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能相信新约的经文吗?第一期节目

 

 

播音员:李·史特博在《芝加哥论坛报》做了13年的法律编辑,是奖牌得主,

也是直言不讳的无神论者。

他的妻子归信基督之后,他就开始了一场两年的调查,他想证明基督教是假的。

但是证据却带领他成了基督徒。

他把那些证据写在了他的畅销书《重审基督》里。

 

但是最近,又有新解释出来,要抨击耶稣复活的事实。李重新回头去调查这些新理论的证据,今天你会听到他的发现。

欢迎收听《安克伯秀》的这期特别节目。

++++

安克伯:欢迎收听我们的节目。这是多么好的一起节目啊。我们有一位很棒的嘉宾,他的名字是李·史特博。他是畅销书作者,在芝加哥住了13年。他是《芝加哥论坛报》的法律编辑。在那段时间里,他是一个无神论者。他就是不相信神。他觉得居然还有人相信耶稣从死里复活了,这太奇怪了。他的妻子成了基督徒,这使他开始了调查,他把调查过程写成了《重审基督》,本来是想要证明基督教是假的,要拯救妻子的。但是证据却把他带到了基督里。我们现在在谈的是他发现的证据,他把这些证据写进了他写的几本畅销书书里面。最近几年现代学者开始对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事实开始了新的攻击,我们也在看这些攻击。他们是谁,说了什么。我们上周就开始了这个话题,这周还要继续。这些概念都是很流行的,你可能已经听过了,也许你自己对此也是有疑问的。所以当我们一个个破解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希望你会一直收听。

李,我很高兴你在这里。上周我们聊到了那些异议,或者说假定的理论,要去取代耶稣真的从死里复活的这一解释,我们现在接着聊这个话题。我们谈到过有五个事实,五个基本事实,是各个领域的学者都基本相信的。我们也想说,我们认为,如果你有了这五个事实作为最好的解释,对耶稣从死里复活最好的解释。首先,请再告诉我们一下这五个基本事实是什么?

史特博:耶稣被处死了;门徒们相信他在十字架被钉死后向他们显现了——换句话说,祂复活了。扫罗的悔改认信,他曾是逼迫基督徒的,后来成了使徒保罗;另外一个怀疑论者雅各的悔改认信。他是耶稣的同母异父的兄弟,耶稣在世的时候没有跟随祂,后来成了当地教会的领袖,并因此受死,因为他遇见了复活的耶稣;空坟墓,75%爱吹毛求疵的学者们都同意这是一个历史事实。

安克伯:好的。这个是由现代学者对空墓坟和空坟墓的原因发起的攻击。他们说,不是因为耶稣从死里复活了,而是从自然主义者的角度去解释万物在宇宙中是如何运作的,他们认为,一定有什么别的东西,他们倾向于认为耶稣的身体被别人搬走了,要不是家人,要不就是别人。请跟我们谈一谈这点吧。

史特博:这简直太,对不起,这对我来说太疯狂了,因为这就好像在说,“哦,对,顺便说一下,基督教就像是一个小错误,持续了2000多年。这就是一个错误,一个差错。”我们花一分钟时间来想想吧。首先,真正在鼓吹这个理论的人,詹姆士·塔波尔,他是一个广受尊敬的教授、无神论者,他研究的就是这类事情。他承认自己是个形而上的自然主义者,这就是说,他一开始就把所有超自然的可能性都排除掉了。所以既然这是不可能的,在他的哲学里复活是不可能的,就不可能有复活。所以,任何解释都说得过去,我不管这解释是多么疯狂。所以他的解释是,是的,他们埋葬了耶稣的身体;但是然后也许祂的家人或者其他人来搬走了祂的身体,所以坟墓空了。

呃,喂!这就是解释吗?我是说,你想让我点出这个解释的多少问题?第一,如果祂的家人搬走了耶稣的身体,我们开始有门徒们宣称祂已经从死里复活了,并为这个信念受死了,他们会说,“不好意思,这完全是个错误。耶稣的身体,我们搬走了,在那儿呢。”这无凭无据。很荒唐。

