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维•撒迦利亚答怀疑主义者之问 系列1, 第二个程序

RZ15-1-2

 

  Ravi Zacharias Answers Skeptics – Series 1 – Program 2   

拉维·撒迦利亚答怀疑主义者之问 系列1, 第二个程序

 

 

>>播音员:今天在《安克伯秀》,我们请到了拉维·撒迦利亚博士来回答怀疑论者的一些问题。

他在印度长大,他的祖先拥有印度教僧侣中最高等级的种姓。但是有一天他听到了耶稣基督的福音,成了基督徒。一路走来,他成了世界上最杰出的基督徒护教者之一。他曾去过70多个国家,在最顶端的大学做过演讲,比如哈弗,普林斯顿,达特茅斯,约翰霍普斯金以及牛津大学等。在南非,他向《和平协议》的起草者们演讲;在莫斯科,列宁军事学院和地缘政治战略中心的军官们也听到了他的演说。在纽约,他曾经三次被邀请到联合国,在年度早餐祷告会上发表演讲。而且他还在加拿大渥太华英国伦敦的全国早餐祷告会上演讲,并且在华盛顿特区的中央情报局也有过演说。接下来,请和我们一起收听《安克伯秀》的特别节目。

 

*******

 

安克伯博士:观众朋友你们好!我是安克伯,谢谢收看我们的节目。我的嘉宾是杰出的基督徒哲学家、护教学家拉维·撒迦利亚。在我所认识的人中,拉维去过最多的国家,向最多的大学生演讲过。

 

在接下来的几周中我要请拉维对世界不同地区的人们演讲。首先,我们将要花一周的时间回答远东大学生的问题。然后回答中东学生的问题,然后回答欧洲学生的问题然后是美国学生的问题。这是我们节目的安排。

 

拉维,我真的很高兴你在这里。哈佛大学曾经邀请你就一个问题做了一系列讲座,我想重新谈一谈这个问题。这些讲座引起了热烈的反响,后来你把它们整理成了一本书。他们邀请你去回答的那个问题是:“现今没有上帝,人能活下去吗?”观众朋友们,如果你们此时正在收听,如果我问你,“我们的文化是否正在抛弃上帝?我们是否在轻视上帝?”我觉得你可能会回答是的。我们的大学生们在说,“没有上帝,我也能活下去。”我希望你特别来听一听今天拉维在回答这个问题时要说的话。拉维,很高兴你来到我们的节目中。请带我们开始吧。

 

拉维·撒迦利亚博士:这个问题可以追溯到数世纪前。事实上,当你打开《创世记》这卷书时,就是创世之初。拉维·撒迦利亚博士:这个问题可以追溯到数世纪前。事实上,当你打开《创世记》这卷书时,就是创世之初。神是如何说的,以及那诱惑人的是如何说的。神提醒人类,你吃果子的那一天就必定会死。那诱惑人的来了,说“不不不,你吃果子的那天你会成为上帝的。”这是两个截然相反的观点。成问题的是这个问题是,谁在扮演上帝?你在扮演上帝吗?还是你在允许上帝成为上帝吗?所以,这个问题要回到创世之初。

 

现在我们努力要活出那种自己做上帝的生活。突然间我们发现,已经没有底线了。下定义时,已经没有参照点可用了。我看到这正在全球范围内发生。而且世界也处在混乱中。“没有上帝,我们能活下去吗?”这一核心问题,在我们的政府里、家庭中、学校里,一直都在缠绕着我们,不管我们喜欢与否。我们也在自己的个人生活中问这个问题。

 

切斯特顿说,每次废除一条底线时,总要停下来花足够的时间想想,为什么一开始这条底线就在那里。所以,这个关于道德律的挣扎自古就有。这也是我们在每天的选择中要经历的挣扎。

 

上帝在他的位格中——我认为上帝在整本圣经中都启示了自己,旧约和新约——宣告了律法是对我们有益的;是为了使我们幸福的。这也是为什么大卫说“我喜爱你的律法”的原因。那些拒绝律法的人,我要对他们以最温和的方式打一个简单的比方。这是一个古老的希伯来谚语:上帝就像是光;祝福与成功、事业兴旺之类的事情就像影子。如果朝着光走,影子会随着你。如果你背对着光,去追逐影子,你永远都抓不到影子的。

 

