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可以相信新约的经文吗?第二期节目

 

 

播音员:李·史特博在《芝加哥论坛报》做了13年的法律编辑,是奖牌得主,也是直言不讳的无神论者。他的妻子归信基督之后,他就开始了一场两年的调查,他想证明基督教是假的。但是证据却带领他成了基督徒。他把那些证据写在了他的畅销书《重审基督》里。

 

但是最近,又有新解释出来,要抨击耶稣复活的事实。李重新回头去调查这些新理论的证据,今天你会听到他的发现。

 

欢迎收听《安克伯秀》的这期特别节目。

 

++++

安克伯:我保证你会爱上今天的节目的。我的嘉宾是李·史特博。他一位得过很多奖的作者,写了很多非常棒的书,有《重审基督》、《重审信仰》、《重审真实的耶稣》和《重审造物主》。观众朋友们,这些书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很畅销,是根据李自己的研究而写成的。他曾经在《芝加哥论坛报》做了13年的法律编辑,他曾是个怀疑论者,是个无神论者。但是他花了两年的时间来调查证据,在这个过程中,他被证据说服,相信耶稣真的从死里复活了;祂真的自称为上帝。他把这些都写进了《重审基督》这本书里。人们被这些书吸引,他就是我们今天的嘉宾。

但是今天我们要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一下耶稣基督的复活和基督的几个宣告。你知道我们今天有很多畅销书,说近来新发现了很多古代书籍,是与耶稣和和使徒同时代的人写的,它们所揭露的,是一个新的激进的耶稣。换句话说,这是同时代流传在人们中间的另一个观点。所以他们说,看啊,你可以选择信这个,而不是那个。跟我们谈一点你的发现,这是如何影响你,促使你意识到得要做更多研究的。

史特博:是啊。我读到有越来越多的学者们宣称说其它的福音书,这些替代福音书,与我们圣经中有的四卷福音书是同等正统的,但是它们所描绘的耶稣却是完全不同的景象。呃,我就觉得我得要自己研究下,看看他们所说的是否属实。耶稣研究会里的那些极端左翼学者们,出版了一本书,名叫《五福音》,包括了《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约翰福音》和《多马福音》。嘿!你说这与其它福音书是平起平坐的?呃,这是一个很大的宣告,所以我得要研究下,是否有任何历史证据来证明这些事情?

安克伯:是啊。我喜欢你在书的最前面写的一句话,就在这本书的这一章。史蒂芬·戴维斯,他是宗教学的教授,通常写的都是关于围绕诺斯底主义的福音。他说,“大概有1900年左右的时间,新约正典是关于拿撒勒的耶稣唯一可靠的历史资料。”这话说的没错。但是他接着说,“然而1945年形势发生了改变。”什么改变了?

安德鲁·苏利文,他说的这句话也被你引用到了书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事件,在过去30年的时间里我们发现了真正的福音书,有数以百计的书籍并不是被正式认可的福音书,但是它们却是早期教会所讲论的一部分。”就像你说的,他们在说,看啊,我们在哈马地找到了这个诺斯底主义的图书馆。其中的一些书,有一卷书叫做《多马福音》,直接回到了耶稣和使徒的时代。就像耶稣研究会所说的,这是主后50年的事情,是在一些福音书之前写成的。他们认为它的写作日期,与那些正统福音书是一样早的,然后说这卷福音书呈现了另外一个耶稣。有何不同呢?天差地别,但是他们说,这和你们传统的观点一样,是可以被接受的,也许应该取代传统观点。好吧我们开始吧。我们看到有一些书现在被媒体热捧,在书店里也是一排一排摆在那里。我们就来开始聊一聊这个《多马福音》。好的,给我讲一讲《多马福音》的背景吧。它是从哪里来的?讲了什么?为什么它被捧上天了?

