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信仰—为什么是真的

基督教信仰—为什么是真的

 

作者:安伯克博士,韦尔登博士@2001

 

回到目录

回到上一部分

描述

 

基督教信仰不管怎么说都不是人虚构出来的。它不是门徒们、使徒保罗或者公元四世纪召开的尼西亚大公会议所编纂出来的。基督教信仰不是犹太人的文化演化的结果,也不是古代神秘宗教的假复兴。不管这些评论家用什么方法,他们都在暗示,基督教不是他们所声称的骗人的宗教。

目录

  1. 基督教信仰
  2. 学者们被确信
  3. 推荐阅读
  4. 注释

 

 

基督教信仰不管怎么说都不是人虚构出来的。它不是门徒们、使徒保罗或者公元四世纪召开的尼西亚大公会议所编纂出来的。基督教信仰不是犹太人的文化演化的结果,也不是古代神秘宗教的假复兴。不管这些评论家用什么方法,他们都在暗示,基督教不是他们所声称的骗人的宗教。耶稣最初的教导从来没有被扭曲过,只是被这个或那个异端所复兴过,比如摩门教、耶和华见证人、基督徒科学派、基督教合一派、阿姆斯壮派以及其他异端。

 

 

 

历史事实以及逻辑正典都证明只有基督教是完全真实的,而且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基于神启示的宗教。任何一个基督徒团体或宗派只要坚持这个来自神的启示,这足以说明它是真的基督教,而不是有问题的基督教、异端、邪说或者名义上的基督徒。

 

 

除了是神的启示,基于圣经的信仰是理性的,而不是盲目的,也不是基于主观主义。基督教是最有可能是真的,而且如果它是假的的话,根据它的主张,又是最容易被反驳的。所以,寻求真理的人应该从符合圣经的基督教开始寻求。如果认识真理是符合某人最大的利益,那么基督教拥有真理这一主张,和耶稣基督就是真理这一主张是值得探索的。再者,因为基督教是基于神启示(圣经的内容)的宗教,所以基督教是服在圣经权柄之下的。换句话说,教会没有资格判断圣经的内容或者其正统性;圣经有资格判断那些声称是基督徒的宗教团体的内容或正统性,不管他们是否落在传统基督教的范围之内。

 

 

对于那些已经在寻求,却不认同我们基督徒世界观的人们来说,为什么他们要考虑一下开诚布公地评价基督教呢?首先,因为这样做是好的。所有的宗教如果彼此相互矛盾,那他们就不能都是真的。可能所有的宗教都是假的,但是只有一个能是真的。对真理的诚实寻求是一个人生命所能做的最高贵的哲学上的努力。柏拉图曾宣称,“无论是在天上或地上,真理是一切美好事物的开始;蒙福和幸福的人应该成为第一个真理的参与者。”耶稣基督称他是真理,也称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满意程度来决定他所说的是否合理。任何一个宗教声称唯独自己是完全正确的,并为之产生出确凿的证据,那么这个宗教就值得我们单单为这个原因而认真严肃地对待。而只有符合圣经的基督教是这样的。

 

 

基督教给慕道友所提供的存在是深刻的、丰富的满足,不管这个人在生命中所经历过何种痛苦与失望。耶稣称他会将我们生命中真正需要的东西赐给我们:真正的意义与目的,以及当我们死的时候要给我们的永生。这永生是荣耀的,属天的,是我们现在无法参透的。著名的牛津大学与剑桥大学的学者C.S.路易斯(C.S. Lewis)对人类这种由衷的渴望有着正确的理解,他曾这样写道,“有时候我觉得我们不渴慕天堂,但是更多时候我发现自己在想,在我们内心深处,我们是否渴慕过别的东西。” 1耶稣宣称,“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翰福音》10:10)。他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约翰福音》11:25)。他也说,“我就是真理”(《约翰福音》14:6)。“凡属真理的人就听我的话”(《约翰福音》18:37)。