这是为什么我认为对正在聆听的观众来说是如此重要的原因。你所做的每一个决定,真的是每一个决定,最终的依据都是在于你有没有对上帝的委身。你的道德推理、你的家庭决定、你如何花钱、你如何做生意、人们是否能相信你所说的话……这些事情都建立在你对上帝有没有信仰的基础之上。这足以解释,当你回到百科全书, 西方世界最伟大的书籍,最长的文章是关于上帝的。 多年前,拉里·金问莫迪默·阿德勒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时, 阿德勒看着金说,“拉里,因为相比你能想到的其他问题,你生命中很多的后果都是从这个问题引发出来的。” 所以你是对的,我相信这是一个需要回答的问题。

 

安克伯:你说如果我们把神从我们的生活中挪走,我们将会失去四件事情;如果我们认为没有上帝我们仍然可以活下去的话。我们把这四件事情拿出来谈一谈吧。第一件事情是什么呢?

 

撒迦利亚: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做道德决定的时候,我们失去了参照点。哲学家会说,没有任何实体的参照物。没有任何客观的真理。没有绝对的事情。我来给听众朋友们举个例子吧。我来自印度。在印度,交通是主题曲。他们说如果你住在孟买,你会看到随意调头,随意变道和其它驾驶陋习。但是当你看到一个红灯时,那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要停下来!现在有些人可能会认为红灯在告诉你圣诞节到了,他们直接闯红灯接着往前开。但是这实际上是在告诉你要停下来。

 

现在你停下来等红灯,做了一会儿白日梦,然后看到了另外一个车道的车,你搞不清楚是他的车在动还是你的车在动。你会在那个时刻做什么?本能地,你会去踩刹车,因为是红灯,你不能动。如果踩了刹车后,你还是不太确定是你在动还是对方在动,你接下来做什么?你会看窗外,找一棵树或是一栋楼,这些是不会动的,你会根据那个来判断是谁在动。这就象征着绝对的事物:不会动的事物。我再打个比方。在英国的莱斯特郡,有一个钟表匠。他发现有一个人天天在他的店铺外面,照着店里的钟,给他的表调整时间。然后有一天他看着这个人说,“你每天做这个干什么呢?”他说,“嗯,这个有点难以启齿。我是附近工厂的计时员。每天下午四点下班的时候我要打铃。我的表不太准,所以我每天早上来和你的钟对下时间。这个钟表匠说,“先生,这真的太有意思了,因为我的钟也不太准。

 

每天下午四点我听到工厂的铃声,我就调整下这个钟的时间。”两个走得不准的表互相参照着调整时间,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说这个可能语法不太对,但是他们每次都会变得“越来越错。”当没有固定不动的东西,当你所参照所看齐的东西本身反过来要参照你来做事情时,你会发现这个文化就全部都乱套了。没有绝对的事物;没有参照点。这参照点就是道德框架。

 

有一句话是写在奥斯维辛集中营里的。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句话。我走过一个又一个的房间,看到毒气室外面所写的希特勒的话。这句话是这么时候的,“我要培养一代没有良心、专横、无情与残酷的年轻人。”我认为,这句话就是相对主义的逻辑外垒。那些因着相对主义的胜利而欢呼的人们必须要认识到,我们废除绝对事物时,所欣然接受的相对主义,实际是一个滑坡。

 

安克伯:是的。如果人们抛弃上帝,我们所失去的第二件事情是什么? 如果他们说上帝不存在,或者说我要好像上帝不存在那样去生活,生命就真的没有意义了。

 

撒迦利亚:如果没有上帝,那将是人们在实际生活中感受到最多的事实。我在印度的同胞,尤其是年轻人,会对这个感同身受。我们在寻找意义;在非常流行的印度电影中,能听到寻找意义的歌曲:生命究竟是什么意思?我是上帝,我也不是魔鬼,我是一个人,但是那究竟是什么意思?约翰,给生命为何存在这些问题,定义一套合乎逻辑的答案,这给我的灵魂带来了意义。 希腊人会把它当成类似和谐的东西来谈论。现在我们要把它当成与文化一致的东西来谈论。或者我们用“共同拥有的过去的意义”这个社会学术语。这所有的东西都牢牢指向了一个概念:我在生命中发现了意义。对我来说,很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是那些成功人士甚至是富甲一方的人会跟你讲这个,要寻找生命的意义。比如李·艾科卡,他是汽车时代的杰出人物,因此也变成了大亨。他说,“我现在已在暮年,却仍然在思考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我知道这点,”他说,“名和利是给鸟类准备的。”杰克·希金斯说,“我明白了一点,就是当你到达顶部的时候,却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鲍里斯·贝克尔这个伟大的网球运动员,在得到了这么多的奖杯后,他最大的挣扎仍然是自杀。