史特博:呃,这很有意思,约翰。不久前,我在东海岸,有人给了我一份周报,是当地一个主流教会的。我打开周报,发现他们居然在用启应的方式诵读《多马福音》。这卷书正在被教会使用。在加拿大有一个教会就叫多马教会。所以我们看到人们被这卷福音书所吸引。为什么?呃,你知道吗?里面有一个信息是与其它福音书相违背的,坦白讲,很多人听了都觉得更舒服。它说耶稣不是救赎主,而是启示者。所以这是我们得到救恩的方式,我们能通过自我发现,通过内在知识,通过找到这个在我们里面的神圣火花,每个人里面都有的,通过这个自我启示等等,我们就能得到救恩。对很多人来说,这个听起来更舒服,因为不用承认我是个罪人,我需要耶稣基督死在十字架上,我需要祂的赦免和恩典。所以这个信息对很多热来说都非常具有吸引力,虽然在某些方面它是反妇女的。《多马福音》一度由可能是耶稣说的114节经文组成的,其中一句话是说,任何妇人都是不配进天国的。妇人唯一可以进天国的方式便是变得像男人一样。所以,它对女人并不友好,很多人认为这些诺斯底主义福音书也就是这样的。

《多马福音》和其它福音书的问题,首先在于,它们是什么时候写成的?很明显的一点是,越靠近事情发生的时间点,它们在历史上可能就越可靠。所以当我们看《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和《约翰福音》的时候,我们看到这些书卷都是比较早写成的,它们写成的日期与事情发生的时间非常接近,以至于我们可以相信它们在历史上确实发生过。历史学家费了很大劲儿想要证明《多马福音》和其他福音书与圣经里的福音书的写作日期是一样早的,但这所有努力都失败了。事实是,它们更可能是二世纪中叶甚至更晚写成的。呃,这距离事情发生之后很长时间了。这就好像在说,1865年亚伯拉罕林肯和南北战争,而今天我根据自己对当时发生之事的看法写了一些东西,这与二世纪中叶的人写关于耶稣的事情相隔了同样的时间。

另外,这些人是另有目的的。他们是诺斯底主义者。他们并不真正在乎复活;他们并不真的关心耶稣是否从死里复活了。他们关心的是那些神秘知识,祂只是将神秘知识只传授给那些配得之人和那些足够聪明的人。这非常……这不是恩典的信息。你知道,圣经所传达的信息是,若有人以悔改和信心来到上帝面前的人,祂就赦免他们,赐他们永生。而《多马福音》的信息是,你足够聪明吗?你得到了那个知识吗?你拥有打开圣神火花的钥匙吗?呃,如果答案都是肯定的,那么也许你能进入天国。这对我来说,就是靠行为赚取救恩。

安克伯:当我们比较写作日期的时候,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之一便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威廉·奥尔布莱特。在他去世之前,他说新约圣经的每一卷书,都是由一个受过洗的犹太人写成的,时间大概在一世纪40年到80年间,可能在50年到75年间,好吗?呃,耶稣是30岁的时候受死的。这就意味着,在祂去世20-35年之后,我们现在有的这些书卷在耶路撒冷的报摊上都能买到,好吗?人们可以读到它们。这些读的人有赞成的,也有反对的,有爱耶稣的,也有恨耶稣的。爱耶稣的人读这些文件的时候会确保它们是绝对正确的,这是他们所记住的那些东西。而那些恨耶稣的人,他们会做同样的事情,因为他们想要证明这些人是错的。

安克伯:好的。你采访过克莱格·伊万斯,他是加拿大阿卡迪亚神学院的伟大学者。事实上,他说《多马福音》的写作日期在175到200年间。比四福音书的写作日期晚了100年。《多马福音》里面引用了太多新约经文了,这一点就能解释它比四福音书都要晚。

史特博:是啊。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是,《多马福音》里面所引用的经文和典故,还有它的遣词造句等等,已经足够表明写它的人对新约圣经相当熟悉。呃,就如证据所指出的,至少在主后150年之前,你是找不到任何文件是熟知新约大部分内容的。另外,他使用的是后来的版本。换句话说,《马可福音》的作者马可,他不是世界上最会写作的人。他不是那么好的作家。所以马太和路加执笔写福音书的时候,就会稍微改进一下。呃,我们在《多马福音》里找看到的,正是这些后来改进的版本,而不是更早的版本。另外我们发现《多马福音》提到了《约翰福音》,学者们会告诉我们,《约翰福音》是圣经四福音书中最晚写成的。