 

基督教是独特的,因着它赖以存在的证据,还有它所教导的教义。就像耶稣是独特的一样,在他之上建立的宗教也是如此。人类经历的每一个领域与研究都有足够的证据,去客观地证明基督教是真实的。尽管其他宗教里也有很多真理,然而真理却正是其他非基督徒信仰内外都缺乏的。也许有人会认为这么说是带有歧视色彩的,然而唯一的问题便是,“这是真的吗?”此外,基督教信仰是客观的、理性的信仰。不管非基督教信仰有多少长处,它们通常都是非理性的、主观的,在历史主张上都是缺乏证据的,他们也没有可信的主张,可以使他们被认为是神的启示。虽然“基督教包含了盲目的‘信心的跳跃’”这一错误的观念一广为流传,但是这样的说法显然与基督教之外的其他宗教非常吻合。

 

学者们被确信

基督教不仅在知识上是可信的,不管你从哲学的角度、历史的角度、科学的角度、道德的角度或是文化的角度。然而就证据而言,它比其他世俗或宗教的世界观都更胜一筹。如果就像异教以及大多数怀疑论者所指控的那样,基督教明显是假的,那么那些德高望重的学者和知识分子又怎么能如此符合逻辑地发表自己的信仰告白呢?虽然见证本身的意义并不重大,但是如果它们被雄厚的学术证据所支撑,那么我们就不能置之不理了。摩提默·阿德勒(Mortimer Adler)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哲学家。他是《大英百科全书》编辑部的主席。他也是《西方世界名著丛书》缔造者还有该丛书所包含的《西方大观念》(Syntopicon)。他是芝加哥的“哲学研究”机构的主任,著有《宗教里的真理》、(Truth in Religion)《十个哲学错误》(Ten Philosophical Mistakes)、《如何思考上帝》(How to Think About God)、《如何读书》(How to Read a Book)以及其他20多本高难度的著作。他直接明了地说,“我相信基督教是世界上唯一符合逻辑的、表里如一的信仰。” 2像艾德勒这般高水准的哲学家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呢?因为他知道其他宗教都不是理性的。

 

哲学家、历史学家以及审判律师孟沃华(John Warwick Montgomery)拥有九个不同领域的硕士学位,他这样辩驳道,“基督教真理的证据远超过其他有影响力的宗教观念以及世俗世界观的证据。” 3他所著的50多本书以及100多篇学术文章表明他曾经接触多很多其他非基督教的宗教哲学以及世俗哲学。如果基督教信仰明显是错误的,那么如此一位学术巨人怎么能用一个这样描述性的短语“远超过”?

 

 

被广泛认为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属神的新教徒哲学家阿尔文·普兰丁格(Alvin Plantinga)回忆道,“我几乎一辈子都确信基督教的真理。” 4如果基督教的证据就如异教徒以及其他批评家所指控的那样不能令人信服,那么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根据什么做出了如此的断言?

 

杜鲁·特罗特(Drew Trotter)博士是位于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市的基督教研究中心(Center for Christian Studies)的执行董事。他拥有剑桥大学的博士学位。他辩论道,“逻辑和证据都指向绝对真理的事实,而这个真理就在基督里显现了。” 5

 

如果我们要找清晰易见的真理,那么也许我们应该考虑著名的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乔治·吉尔德(George R. Gilder)所说的话。他是《财富与贫穷》(Wealth and Poverty)的作者,他说,“基督教是真的,当你看得非常远的话,其真理在任何地方都能找到的。” 6

亚利斯特·麦葛福(Alister McGrath)是牛津大学威克里夫学院的院长。他曾在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学习过,是牛津大学的神学研究讲师(Research lecturer)。他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基督徒作家之一。在他的等身著作中有相当多的内容是关于护教学的,包括《建桥》(Bridge Building)、《知识分子不需要神》(Intellectuals Don’t Need God)和《其他神话》(Other Myths)。他主张基督教的证据在本质上是更高一筹的,这本质就等同于在做好的科学研究时所发现的本质。