第二,耶稣的门徒和跟随者们看到空坟墓后,并没有真的相信耶稣从死里复活了,可能只有约翰除外。然而后来是什么让他们相信了呢?他们亲自遇见了复活的耶稣,身体被搬走之说根本都没有提到这点。约翰,这是大问题。有些历史学家和科学家,他们是形而上的自然主义者,从一开始就排除了超自然的可能性,然后说,把证据拿出来吧。呃,这是开放的心态吗?这样说“超自然的东西究竟是否存在,我还是谦卑点。我不是在说它存在,我不是在说它不存在。我只是在说,我愿意相信证据给我带来的结论,”这是不是更加开放的心态呢?对我来说,这就是开放的心态;对我来说,这就从历史的角度来回应这些数据。如果证据让你得出结论说,也许所有这些事实最好的解释就是耶稣的复活,那么该死的,我觉得不这么想,在理性上是不诚实的。

那么,举个例子吧。安东尼·弗卢,世界上最有名的哲学无神论者;我曾经有机会,我知道你也有这样的机会的,和他坐下来与他有过交流。因为他做了一个巨大的决定,改变了他的想法,放弃了无神论,现在相信宇宙有一个超自然的创造者。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说。“李,我得要相信证据证明的东西。”对我来说,这是个非常诚实的人。是的,这把他带到一个非常不舒服的位置。我花费毕生时力写了40本关于无神论的书,现在我要全部舍弃掉,说,“你知道吗,我错了。我现在确实相信有一位超自然的创造者。”现在他还不是基督徒;我觉得他还在过程中,这是神的恩典,但是他现在得出结论,因为他愿意跟随证据,愿意去到证据所指向的地方。

安克伯:李,顺便说一下,我觉得有些观众朋友,他们需要认识到,有时成为基督徒是需要勇气的。

史特博:是啊。

安克伯:这些人一辈子都在说关于耶稣的事情,而且还取笑那些相信基督的人,然后突然他们不得不直面这些事实;他们说,天啊,如果我现在成为基督徒,其他人会怎么说我啊。而那是你曾经不得不面对的事情,对吧?

史特博:是啊。

安克伯:是吗?

史特博:是的。你说的非常对。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一步,自从16岁开始,我就向朋友们炫耀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因他们的信仰取笑他们、轻视他们。要说我错了……

安克伯: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理查德·卡里尔,你们两个刚好相反,因为看吧,你要解释耶稣向门徒们显现这件事情,所以现在我们要假定一个空坟墓。

史特博:是的,他们会编造一个空坟墓来解释的。呃,你知道吗,我觉得,坟墓是空的,证据太强了,尤其是当你看到批评耶稣的评论家们都承认它是空的的时候。

安克伯:是啊,请解释这点。

史特博:是啊。他们想要发明出一个解释,来说明为什么它是空的,这就假定了里面并没有耶稣的身体。他们说,“呃,守卫的士兵睡着的时候,门徒们把耶稣的身体偷走了。”呃,那时候没有人相信,现在也没有人相信;这解释太荒唐了。但是它却在承认坟墓真的是空的。我觉得证据很明显。有说法说耶稣的身体被放到另外一个地方了,你在开玩笑嘛?在这些人被处死之前,马利亚并没有把他们拉到一边说,“你知道吗?这都是个错误,全是误解。耶稣的身体放在南边两个街区远的地方。”

安克伯:是啊,我再告诉你另外一件事,《日更线》曾经播出一个节目,是斯通·飞利浦主持的,请的嘉宾是塔波尔。塔波尔不仅说耶稣的身体被搬走了,而且他还知道被搬到哪里去了!

史特博:是啊,这是让我抓狂的事情。现在,我不得不说几句公道话。塔波尔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历史学家。我不是在取笑他。但是在他的书《耶稣的真实王朝》里,他说,“我认为我知道耶稣的身体被埋在哪里了。”真的,在哪里呢?然后他给出了一个地点。呃,这很有意思。你从哪儿得出这个结论的呢?呃,原来是从一个16世纪的犹太神秘哲学家那里来的,他是在异象里知道的。我记得另外一个学者,克雷格·伊万斯说,“呃,如果你要相信一个16世纪的犹太神秘主义者的异象,为什么就不相信1世纪使徒保罗所说的话呢?他非常具体地描述了自己与复活的耶稣相遇的经历。”你说选择你想要相信的。这根本就说不通啊。

但是约翰,有些偏见和先入为主的看法认为超自然的事情是不可能的。如果你带着这样偏见,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你要想出一些疯狂的解释。所以这些基本事实是如此重要。因为我们要不就助长我们的偏见,我觉得很多这类的历史学家都这样做,然后就把最奇怪的解释拿过来助长自己的偏见,要不努力使自己的偏见最小化。因为我们都有偏见。这些基本事实所做的就是,它们创造了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说,“嘿,这些事实,我们知道,是我们研究了2200份资料得来的,它们是由基督教的批评者和基督徒所写的关于耶稣复活的学术报告,是30年前写成的,有法语、德语和英语三种语言,而这是他们都接受的事实:空坟墓,75%,而非全体同意,但是这个仍然是很大一个比例,很大一部分人了。所以有一个方法可以消除我们的偏见。如果那些反对基督教的人都承认这些事实是真的,那么这就说明你没有在助长自己的偏见。