但是约翰,最有意思的事情出现在最近几年里:《多马福音》和叙利亚教会之间的关系。它们的关系是这样的。福音开始广传。直到主后175年福音才传到了叙利亚,不是以我们现在知道的四福音书的形式传过去的。有一个人叫做他提安,他写了一个新的福音书。他所做的就是综合了四福音书,写成了一个故事。他这么做的时候,稍微改变了一下形式,并且加进去了一点自己的语言。他创作出了《四福音书合参》,把四卷福音书混在了一起。这就是叙利亚得到的福音书。很有意思的是,我们在《多马福音》里看到了《四福音书合参》的一些形式。再者,世界上唯一一个地方称多马为“犹大·多马”的地方,是叙利亚,而这就是这卷福音书的名字。

还有,这是一个让人陶醉的发现;《多马福音》是由114个讲论组成的。它们看起来是完全随机的,它们之间看起来没什关联。如果你把他们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他们仍然是不连贯的,直到你把它们翻译成叙利亚文。当你翻译的时候,你会看到有大概500个接头词,不断重复出现,将这114个讲论连接在一起,帮助人们按顺序记住它们。呃,这告诉你什么?这告诉你,这是叙利亚教会的产物,他们直到主后175年才得到福音。还有,他们有自己对事情的态度。他们不喜欢商业,他们不喜欢商人等等,所以你在《多马福音》里也能看到这些偏见。所以,约翰,所有这些东西综合在一起,能总结出《多马福音》写于主后175至200年间,可能更接近200年,而不是175年,所以,从历史的角度来说,它并没有与《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和《约翰福音》同等的重要性,这四卷福音书是根据一世纪人们的真实见证而来的。

安克伯:是啊,所以《多马福音》里的耶稣是100年之后出现的,而事实上,我们可以对它不予理睬,因为这四福音书是在它之前写成的。

史特博:约翰,不仅如此,如果你看一些文章,看它们研究在古代世界传说要花费多长时间才能形成,你会看到两代人的时间过去了,虽然有传说兴起,但这段时间也不足以磨灭掉一个历史真相的坚固核心内涵。但是你会期待在一两代人过后,你会看到有更多的传说兴起。呃,《多马福音》就在此列。它是属于传说类的东西。他们并不在乎历史上的耶稣究竟是什么样的。他们只是想宣传他们诺斯底主义的目的和自我知识等等,所以在二世纪看到一些古怪的东西也就不足为奇了。我们确实是看到了一些古怪的东西。但是这是后来写成的;和历史上的耶稣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

安克伯:好的观众朋友们。如果你觉得这件事情很古怪,等下你会听到还有三个福音书,是《彼得福音》、《马可秘密福音》和《马利亚福音》。这些名字听起来都很不错,但是等下你就会听到对他们的评价和内容,以及学者们是如何说应该把它们和其他福音书放在一起的。你不会想错过这部分内容的。请不要走开。

***

安克伯:我们回来了。我们在与李·史特博谈话。他曾经在《芝加哥论坛报》做了13年的法律编辑,曾经是怀疑论者,现在成了基督徒。现代学术界正借着他们发现的一些古代文献而发起了攻击,他们认为这些文献揭露了一个新的激进的耶稣。我们正在查看他们发起的一些攻击。我们已经谈完拿了《多马福音》。但是将要谈的这个《彼得福音》,是一场真正的旅行。跟我们谈一谈这个吧。

史特博:这个说法真的很恰如其分。他们在一个修道士的坟墓里,在他的棺材里发现了这个文献。他们认为这可能是《彼得福音》;他们不是很确信但是……

安克伯:是在哪里找到这份文献的?

史特博:嘿!首先,你在一个修道士的棺材里做什么?我想要知道答案,但是他们还是找到了这份文献。这份文献并不是一份人们寻找了好几个世纪、有什么特别重要价值的文献。事实上,教会历史学家在这好几个世纪之前就警告说,“顺便说一下,有一个古怪的文件,叫做《彼得福音》在人们中间流传。不要相信它,它的内容太怪诞了。”所以他们拿到这份文献,然后说,哇,看这个故事啊。它谈到了彼拉多把耶稣交出来,让他钉十字架。它谈到了有些大祭司在墓地里呆了一个晚上,然后从坟墓里出来了天使,他们的头升入云彩中,然后耶稣也出来了,祂的头升到了云彩之上。

