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维撒迦利亚答疑欧洲、中东及美国学生——系列二第二期节目

今天在《安克伯秀》,我们请到了拉维·撒迦利亚博士来回答怀疑论者的一些问题。

他在印度长大,他的祖先拥有印度教僧侣中最高等级的种姓。是有一天他听到了耶稣基督的福音,成了基督徒。一路走来,他成了世界上最有智慧的基督徒护教学家之一。他曾去过70多个国家,在最顶端的 大学做过演讲,比如哈佛,普林斯顿,达特茅斯,约翰霍普斯金以及牛津大学。

在南非,他向《和平协议》的起草者们演讲;

在莫斯科,列宁军事学院和地缘政治战略中心的军官们也听到了他的演说。在纽约,他曾经三次被邀请到联合国,在年度早餐祷告会上发表演讲。而且他还在加拿大渥太华和英国伦敦的全国早餐祷告会上演讲, 并且对华盛顿特区的中央情报局也有过演说。

接下来,请和我们一起收听《安克伯秀》的特别节目。

********

安克伯博士:观众朋友们,你们好!我是安克伯,欢迎收看我们的节目!我的嘉宾,你刚刚已经听到了,是非常杰出的哲学家、神学家、基督教护教学家拉维·撒迦利亚博士。他去过全球70个国家对大学生们演讲。听到他演讲的大学生数量,也许是我认识的人中最多的。今天我们要问他一些欧洲学生们抛给他的最难的问题。屏幕前欧洲的观众朋友们,拉维在剑桥大学上过学,在那里听过课,所以他明白你们的想法,但是他也曾对你们演讲过,见过你们。拉维,今天我想要回答的第一个问题是这个,有个学生说,“好像大家都在谈论后现代主义。这个词究竟是什么意思?”

撒迦利亚博士:约翰,如果你实事求是地看待所有哲学的发源地,尤其是西方的哲学,你会发现是欧洲大陆。首先回到勒奈·笛卡尔时代的理性主义。理性主义在启蒙运动时期成功了,然后经验主义又登场了。经验主义之后,又有存在主义,存在主义之后又有后现代主义。这很让人着迷;如果你回到理性主义,是高举唯独理性的旗帜的。如果你回到原本的经验主义,经验法和逻辑实证主义,这所有的一切就产生了。

但是在20世纪60年代有出现了存在主义,让·保罗·萨特,阿尔贝·加缪等人

他们都是杰出的作家,基本上他们所做的就是在说,“嘿,等一下,所有这些关于大脑的的东西,所有这些实验室的东西,都听起来非常棒;

但是我是一个有七情六欲的人。你的理论中有我七情六欲的位置吗?我决定,我感觉,我想要。”所以,存在主义,实质上,就是在面对绝望时要自己做决定、在自己的生命中发现意义的那种意志力,

他们的做法是非常精明的。他们离开了理论学术世界,转而进入了讲故事的文学世界。所以萨特、加缪和所有其他人写了好多的书,《无路可逃》、《恶心》、《墙》都是非常有名的书。他们是很短的书,有一些书是这样。但是他们在讲一个故事,大学生们爱不释手。他们能在故事中找到自己。

所以你可以从理性主义,到经验主义,到存在主义,最后到后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决定抛开这一切,说,看啊,这些都太绝对了,你在给我划界限。所以,如果后现代主义有定义的话,可以用这三个短语来定义:无真理,无意义,无必然。无真理,无意义,无必然。法国人雅克·德里达,又是欧洲人,成了这种哲学的主要推动者之一。他在美国各地讲课。由此而来的是后结构主义;故事现在也被废除了。把争论抛在脑后吧,(反正)故事就要被扔掉了。

它把诠释的权柄从作者身上挪到了读者那里。读者可以重写,读者可以重新诠释,读者可以重新讲述。 然你发现有数不尽数的人在重新诠释现实。

现在我想要说的是这个:在这所有一切中,还是有一丝真理的。有理性的一席之地,有经验主义的一席之地、有经历和意志的一席之地;现在的问题是,嘿,当我看到这所有一切的时候,我有什么权柄。所以当他们抓到了一点皮毛之后,他们以为掌握了所有的真相。