 

生命中最孤独的时刻是,当你已经经历了那些自认为会带来终极意义的东西后,却发现它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当我17岁的时候,就是这个问题。所有的道德问题,都是理论。但是在每天的生活中,我的生命究竟有什么意思?我为什么活在这个世界上?我有什么成就?在人死后,生命是什么?所以,生命的意义,与耶稣所真正谈论的东西,是非常有关联的。它把我带回到了与他的关系中。我以这个关系为出发点,去定义其他的关系。

 

安克伯:有一次你在菲律宾的马尼拉演讲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我很喜欢这个故事。你在讲“生命有意义吗?”这样的一个主题时,有一个坐在后排的 年轻人站起来了。告诉我们发生什么事情了。

 

撒迦利亚:是的。我讲完了之后,这个小伙子就腾地一下站起来了。我做讲座时,喜欢给他们至少一个基本原则,就是问的问题要简短,还有一个人只问一个问题。然后他却大声喊着说,“生命里的所有事情都是毫无意义的。”我说,“你说的是不对的,你不是真这样想的。”他说,“就是毫无意义!”然后我们这样的对话有好几个来回。我说,“不,你不是真这样想的!”他说,“我就是这样想的!”我说,“你再说一遍这句话。”他说,“生命里所有的事情都是毫无意义的。”我说,“你不是这样想的。”他说,“我就是这样想的!你是谁啊,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这样想的呢?”我说,“好吧,我们来做这样一件事情吧。继续站在那里吧。我觉得,你认为你刚才所说的是有意义的。我说的对吗?”他怔了一下。我说,“因为如果你刚才说的是有意义的,那么不是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意义的。而如果所有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你刚才所说的也是毫无意义的。你等于什么都没说;好了,现在你可以坐下了。”然后约翰,他就这样看着我,就好像我拿了把刀刺在他的胸前了似的。

 

故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才是重点。我结束讲座之后,我们就走出去了,我看到这个小伙子在后面踱来踱去,自言自语道:如果我刚才说的是有意义的,那么不是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意义的。”然后我就走到他跟前,伸出手搂住他。我说,“我知道你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什么。”我说,“我知道为什么你说那样的话。”我说,“给我个面子。今天晚上我要在你们当地的一个教会讲道。你可以来,然后讲道结束后我可以私下和你谈一谈。”他来了。那天晚上当我邀请人们来相信耶稣基督时,他是第一个从座位里走出来的人。他走到讲台前面,跪下来,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耶稣基督。这就是耶稣说“我来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的意思。可以把这句话说的更直白些,就是他付了一切代价,为的是给你, 神所创造的受造物,那笔从先时传承下来宝贵的信仰财富。

 

安克伯:是的,神给了我们道德准则;给了我们生命的意义;还有两点没有谈到。我们现在稍微休息一下。回来后我要让拉维谈谈这一事实:没有上帝就没有希望,没有上帝就没有恢复。不要错过这一段。请不要走开,我们马上回来。

 

****

 

 

安克伯:好的,我们已经回来了。我们节目的嘉宾是拉维·撒迦利亚博士,有许多的大学生都听到了他关于信仰的演讲。也许在我认识的人中听到他演讲的大学生是最多的。他访问过70个国家,每年至少去12个国家,每年做5次环球旅行。他是怎么做到的,我不知道。他对我们这个时代的知识分子在异常紧张的局势中演讲。拉维,我们在谈的是“没有上帝,人能活下去吗?”如果人们执意选择要好像上帝不存在那般去生活,那么会产生很多的衍生物。撒迦利亚:是的,我认为这个问题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首要问题。

 

请概述一下我们所讨论过的,然后我们再继续。撒迦利亚:是的,我认为这个问题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首要问题。所有其他的问题都是这个问题的补充说明:没有上帝人能活下去吗?我曾经就这个题目做过两次讲座以及问答环节。在第三次讲座的时候,我从学生中邀请了一些小组成员和我一起。这次讲座真的很引人入胜。后来我们把这些讲座整理成了一本书,并出版了,题目就叫做“没有上帝,人能活下去吗?”

