的节目,请下载我们免费的《Ankerberg Show》的应用。

“祷告接受耶稣基督”@ JAshow.org

版权 2003 ATRI

耶穌影片

成了基督徒]

你想知道如何成为一个基督徒吗? 凭着信心,通过祷告,你现在就能够把基督迎接到你心里(祷告就是与神)。神知道我们的心,比起我们口里所说的话,他更关注的是我们心里的态度。以下的祷告只是我们所推荐的祷告。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祷告。能救赎你的不是祷告、举手或走过教会的甬道,能救赎你的是你心里的态度和你对基督的信仰。 這裡按下.

錄音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