福音让我感觉很着迷的地方是,福音里面有理性的一席之地、有经历的一席之地、有实证调查的一席之地,有个体的一席之地也包括了神是如何给了你个体的特性,并要恢复祂当初创造你所赋予你的独特。但是后现代主义实际上极大地毁坏了结构和真理的权威。无真理,无意义,无必然。后现代主义暗中成了主导性的世界观。

所以我有这个问题:如果你搭乘一架飞机,这架飞机出了问题,你会想要一个后现代的飞行员这样说吗:“我知道这仪器上说是10,000。但是我要相信无真理、无意义、无必然。我要决定我自己的高度。”如果你是依赖真理的那一方,你就不会这样做了。甚至在我们做决定的方法上,还是有真理的;还是有意义的;还是有必然的

所以,后现代主义,只不过是让自己做上帝的借口。在创始之初,《创世记》里就出现了一位后现代主义者:神岂是真说了吗?说了吗?无真理,无意义,无必然,赫然出现在《创世记》中。后现代主义。所以这不是任何事情之后的事情,这实际上就是堕落人类的状况。

安克伯:是啊,我觉得后现代主义,就好像城里所有的交通灯都变成了绿灯。如果真是这样,会陷入一片混乱,到处都有事故。这就是后果。我们接着上一个问题,再问另一个类似的问题。另外一个欧洲的学生问,“为什么有道德律,就一定有道德律的制定者呢?”

撒迦利亚: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事实上,约翰,我自己也思考这个问题好长一段时间。我说过,你如何找到道德律和道德律制定者之间的关联呢?这所有一切都是随着罪恶的出现而产生的。当你提出罪恶的问题时,你就会假定还是有良善的;当你假定有良善的时候,你就假定有道德律;你假定有道德律,你就得要假定有一位道德律的制造者。但是问题是为什么。

答案是:因为任何一个提出罪的问题的人,这个问题要不是由某人提出的,要不就是关于某人的,这就是说,罪恶的问题,当已经假定好了,就会预设人性的内在价值。如果人性没有内在价值,这个问题实际上就不攻自破了。所以人性,是使这个问题合理化的必要条件。人是由一个有独特价值的个体,就是神自己,所创造出来的 ,只有如此,这个问题才能成立。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进一步谈到道德律的制定者。如果人性不宝贵的话,这个问题也就不攻自破了。

这是关键的一步,但是很重要。每次我和怀疑论主义者或者其他主义者谈论这点的时候,这总让他们停顿一下。他们会说,“嗯,你知道的……”然后他们会顾左右而言其他,继而转移话题。你我的生命,因为罪恶的问题是有根有据的,所以就有了内在价值。而只有当我们是神自己手中的创造物,而不是时间加物质加概率的随机产品时,我们的内在价值才会出现。

安克伯:拉维,有一个学生谈到了理查德·道金斯,我想这个著名的无神论者为世人所共知。道金斯说,在他的哲学框架中,有四个缺口是需要被堵上的。这四个缺口是什么?他说它们是:生命是如何从无到有的缺口,道德的缺口,良心的缺口,性爱的缺口。这个学生想问你对此的看法。

撒迦利亚:是的。我经常会说,这些是非常大的缺口。是难以令人接受的。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有神论的框架中会有这些缺口,会被笑掉大牙的。

顺便提一下一件关于道金斯的趣事。不久前他曾和圣保罗大教堂的前主任牧师贾尓斯·弗雷泽一起出现在BBC的节目上。道金斯在嘲讽基督徒,他一贯都爱这样做。他说了一句话,他说,“大多数基督徒都说不全四卷福音书的名字。”弗雷泽看着他说,“理查德,你的圣经是《物种起源》,对吧?”道金斯说,“是的。你可以这么说。”他说,“那么,你可以说出这本书的全名吗?”道金斯停顿了一下。他说,“嗯,我知道是一个很长的名字。”弗雷泽时候,“理查德,说一下吧。你能把全名告诉我吗?”然后他就开始说了,我会一字不漏地引用他的原话的。人们会原谅我这样做的,他是这么说的。他说,“呃,什么的物种起源了?呃什么的物种起源?哦我的神啊,我拼了老命也记不起来物种起源的全名啊。”他说。