 

我在这期节目中要谈论的四点是……我觉得还有很多点。但是如果单单考虑这定义我们生命的四点:我说过的一点是,我们会失去道德准则的参照点,你要靠着你的良心和你的直觉所告诉你的,去管理你的生活。而这样一来的问题是,在有如此多文化、如此多宗教观点、如此多教育方式的世界中,你在那个点上就必定产生很多的冲突;因为一个人觉得好的东西,对另外一个人来说可能是个咒诅,反之亦然。所以我们需要有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客观的道德准则。

 

如果我说“我没有权力拿起剑砍掉另外一个人的脑袋”, 却用我自己的道德准则和我自己的特权这么杀人了,并且在一个公众电视台里公然播出这行为,觉得这是一件必胜的事情。这样说是客观正确的吗?这在道德上是对的还是错的?我们的直觉告诉我们什么?可能观众当中会有人说,“嗯,如果是复仇的话就没关系了。”又有其他人会说,“不,你所做的是可怕的事情。”我们能依赖的超越一切的参照点是什么?

 

为了取乐去虐待一个小宝宝,这是极不道德的事情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从哪里得到这些客观的道德价值观的呢?所以事实是,我们需要一个可以依赖的客观标准。从科学上来讲,你拥有你自己的引力定律,我有我自己的引力定律,你有你自己的热力定律,我有我自己的热力定律,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是的,这是不可能的。有预先存在特定的定律和准则。那么问题是,在一个有道德的宇宙中,世界是什么?我们需要那个客观性。

 

第二个问题是意义的问题。现在很明显,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主观了,可是却不是你想象的那般容易辨别的。我来告诉你原因吧。最近有一个无神论组织的创立者去世了。就在我们做这期节目的前几天。很有意思的是,她是一个无神论者,相信罗素的格言,当她被埋到土里的时候,她的身体是要腐烂的。

 

这也许是让她女儿这么说的原因,她说,“对我母亲来说,因为死亡是终点,身体将腐烂,所以生命是宝贵的。”我觉得她说的这个很有意思。这不是她真正想要说的。她想要说的是,她的生命是宝贵的,因为她募了很多的款,好杀死那些还在母腹里的其他生命。所以我说,如果你真的认为生命是宝贵的,是什么让你去为谋杀无数个还未出生的生命的行为买单的?我知道这些问题很沉重,但是如果有人说生命是宝贵的,这个就是一个该问的问题。

 

我相信生命是宝贵的,但是我相信所有的生命都是宝贵的,因为所有的生命都有内在的价值,不是因为有 那些由政府、州或文化所给的外在价值。我们能谈论内在价值的唯一方式就是承认我们是由神自己创造的,他是本质价值的实体。只有生命有本质的价值,生命才会有意义、目的和重要性。

 

所有,我认为,这两个事实,对无神论者或反神论者来说,真的是无法回答的问题。我知道他们试图去回答这两个问题,他们说我们必须要自己活下去,也要让别人活下去。你看到了在我们的时代,容忍“百花齐放”在我们这个时代造成了什么后果。它的真正意思是:A的观点是有价值的,B的观点是绝对必要的。不,不是这样的。在一个真正的互相容忍和接纳的世界中,我们要尊重彼此的观点,并且就此进行有意义的对话,因为生命是有意义的。

 

我相信耶稣基督,他是我的救主,为我舍命,并愿意爱我,饶恕我,我甚至从来都没有寻求过他,但是他仔细查验我,“就像天狗一样”。 是因为我是按照神的形象造的。我的道德推理,和我本质的价值都是从造我的主那里来的。就这一点就足以给我力量去追求他对我生命的目的、所设立的模式和设计。

 

安克伯:是的。耶稣基督也给了我们超越坟墓的盼望,没有耶稣基督你就没有这样的盼望。请谈一谈这一点。

撒迦利亚:这是非常真实的。在泰国、印度、南美、中东和其他地方,我参加过很多不同的葬礼。当一个人去世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有人也许会说在太阳落山之前把他们埋了,这是仪式等等之类的话。其他人可能就会坐在尸体旁边,什么都不说,沉默。很有意思的是,奥斯卡·王尔德,是一个典型的享乐主义者,在他的葬礼上,顺便说一下,在巴黎举行他葬礼的教会也是举行帕斯卡葬礼的教会。在他的葬礼上,你去查一下,会发现没有音乐。想象一下,一个一生都在追逐享乐的人,葬礼上却没有音乐。在他的墓碑上写着约伯记的一句经文。