安克伯:是啊。观众朋友们,我们要稍微休息一下。但是当你仔细查看几个这样的理论时,你会发现它们真的是很疯狂的理论,它们和这些事实是对不上的。你需要去处理这些事实。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我们还要谈几个理论。休息结束后,我们马上要谈的就是耶稣家族的坟墓。假设他们找到了一个藏骨柜,里面有耶稣的遗骨;这就意味着耶稣并没有从死里复活。我们休息结束后要谈谈这点。

***

安克伯:好的,我们回来了。我们本期的嘉宾是李·史特博,他以前在《芝加哥论坛报》做了13年的法律编辑。他曾经是个怀疑论者,但是在搜索关于基督的证据的过程中,他被证据说服,最后相信耶稣真的从死里复活了。我们现在正在请他分享给他的故事。但是我们现在谈的是最近两年或三年现代学术界对耶稣从死里复活这一事情的异议,而他绝对相信耶稣真的复活了。其中的一个异议引起了轩然大波,现在可能已经不是经常能听到了,但是耶稣家族的坟墓这一说法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就是说他们找到了那些藏骨柜,其中有一个就是耶稣的,祂的遗骨可能在那个藏骨柜里面,这就表明祂根本没复活。和我们说一说这个吧。

史特博是啊,很有意思。我觉得你是对的,这个说法确实逐渐销声匿迹了。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很多的专家站出来说这根本说不通,这些证据讲不通。所以,从大众接受的程度来说,它的影响力确实变小了。

安克伯:是啊。我再跟你说一点。这个节目播出一周之后,所有在这期特别节目中被引用到的人都否认了这个说法,詹姆士·塔波尔除外。

史特博:是啊。很多人变卦了,说他们被误解了或是什么的,这真的很有意思。但是我觉得,如果你看一下詹姆士·卡梅隆写的,与别人合写的一本关于这个主题的书,卡梅隆是电影《泰坦尼克号》的制片人。在那本书里的第一行字,我不能一字不漏地说下来的,但是基本意思是这样的:越来越多的学者现在得出结论说耶稣从来就没有真正存在过。就凭这一点,你就知道这个人有点神志不清了。

安克伯: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史特博:是啊,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很明显是错的。这样来总结证据,是非常有问题的。只有极端分子才相信耶稣从未真正存在过。但是你如果认真思考这件事情的话,你会发现他们对于自己的学术研究的负责程度如何。从这也能看出一点他们的思考过程。

事实是,他们在耶路撒冷城外的一个坟墓里发现了一些遗骨。两个做出这个发现的考古学家说,他们不认为,也不相信这个就是耶稣的坟墓,事实上,也根本不可能。所以首先这个坟墓最初的发现者就不相信。坟墓里面确实有一些藏骨柜,骨盒,就是安放死者遗骨的地方。他们会把尸体埋葬了,然后大概一年左右回来,把骨头放在一个叫做骨盒的柜子里。每个柜子上都有名字,其中有一个是耶稣,约瑟的儿子,然后还有其他家庭成员,可能与耶稣的家人有相似的名字。

呃,你知道有一个名字是马利亚。但是在那段时间里,每四个或五个女人,犹太女人,就有一个叫玛利亚。这根本不是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事实上,那个时候在耶路撒冷,大概有1000个叫耶稣的人,他们的爸爸都叫约瑟。如果你把藏骨柜上的其他名字都考虑进去的话,大概只有11分之一的可能性,这是耶稣的坟墓,当然,这就是忽视了所有与之相对的其他证据。我只是从数学的角度来看到这个问题,只有9%的可能性。

再者,不是只有他们在电视节目上谈到的那个藏骨柜,我觉得还有九个或者十个的,在那里他们实际上找到了30个。所以当你把这些都考虑进来的话,这就更让人迷惑不解了。这是最终从大众视野里销声匿迹的一个说法,因为有足够多的人站出来说,“你知道吗,这根本说不通。从这些证据得不出这个结论。这不是耶稣的坟墓。”所以我认为舍弃这个说法,是正确可行的。