 

当我在牛津大学攻读我的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的时候,我经常遇见很多想要解释一个已知现象的理论。到最后,我不得不决定他们中哪一个有最大的内部一致性,对经济观测值的数据有最大的对应关系,以及最大的预估能力。除非我在理解上扔掉任何前进的可能性,我不得不做出这样的一个判断…我会要求在这个解释层面得到关于基督教的“优越性”的演讲权。7

著名的基督徒学者卡尔·亨利写了一本名为《上帝、启示与权威》(God, Revelation and Authority)的书,该书长达3,000页,分6卷。在他详尽的分析之后,亨利主张,“真理是基督教最恒久不变的资产……”8诺曼·盖斯勒(Norman L. Geisler)博士是首屈一指的基督徒学者,著有《当异教徒发问》(When Cultists Ask)、《当批评家发问》(When Critics Ask)、《当怀疑论者发问》(When Skeptics Ask)。在他的权威书籍《贝克基督教护教学百科全书》(Baker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 Apologetics)【贝克书籍出版社(Baker Book House),1999,785页】,他这么写道,“真理的唯一体系就是基督教体系。”如此类似的推崇在别处还重复出现过好几次。的确,就如盖斯勒所评论的,“在众多的护教学证据面前,不信变得违反常理了…” 9

还有基督教的创始者耶稣基督,与其他每一个活过的宗教领袖相比,他是完全新颖、完全独特的。刊登在《时代》杂志上一篇文章说,他的生命是“所有活过的生命中最具影响力的。” 10另外,基督教的圣经本身就很清楚地市人类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书。如果耶稣基督和基督教圣经继续在世界上发挥其无与伦比的影响力,难道不应该认为它们是值得真正的不偏不倚的研究的吗?如果客观的证据指出只有基督教是完全正确的,那么,好像只有个人的偏见能解释人们为什么不愿意认真地考虑让耶稣基督做他们生命的主人。

 

那些其他宗教主张者,以及世俗主义者应该要接受基督教的另外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在经历上越来越有毒的年代。在我们的多元和异教文化中,几乎所有人都可能成为一系列假信仰以及其后果的潜在皈依者——这些假信仰的范围囊括了从不同的异教以及新时代神秘主义,到唯我论和虚无主义。绝望和强有力的神秘经历的哲学甚至可以使那些觉得自己最刀枪不入的人转变信仰的。“有很多研究表明,所有人,尤其是那些特别有学问的人,很容易被各种各样的幻想、幻觉、自欺以及彻底的欺骗所俘获。而且当他们耗费很多心思使这幻想成真时,尤其如此。” 11换句话说,就在今生,非基督徒的个人幸福也是危在旦夕。

 

 

当我们自己查看2,000多年来由那些最伟大的人对基督教所发起的辩论以及攻击时,猜猜我们能得到什么?没有一个是有效的。没有一个,不管单个的,还是集体一起的,能证明基督教是错误的。就算对那些最难的问题,比如恶的问题,基督教都有着任何宗教与哲学所能有的最好的答案,最好的问题解决方案。

 

如果世界上最伟大的人们都不能证明基督教是错误的,这可能能解释为什么很多其他首屈一指的伟人可以接受基督教了。就像撒尔雅(James Sire)在他所著的《为什么人们要有信仰?》(Why Should Anyone Believe Anything At All?)所说的,对宗教信仰或其他信仰的论证都必须被最好的论据所证明,有效地被辩护,并且能反驳其能遇见的最强的反驳之词。12基督徒信仰就符合这所有的标准。

 

显然,如果宇宙的神已经启示了自己,并且是独一真神,如果基督是唯一的救赎之道,那么我们就会期待看到能令人折服的证据来证明这点。不是一些证据,或者劣质的证据——那样人们在选择自己的宗教时,就能有很多平等有效的选项了。孟沃华博士问道:

如果一个启示性的真理没有带来神学问题和宗教哲学的问题——没有给那些已经是“真信徒”的人们带来任何神秘的、信仰主义的方法——却带来了运用在决定事实问题的推理,这说明了什么?……据大家熟悉的例子,东方信仰和伊斯兰教要求还没有委身的“慕道友”通过经历去发现他们的真理:信仰的经历是自我证实的基督教;从另一方面来说,也宣告了它所宣称的绝对真理是依赖于某些历史事实的,是可以随时接受一般检验的…这种法学方法的优势在于丢弃它的难度:证据的合法标准演变成了解决社会中最棘手争端的必要方法…所以,人们不能很潇洒地扔掉法理推论,仅仅是因为一用到基督教上,就能给基督教信仰带来裁定。13

 

 

让我们假设一位真理的神致力于真理,而且他想要人们找到他。的确,“他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们寻求神,或者可以揣摩可得,其实他离我们个人不远”(《使徒行传》17:26-27)。哪里是开始我们对神圣启示寻求的最符合逻辑之处呢?不是从那一个神已经将它从其他宗教分别开来的宗教开始吗?从逻辑上来说,要看看一个宗教是否绝对真实的最好的而且是唯一切实可行的方法,就是从世界上最大的、最独特的、最具影响力、最证据充分的宗教着手。“世人蒙昧无知的时候,神并不监察,如今却吩咐各处的人都要悔改。因为他已经定了日子,要借着他所设立的人按公义审判天下,并且叫他从死里复活,给万人做可信的凭据”(《使徒行传》17:30-31)。看来,决定这个宗教是否真实,比寻求其他方法,比按着特定顺序一个一个地检验所有的宗教,或者按个人喜好随便挑一个,或者根据主观经历接受一个宗教,都更加理性。

 

 

问题是,没有建立在客观历史证据上的所有非基督教信仰,都是建立在经验之上的。就其本身而言,因着它们内在的主观主义,它们不能证明什么。所以,仅仅有着深厚的宗教经验不能证明一个人的宗教是真实的。而且,明显的是,试图要检验所有的宗教(不管检验的顺序是随机的,还是带有个人喜好的,还是按照字母顺序来的),都是一项使人气馁、令人混乱而且最终很难完成的任务。

 

如果世界上只有独一真神,如果只有一个宗教是完全正确的,那么人们就不应该在其他任何宗教中期待或者发现能持续站住脚的证据。的确,没有其他宗教,不管是大还是小,能有对它有利的长久站得住脚的宗教。如果其他任何宗教都没有可信的证据存在,如果只有基督教有令人折服的证据,为什么要花时间去检验那些没有能支撑他们声明的基础的宗教呢,尤其是当信仰它们不仅在今生还在来世可能带来不容忽视的苦果呢?

 

 

从最符合标准的宗教开始检验真理的各种可能性就更加容易,更加符合逻辑了。在我们所写的《准备好答案》(Ready with an Answer)【丰收之家出版社(Harvest House),1997】一书中,我们检验了其中的一些真理。神默示了圣经,基督教是基于这圣经上的。对于这一事实,在威廉·凯尔尼(William J. Cairney)(博士,康奈尔大学)所写的《证据推论法》(The Value of an Evidential Approach)一文中,他讨论了组成其证据一些可能性:

 

提前写成的历史。我们都能回过头来写历史,但是一位全能的、无所不能的创造主不会被我们的空间和时间概念所束缚,所以能在历史发生以前就把历史写成。假设我们遇见了一本原始资料,里面包含了一页页提前写成的历史,而且非常精准,非常详细,完全排除了猜测的可能性。

 

前科学。假设在同样一本原始资料中,我们能找到很多年写成的精确资料,就已经证明了科学知识和概念,这比在人类发展出发现这些知识或概念所必需的科技基础要早很多…

 