 

盼望是我们大家都渴慕的。约翰,我们的观众要能遵循这点,很重要;不是因为我想要找到超越坟墓的意义,而是,如果人进了坟墓就没有生命了,那还有公正了吗?如果有一个人犯下了暴行,然后朝着自己的脑袋打了一枪,这就全部结束了吗?死后就没有任何纠正的机会了吗?所以盼望,不仅仅是我生命里一个特殊的需要,不仅是为了让我看到坟墓之后的生命,或者再次见到我所爱的人们。盼望也和公正这一根本的问题有关。

 

在耶稣基督里,从死里复活和生命被改变就是福音最美的地方。多马见到复活的主,说“我的主,我的神。”大数的扫罗被改变,成了使徒保罗,是他写了新约圣经三分之一的书卷。还有他的兄弟雅各。超越坟墓的盼望重新定义了一切。

 

葛培理有一次在和康拉德·阿登纳谈话。那时阿登纳正在看着窗外。葛培理博士在一张桌子旁给我们讲了这个故事。康拉德·阿登纳看着他说,“葛培理先生,你真的相信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吗?”葛培理说,“阿登纳先生,如果我不相信,我就没有福音可传了。”他说完后阿登纳沉默了。然后康拉德·阿登纳说,“葛培理先生,在耶稣基督的复活以外,我不知道人类还有其他的盼望。

 

观众朋友们,耶稣基督的复活正在重新定义一切。关于这点,容我再多说一件事情吧。如果耶稣只是一个招摇撞骗的人,你知道他会说什么呢?他会说,“我会在灵性上复活。”那你找到他的尸体以后将要如何伪造他在灵性上的复活呢?他说,“不,我的身体将要复活。”身体的复活是具体的、实实在在的证据,将耶稣基督真理的真实性活化出来了。

 

我知道当我死的时候,我会和他在一起,也会我所爱的、认识他并信靠他的亲人朋友们再见面。不管你在哪里,信靠他吧。他不仅给你对未来的盼望,也给你对现在的盼望、现在的意义以及你定义生命的道德根据。你看,这个问题最终不是关于道德。耶稣基督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使坏人变好人,他来这个世界是要使死人活过来。我们对神来说是死的;而他让我们活过来。你可以在他里面找到那个盼望。

 

安克伯:观众朋友们,这个话题很大,还有很多可以说的。在接下来的几周我们可能要谈到这个。但是下周我们要转去讨论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在世界各处都有非常优秀的学生。他们以不同的方式在问这些问题。所以他们真的在寻求。我想要回到拉维的祖国以及远东的其他国家。所以,大学生们的问题,他们问拉维有关神的那些问题。下周我将要抽出那些最难回答的问题,来问拉维。我觉得你会认为这非常有意思的希望你能给一个朋友打电话,告诉他们一起来听我们的广播。我希望你那时候能收听我们的节目。

 

******

 

想要更多了解如何与耶稣基督建立关系,请访问我们的网站JAshow.org,点击“祷告接受耶稣基督作你的救主”。

 

如何成为基督徒

今天你要做这个祷告吗?

            亲爱的主耶稣,我向你告白,我犯罪了,我知道我不能救自己。谢谢你死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的罪。我相信你是为我死的,我领受你为我做的牺牲。现在我尽我所能,撇弃对自己和其它事情的信心,我要唯独信靠你。我打开我生命的门,靠着信心迎接你作我的救主和主。谢谢你饶恕我的罪,并赐我永生。阿门。”

 

想要收看更多我们的节目,请下载我们免费的《安克伯秀》的应用。

“祷告接受耶稣基督”@ JAshow.org

版权 2015 ATRI

耶穌影片

成了基督徒]

你想知道如何成为一个基督徒吗? 凭着信心,通过祷告,你现在就能够把基督迎接到你心里(祷告就是与神)。神知道我们的心,比起我们口里所说的话,他更关注的是我们心里的态度。以下的祷告只是我们所推荐的祷告。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祷告。能救赎你的不是祷告、举手或走过教会的甬道,能救赎你的是你心里的态度和你对基督的信仰。 這裡按下.

錄音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