安克伯:绝对如此。我们再来谈一谈人们倾向的另外一个说法。我们来谈一下罗伯特·普莱斯。你邀请他来做过节目,他说耶稣的身体在7周之后就不能辨认出来了了,所以门徒们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说坟墓是空的。他们不能证明是耶稣。

史特博:对啊。我觉得,说“哦,门徒们,他们很聪明。他们等了七周才开始宣告耶稣的复活。他们给了耶稣的尸体足够的时间分解腐烂,这样,就算你回到坟墓,你也根本分辨不出来了。剩下的只有骨头而已了。”呃,第一,为什么门徒们会密谋这样的事,然后说,“嘿,我有一个好主意。我们再等七周,然后就撒谎说耶稣从死里复活了;因为我太想被折磨致死了。所以伙计们,来吧,我们来做这件事吧。”这样的说法根本行不通啊。

第二,罗马当局人物要做的,就是回到耶稣的坟墓,或者随便一个坟墓,然后说,“哦,这里有一具尸体。这就是你们的耶稣。”现在要证明这不是耶稣,这就是门徒们的责任。没有任何历史记录表明这样的事情发生过。而且坦白说,罗马当局并没有回到坟墓那里去这样做,就是因为坟墓是空的。里面没有尸体,所以他们要这样做是不可能的。

安克伯:是啊,所以当你看这些现代的异议时,发现它们是那样经不住推敲,不觉得惊讶吗?

史特博:约翰,我是觉得惊讶的,你知道,我在1998年写了《重审基督》,所有说服我相信耶稣就是神的独生子的证据,都总结在这本书里了。就如你所说的那样,从那时起,就有这样的攻击。在网络上,在大学教室里,在畅销书里,在电视纪录片里,都能看到。我不得不继续调查下去,说,“等一下。我应该是一个心态开放的人。我需要研究一下这些异议,并要总结下他们是否有任何可取之处。最后我写下了《重审真实的耶稣》。但是约翰,在我调查的时候,我一次又一次地说,这太荒唐了,这根本讲不通,没有任何历史价值。我很震惊地看到有男人和女人,学识渊博的人,历史学家,他们思考,却得出了非常奇怪的结论,因为他们一定要绕过耶稣从死里复活的这一解释。

安克伯:好的,观众朋友们,你们中有些人可能在说,“嘿,史特博,你说的这些听起来真的很吸引人;但是哎,我就是不能相信这样的事情啊。如果我相信的话,我就要改变我的生命了。我是说,如果我邀请基督进入我的生命,成为一个基督徒,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史特博:你知道吗?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耶稣是祂所宣称的那位,神真的存在,祂想让我们与祂建立关系,祂创造了我们,那么祂就知道怎样才是最好的生活方式。我曾经过着与基督隔离的生活,我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我也知道我试图通过各种伤风败俗的行为,来在生命里找到满足和喜乐。约翰,我想告诉你;这都是空虚的,是愚蠢的。我现在知道跟随耶稣基督是怎样的了。这是一生之久的冒险之旅。是一生之久的冒险之旅。

我想到了我的朋友易维尔·尼维尔,已是垂暮之年,因为他快要去世了,没剩几天可以活了。在他的垂暮之年,祂接受了耶稣基督。他以前过的是滥交、醉酒和放荡的生活,而这一切都被饶恕了。他因为这个充满了感恩和喜乐。但是他告诉我,“李,我真希望这些年可以从头再来。”他已经在生命的尽头,而一切都为时已晚了。

我的岳父,一生都是无神论者,直到89岁的时候,在去世前和别人的一次对话,使他受到震撼,信了基督。我第一反应是,“感谢神,祂的恩典足够大,连这点都可以饶恕。”但这是多大的浪费啊。他本可以一生都知道跟随耶稣的冒险之旅的。他本可以知道与宇宙的上帝建立个人关系是什么样的。我告诉人们,你不要错过这个;这就是生命的意义所在。

安克伯:好的。有人现在再说,“史特博,我相信。”但是不是只要相信就可以了,因为观众朋友们,这趟列车正在驶离车站,而却仍然还在边上站着。在某个时间点上,你不仅相信了,而且你意识到你不得按照它来生活。这意味着什么,你是如何邀请耶稣进入你的生命中,与基督建立这个个人关系的?你是如何开始的?