这个一个NBA梦之队。你要付一百万美金才能让他们打场球赛给你看。然后后来出现了一个十字架。这个十字架是怎么移动的,我不知道,但是这个十字架就在他们后面。然后你听到有上帝的声音说,“你向那些睡了的人传福音了吗?”呃,耶稣没有回答,十字架回答了,它说,“传了,我当然传了。”呃,但是等一下。首先,你谈到了传说之类的东西。这是你会期待见到的古怪之事,这传说是很久之后流传起来的。第二,这个肯定不是从一世纪来的。它不可能是早期的、故此也是可信的文献,因为它提到了大祭司们在墓地里呆了一个晚上。我采访过克莱格·伊万斯,他是广受尊敬的研究古代历史的学者,他会告诉你,因为有关洁净的条例等等原因,一世纪不会有祭司出现在墓地,甚至根本不可能有祭司梦到在墓地里过夜。所以这是非常古怪的事情。

安克伯:是啊 。就算如此,还是有人,比如耶稣研究会的多米尼克·克罗桑推算这卷书的写作日期在主后50年。我是说……

史特博:我想告诉你,我觉得这是不负责任的。这真是不负责任的;因为有太多反面的证据了。不管是谁写的,他肯定对一世纪的犹太文化特别不熟悉,以至于他都敢把像大祭司在墓地里过夜这样荒谬的事情写出来。这可能是在三世纪或者四世纪写成的。这和真实的耶稣毫不相干。

安克伯:另外一份文献是《马利亚福音》。

史特博:是啊,这份文献因为丹·布朗的《达芬奇密码》而流行起来。对此我没有太多要说的。几乎每位学者都会告诉你它的写作日期在主后150年到200年之间。很明显是一些妇人想要规避一些教会加在她们身上的限制,而做出了此番努力。教会想要阻止一些古怪反常的人在教会讲道,而这想讲道的人中就有一些妇人。所以她们就此编出了这个福音书,书里说到马利亚得到了从上帝而来的启示,而彼得和安德烈说,“这不是耶稣说的。”所以马利亚就开始哭了,这个马利亚是抹大拉的马利亚,她就开始哭了。所以利未就对彼得和安德烈说,“让她去传扬这个吧,不要给她画条条框框,不要限制她。”这只是因为想要规避教会关于怪诞之人在地方教会讲道和教导的条例,而做的努力罢了。没有人相信这和历史上的耶稣有任何关系。

安克伯:虽然它很古怪,但是与下一个相比,根本是小巫见大巫,下一个是《马可秘密福音》。

史特博:约翰,当我说这是不可相信的,这真的是不可相信的。莫顿·史密斯是哥伦比亚大学一个颇受尊敬的自由派学者。他说他在耶路撒冷或者中东的一个地方,他发现了一份文献,是17世纪的一本书里的东西,有人抄下了亚力山大的革利免写的一封信。革利免是彼得的门徒。他是教会早期教父之一。他对当时所发生的事情是比较忧伤的。这位修道士在17世纪抄写了这封信,有几段内容是从一个秘密福音书《马可秘密福音》而来的。这卷福音书只有入会之人才能看的,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的。那个是常规的《马可福音》,而这个是《马可秘密福音》。呃,它说了什么?它说耶稣医治了那个少年人,然后那个少年人,那个赤身披着一块麻布的少年人,来和耶稣一起过夜了。呃,这的含义很清楚。然而当时并不真正为人所知的是,莫顿·史密斯是一个同性恋,他写了其它的书,说耶稣设立了这些秘密的入会仪式等等,然后提出了这些同性恋的说法。

呃,结果是,顺便说一下莫顿·史密斯为哈弗大学出版社写了一本长达548页的书,谈到了他伟大的新发现,这本书颇为流行,颇负盛名的宗教学教授伊莲·佩格斯为这本书写了序言。呃,结果是,当然,所有这一切的基础文献,都已经无影无踪了。没有人能找到它们。当他死的时候,人们发现了他拥有的一些照片,是这些基础文献的照片。哦太好了。我们来看看它们 吧,一起来查看一下。他们让法院的专家来检验了这些照片。他们发现什么了?这些都是伪造的,就是一场骗局。他们分析那些文献,发现他自己编造出了某些希腊字母,有很多证据证明这些东西是他编造出来的。