 

历史证据。假设在同样一本原始资料中,我们能找到历史断言,并且屡次不断地被证明学术界证明如历史一样真实……

 

考古证据。假设在同样一本原始资料中,有一些很难查证的内容是关于人和地方的,但是随着考古学发掘更多关于过去的知识,这本原始资料中的生命屡次被证明是真实的。

 

 

哲学与逻辑的连贯性。假同样一本原始资料,虽然各个部分历经好几千年的时间才写成,然而还是包含了精心酝酿的共同主题,内部是前后一致的。

 

假设把这些所有的证据放在一起,没有自相矛盾,或者在同一个选集内没有文学的压力。我们作为一个整体,不会草率地对待这些证据的。14

确实,这也是总体上为什么不管有没有人同意,这个证据都强烈地证明基督教是真实的的原因。不管是从内部(那些文件)、哲学、道德、历史、科学、考古学上来说,或者当与在其他宗教中所找到的证据相比较的时候,基督教的证据都是强有说服力的。例如,“新约圣经的卓越性在任何法庭上都是站得住脚的,”还有,“现代考古研究已经一再地证实新约圣经的地理、家谱和一般历史的可靠性。” 15

 

 

(这个在那些有偏见的、自由派的圣经研究中尤为正确,这些圣经研究被异教徒引用来拒绝基于圣经的信仰,然而我们却发现这些最接近真理的矛盾通常对真理嗤之以鼻。就如著名的古典学者布莱克洛克(E. M. Blaiklock)教授所指出的,“最近的考古学摧毁了许多歪理邪说,并且还会摧毁更多。而且我是故意使用‘歪理邪说’这个词的,因为圣经学术界所接纳的那些理论和思想,在任何其他的文学或历史评论派别中一刻都不会得到接纳的。” 16

 

总之,没人能成功地辩论说,基督教和其起源没有被全面地考证过——就好像它的一些没被认识的方面可能能证明它的衰败。约翰·诺斯(John B. Noss)在他所著的《人的宗教》(Man’s Religions)第五版指出,“第一个基督徒世纪人们写了很多关于它的书,比任何其他一个可比较的历史时期都要多。与其历史有关的主要来源便是新约圣经的福音书和书信,而且这些——我们必须再次做一个比较性的陈述——与任何其他书相比,都更加全面地被那些探索之心考究过。” 17本质上,只有基督教满足了说这句话所需要的证据的要求:“唯独这个宗教是完全正确的。”当批评家做出其他判断时,他们就错了。

推荐阅读

安克伯(John Ankerberg),韦尔登(John Weldon),《准备好答案》(Ready with an Answer

________,《知道救恩的真理》(Knowing the Truth about Salvation)。

C.S.路易斯(C. S. Lewis),《返璞归真》。

弗朗西斯·薛华(Francis Schaeffer),《他在那里,他不沉默》(He Is There and He Is Not Silent

诺曼·盖斯勒,《贝克基督教护教学百科全书》(Baker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 Apologetics

 

 