这是一个很长的名字!我记得自己在那一刻说,一个无神论必须求上帝让他想起一本书的名字,而这本书就是让他不信上帝的始作俑者。这就是上帝至高主权的终极证据。第二天,报纸上对这次访谈用了这样一个标题,“当他连书的全名都说不出来的时候,这一天对无神论者来说真不好过。”

但是,他是一个亵慢者。事实上,在华盛顿,当有人问他会如何面对那些信仰上帝的人时,他说,“嘲讽她们。”我想要对伊斯兰世界的人说,他不是在侮辱我们基督徒对神的信仰; 他是在侮辱所有对神的信仰。记住这一点。他是一个反宗教的人,他反对神是有位格的。他不直接出来说那究竟意味着什么,从这点来看他是一个懦夫。

但是想想那几个缺口:例如,生命的起源。生命如何从无到有的呢?良心如何从无到有的呢?一个不分对错、或说与道德无关的开始,如何能给你道德推理呢?那么性爱呢?但这是每天都发生的事情。缺口很大;但是这些缺口的上帝,把对信徒的指控,转而变成了对非信徒的指控。我们如何填满这些缺口?这些缺口只能被全能的上帝填满。

这就是为什么有些著名的科学家,比如法拉第、牛顿和其他科学家都是真信徒。他们相信离了有神论和超人类的框架,就没有办法去解释这个宇宙。所罗门自己也说,当趁着年轻纪念造你的主,否则一切都会变成虚空。

安克伯:拉维,这里有一个有趣的问题,来自欧洲的一个学生。很明显在达赖喇嘛和已故教皇之间有一次对话。那时教皇说信仰不仅仅是相信,而是一种生活方式。然后这个学生说,“但是G.K. 切斯特顿不是说过,一个相信 耶稣基督道成肉身和复活的基督徒,行事为人可能会完全不像基督徒,而一个不相信基督的人,行事为人可能像极了基督徒。”对此你会作何回应?

撒迦利亚:我觉得这是一个好问题。如果我们将这个问题展开,约翰,(会发现)这实际上是最难思考的问题之一。但是答案要从这里开始:对于耶稣基督真正的跟随者来说,你不可能将你的信仰一分为二,行事为人不可能与信仰不一致的。耶稣不断地提醒我们这点。他说,“你们的光当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

然而,做这些事情并不会让你成为信靠耶稣基督的人。“你若心里相信,口里认耶稣为主,”那是你得救的时候。但是你接下来应该有相称的行为。如果有人认为只要行善,做对的事情,就能让他们去到天堂,那么他实际上是在贬低耶稣对此的教导。

雅各书整卷书的中心,聚焦在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这一点上。他真正在说的是,如果你说你有信心,但是却不按照信心来生活,那么你还是没有那个信心——这只不过是头脑里的东西而已。对基督徒来说,信心和行为必须要连接上。保罗对提摩太说谨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训;这两者都要被保护起来。判断一门哲学时,你绝对不会从它所受到的垢污去判断的。

所以我认为,事实是,“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开。”如果我一直对我的妻子承诺我爱她,送给她最漂亮的卡片,做等等类似的事情,但是从不证明对她的爱,她可能有一个疑问,我所说的爱究竟是什么意思?因为言语和行为必须要同步。言语是用来将事实公之于众的,它们最终能将事情从人的头脑传达到人的内心。

安克伯:我想请你稍微比较一下佛教和基督教。教皇和达赖喇嘛在比较各自的思想,这很有意思;因为这两种世界观是彼此冲突的。我提出关于佛教的问题,是因为这是我们网站上最常出现的问题之一,不仅在这里,在欧洲也是如此。人们对佛教非常着迷。好莱坞的一些影视巨星也信仰佛教。那我们现在就来比较一下这两种世界观吧。