让人害怕的是,有很多自由派的学者,他们看到这样的东西,他们就不加分辨地全盘接受,说,哇!这是新的东西。哇!耶稣可能是个同性恋。这真的太刺激了,真的很有意思。我们来就此写点东西吧。他们就忽视一世纪写成的《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和《约翰福音》和新约其他书卷以及整本圣经的见证。他们忽视这些,然后就开始大力吹捧这件事情的优点,而结果他们丢人丢惨了,因为这完全是场骗局。这对学术界来说是多么尴尬的事情啊,他们愿意不对这本书进行批判性阅读,但是看啊,他们在看《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和《约翰福音》时,他们无缘无故地带着怎样批判的眼光去看的啊。我觉得这是这些学者们的污点。

安克伯:我见过克莱格·伊万斯最生气的一次,是当我问他对迈克尔·贝吉恩特的《关于耶稣的文章》。你也采访过他的。谈一谈他对《关于耶稣的文章》的看法吧。

史特博:迈克尔·贝吉恩特写了这本古怪的书,在书里他说,在耶路撒冷有人要重新改造一所房子的根基,在改造的过程中他们发现一些莎草纸的碎片,有两个碎片。是用亚兰文写的,据推测它们可能是耶稣在等候受审时写的东西。上面说,“顺便说一下,这里有一点小误会。我并不是真的说我是上帝的儿子。我们都有上帝的灵,你有上帝的灵,我也能有上帝的灵。”那么好吧,迈克尔·贝吉恩特说,“这些被两位以色列的考古学家证实了。我亲自去见了他们。这是真的。”

呃,等一下。首先,耶路撒冷房子的根基不会有莎草纸能存留两千年之久的。考虑到天气的缘故,它肯定会分解掉的。第二,哦,他不能说谁拥有这些东西,哦,他并没有给它们拍照,哦,他也不懂亚兰文,而拥有这些东西的人应该也读不懂亚兰文的。所以他怎么能知道那上面写的是什么呢?哦顺便说一下,有两个考古学家证实了,他们两个恰巧都已经死了。当我还是《芝加哥论坛报》的法律编辑时,如果我进来对我的编辑说,“嘿,我有一个特别热门的消息,”然后我试图把这个故事推销给他,我会被炒鱿鱼的。你就那么容易受骗吗?你就那么愚蠢吗?你想花言巧语骗取我们的信任吗?我会在两分钟之内被赶到大街上去的。这只是一个历史梦境而已。贝吉恩特,在没有任何历史背景的前提下,却写下了这些书,而坦白讲,很多人还买了这些书,还相信里面说的。他写的《圣血和圣杯》和其他的书,我告诉你,它们只是在按照人们希望的样子去重新改写历史而已,只是为了迎合人们那些先入为主的观念而已。

安克伯:好的。这些新书和新攻击,想要揭露一个新的激进的耶稣,对于它们,你得出了一个什么结论?

史特博:我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任何新发现的关于真实耶稣的文献,在历史上没有任何正统性可言,它们不能一丝一毫地动摇耶稣是谁、祂做了什么这些核心信念。就是这样。

安克伯:观众朋友们,记住这点。下周我们要更进一步,我们要回答这个问题,教会篡改了圣经吗?这样流传下来的,我们今天手边有的新约圣经,与最初所写成的不一样的吗?是否有一个耶稣,是不同于他们所写的呢?是否有教义,是不同于他们写进这些文献里的呢?有些学者在说,嗯,有的啊。下周如果你继续收看我们的节目,我们就要告诉你,都是没有的。

 

++++

如何成为基督徒

今天你要做这个祷告吗?

亲爱的主耶稣,我向你告白,我犯罪了,我知道我不能救自己。谢谢你死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的罪。我相信你是为我死的,我领受你为我做的牺牲。现在我尽我所能,撇弃对自己和其它事情的信心,我要唯独信靠你。我打开我生命的门,靠着信心迎接你作我的救主和主。谢谢你饶恕我的罪,并赐我永生。阿门。”

 

想要收看更多我们的节目,请下载我们免费的《Ankerberg Show》的应用。

“祷告接受耶稣基督”@ JAshow.org

版权 2009 ATRI

 

 

 

 

耶穌影片

成了基督徒]

你想知道如何成为一个基督徒吗? 凭着信心,通过祷告,你现在就能够把基督迎接到你心里(祷告就是与神)。神知道我们的心,比起我们口里所说的话,他更关注的是我们心里的态度。以下的祷告只是我们所推荐的祷告。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祷告。能救赎你的不是祷告、举手或走过教会的甬道,能救赎你的是你心里的态度和你对基督的信仰。 這裡按下.

錄音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