注释

  1. S.路易斯,《痛苦的奥秘》(The Problem of Pain)【纽约:麦克米伦出版社(Macmillan),1962】,145页。
  2. 引自1990年11月19日《今日基督教》的一篇采访报道,54页。
  3. 孟沃华(John W. Montgomery)(编著),《信仰的证据:决定关于神的问题》(Evidence for Faith: Deciding the God Question)【达拉斯:普罗布书籍出版社(Probe Books),1991】,9页。
  4. 阿尔文·普兰丁格(Alvin Plantinga),《部分活出的基督徒生命》(A Christian Life Partly Lived),收录在凯莉·詹姆士-克拉克(Kelly James-Clark)所编著的《信神的哲学家们》(Philosophers Who Believe)。【伊利诺伊州唐纳斯格罗夫市(Downers Grove, IL):校园团契出版社(Intervarsity),1993】,69页。
  5. 引自1995年7月25日《查塔努加自由出版》(Chattanooga Free Press)的采访,A-11页。
  6. 内夫(L. Neff),《今日基督教访谈乔治·吉尔德》,刊登在1987年3月6日《今日基督教》,引自大卫·诺尔贝尔(David A. Noebel),《明白时局:本世代的宗教世界观以及对真理的寻求》(Understanding the Times: The Religious Worldviews of Our Day and the Search for Truth)【俄勒冈州尤金市(Eugene):丰收之家出版社,1994】,15页。
  7. 亚利斯特·麦葛福(Alister E. McGrath),《对约翰·希克的回应》(Response to John Hick),收录在丹尼斯·奥克霍尔曼(Dennis L. Okholm)&提摩太·菲利普斯(Timothy Philips)所编著的《多于一条道路?多元主义的世界对救恩的四种观点》(More Than One Way? Four Views on Salvation in a Pluralistic World)【密西根州大急流城(Grand Rapids, MI):桑德凡出版社(Zondervan)】,68页。
  8. 费南度(Ajith Fernando),《基督的至高主权》(The Supremacy OF Christ)【伊利诺伊州惠顿市(Wheaton, IL),十字路出版社(Crossway),1995】,109页。
  9. 诺曼·盖斯勒(Norman L. Geisler),《约翰福音的护教学》(Joannine Apologetics),收录在罗伊·朱克(Roy Zuck)主编的《重要的护教学问题:从圣经的角度查验原因与启示》(Vital Apologetic Issues: Examining Reasons and Revelation in Biblical Perspective)【密西根州大急流城(Grand Rapids, MI):克瑞格出版社(Kregel),1995】,57页。
  10. 理查德·奥斯特林(Richard N. Ostling),《耶稣是谁?》(Who was Jesus),《时代》杂志,1988年8月15日,57页。
  11. 莫林·奥哈拉(Maureen O’Hara),《科学,假科学和兜售的迷思》(Science, Pseudo-Science, and Myth Mongering),收录在罗伯特·贝泽尔(Robert Basil)编著的《不一定是新纪元:批判文章》(Not Necessarily the New Age: Critical Essays)【纽约:普罗米修斯出版社(Prometheus),1988】,148页。
  12. 撒尔雅(James Sire),《为什么人们要有信仰?》(Why Should Anyone Believe Anything At All?)【伊利诺伊州唐纳斯格罗夫市(Downers Grove, IL):校园团契出版社(Intervarsity),1994】,10页。
  13. 孟沃华(John W. Montgomery),《陪审团的再来:对基督教在法庭上的辩护》,收录在孟沃华编著的《信仰的证据:决定关于神的问题》(Evidence for Faith: Deciding the God Question)【达拉斯:普罗布书籍出版社(Probe Books),1991】,319-20页。
  14. 威廉·凯尔尼(William J. Cairney),《证据推论法的价值》(The Value of an Evidential Approach),收录在孟沃华编著的《信仰的证据》,21页。
  15. 孟沃华(John W. Montgomery),《陪审团的再来:对基督教在法庭上的辩护》,收录在孟沃华编著的《信仰的证据》,322,326页。
  16. M.布莱克洛克(E. M. Blaiklock),《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1975年,13页。
  17. 约翰·诺斯(John B. Noss),《人的宗教》(Man’s Religions)第五版(纽约:麦克米伦出版社,1974),417页。

 

耶穌影片

成了基督徒]

你想知道如何成为一个基督徒吗? 凭着信心,通过祷告,你现在就能够把基督迎接到你心里(祷告就是与神)。神知道我们的心,比起我们口里所说的话,他更关注的是我们心里的态度。以下的祷告只是我们所推荐的祷告。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祷告。能救赎你的不是祷告、举手或走过教会的甬道,能救赎你的是你心里的态度和你对基督的信仰。 這裡按下.

錄音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