史特博:我记得有人给我指出了《约翰福音》1章12节经文,“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我觉得这句话是成为神的儿女的一个公式了。相信 + 接受 = 成为。所以我说,我确实相信。面对这样的证据,你怎能不信呢?如果你的心态是开放的,这证据带给你什么了呢?它给你带来一个不可避免的结论:耶稣从死里复活,证明了祂是神的儿子。但是这还不够。圣经说,鬼魔也信,却是战兢。只是泛泛的认同基督教的教义,这是不够的。就像你说的,只是站在边上,点点头说,“我觉得他是对的,我觉得他是对的,”这也是不够的。

等一下,在某个点上,要信,还要接待。需要有一个时刻,你接受耶稣在十字架上为你所做的,并应用到你的生命中。祂为我们死了,付清了我们所有罪债,这样祂能把饶恕作为一份白白的礼物,赐给我们,我们因此就能“重生”。我们可以接待基督,我们可以在余生中一直认识祂。然后我们死的时候,可以进入永生,在一个叫做天堂的地方永远认识祂。这是真实可信的。

我现在想到了我的女儿。她生命的头五年所认识的,是一个醉酒、愤怒、骂骂咧咧、在墙上踢出洞来的爸爸,然后她看到上帝是如何改变我的生命的,现在她自己的生命也被改变了。约翰,如果我把她带到节目中,让她坐在这把椅子上,让她特意看一看世上的爸爸们,然后说,上帝的这份礼物,哪里不好呢?你过去、现在、将来所有的罪都被赦免了,哪里不好?与宇宙的上帝建立个人的关系,哪里不好呢?在一个叫做天堂的地方,与神的关系完美如初,并拥有永生,哪里不好呢?这份白白的礼物,哪里不好呢?我觉得她会说,为你自己,为你的家人,为你的家庭,为你的配偶,为你的孙子孙女,一定接受这份礼物吧。

安克伯:观众朋友们,请听。你们中有些人看这个节目很长时间了。节目里所说的事情,你们都认同,但是你们却还只是个旁观者,不愿委身。你们还是没有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基督。你们需要这样做。现在可能就是时候了。我要请李做一个祷告,就是类似他邀请耶稣进入他生命时做的祷告。今天,如果你有勇气,如果你相信证据确实证明了耶稣从死里复活了,证明祂是神,那么现在你会愿意让耶稣进来,行你生命中所需要的拯救吗?你会让祂饶恕你吗?还是你很反对这点?你有任何异议吗?如果没有,现在就请和李做这个祷告吧。李?

史特博:说,“主耶稣,我知道自己是个罪人。我做了很多错事,在做之前我就知道是不对的,但我还是那样做了。我承认我的错误行为,我想离弃这样的行为。主耶稣,我想要接受你的饶恕和永生,就是你白白赐下的礼物,是你用十字架上的死所买来的。请饶恕我做过的所有事情。请赐给我永生,使我在天堂里永远和你在一起。主耶稣,我相信你就是上帝的儿子,你从死里复活,就证明了这点。现在我接受你作我的饶恕者和带领者。我也期待你成为我最最知心的朋友。阿们。”

安克伯:阿们。观众朋友们。下周我们还要纠正一些观念,我们要看一些所谓的新的古代文献,或者旧的古代文献。在这些文献里有一个新的激进的耶稣。有些学者说这些文献和四福音书出版的时间真的非常非常接近,所以这可能是另外一个基督教;这可能是另外一个你可能相信的耶稣。这是真的吗?我们应该放弃耶稣,就是传统上对耶稣的相信吗?不,我不这样认为。但是你会了解为什么不应该,所以我希望下周你会收听我们的节目。

++++

如何成为基督徒

今天你要做这个祷告吗?

亲爱的主耶稣,我向你告白,我犯罪了,我知道我不能救自己。谢谢你死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的罪。我相信你是为我死的,我领受你为我做的牺牲。现在我尽我所能,撇弃对自己和其它事情的信心,我要唯独信靠你。我打开我生命的门,靠着信心迎接你作我的救主和主。谢谢你饶恕我的罪,并赐我永生。阿门。”

想要收看更多我们的节目,请下载我们免费的《Ankerberg Show》的应用。

“祷告接受耶稣基督”@ JAshow.org

版权 2009 ATRI

 

 

 

 

 

耶穌影片

成了基督徒]

你想知道如何成为一个基督徒吗? 凭着信心,通过祷告,你现在就能够把基督迎接到你心里(祷告就是与神)。神知道我们的心,比起我们口里所说的话,他更关注的是我们心里的态度。以下的祷告只是我们所推荐的祷告。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祷告。能救赎你的不是祷告、举手或走过教会的甬道,能救赎你的是你心里的态度和你对基督的信仰。 這裡按下.

錄音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