撒迦利亚:你说的绝对是对的。我在旅行的时候,甚至在一对一的邮件来往中,或是其他场合,(都会发现),大家对佛教都非常感兴趣。大家忘记了,佛教实际上有着最最危险的诱惑之一。它能让你相信,没有神,你也可以变得善良。因为在佛教里没有神,佛教里没有关于神的教导。

我曾经和泰国一位著名的僧侣有过一次对话。她是第一个被剃度的尼姑,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毕业的博士,回到了泰国,去斯里兰卡受的戒。我联系了她,很荣幸获得了一次和她谈话的机会。我们的对话很有意思。在某个点上我对她说,“你觉得谁是你信仰的典范?”她说,“达赖喇嘛。”我说,“你信仰的目标是无欲无求,对吗?你不想再要有任何个人意愿。”她说,“是的。”我说,“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达赖喇嘛想要西藏得到解放呢?当你信仰的最佳典范却违背了你在竭力追求的最高准则时,你会作何回应呢?”她很安静。她说,“我可以说,这是他的个人意愿吗?”那一刻你可以看出她变得很不高兴,所以我就没再追着问下去了。

我说,“女士,我还有另外一个问题要问你。”我说,“是这样的,在你的信仰里你相信每一个生命的出生都是一次投胎转世。”她说,“是的。”我说,“但是你从现在开始往后走;你从现在开始,往后走;你会发现这投胎转世的次数是有限的。对吗?”她说,“可以这么说。”我说,“既然你相信每一人的出生都是投胎转世,每一个生命的出生都是为了还清前世的孽债,然后投胎转世的次数是有限的,那么这一定意味着会有第一次的出生。对吗?”她停了一下,说,“是的,我必须得这样说。”我说,“那么第一次出生你在还什么孽债呢?”很明显地她被这个问题动摇了。她说,“我们选择不去问这样的问题。”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她也像释迦摩尼一样离弃了自己的家人。她把孩子和丈夫都丢在身后,弃绝了这所有的一切。我问她是否渴望见到自己的孩子们,那时我能看到眼里涌出泪水,嘴唇在发抖。她说,“我每天去接他们,送他们去上学,然后放学后又接他们回家。”她作为佛教僧侣,是有车的,可是作为女性僧侣,她开车的时候不能有男人坐在旁边,所以她总是自己一个人接送孩子。她从这里能看到自己崩溃的边缘。

我的一位印度教朋友,后来认识了基督,曾对我说过这样的话;他说,“拉维,有一天早上我醒来,想起了我们之间的对话。我心里想,我的银行经理都能告诉我,我欠了多少钱,要多长时间还清。“他说,“可是在我的因果报应圈里,我根本不知道我欠了多少,我要多长时间才能还清。”他说,“这是一个无情的体系。”最终他把自己的生命交托给了基督。

所以,你们中如果有人按照这些道德观生活,我为你们想要做个好人而鼓掌。我从中能看出你为人如何。你不想带来伤害;你不想带来痛苦。但是让我提醒你:良善不是从你里面来的。世界上最大的问题,不是在你的外面,而是在你的里面。一颗被改变的心,主耶稣基督的恩典,祂与你的同在,会给你正确的渴慕,让你知道“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你要去见创造你的那一位。

如果你看这个世界上有宗教道德体系的国家,你会发现,它们今天实际上是最不道德的国家。因为道德本身,是不能命令你做这做那的;它只是给你抽了一个签,告诉你应该这样这样。神给你力量和基督信仰,去做对的事情。

安克伯:我想要换个话题。你被邀请去联合国的早餐祷告会上对世界各国领袖们讲话,这早餐祷告会是联合国大会的开幕式。跟我们谈谈你对他们说了什么,最后你对他们讲的那个比喻,我想让你和我们的观众朋友们分享一下。

撒迦利亚:约翰,神的恩典,他们最近又邀请了我,这是第三次了。我去了,对他们演讲了。这是很大的荣耀。也是很伤脑筋的事儿。你有大概15-18分钟,你需要照顾到所有的信仰体系。

我对他们演讲的主题是,对绝对事物的寻求。他们听得很认真。我告诉你,他们在演讲后排着队,那些大使们会告诉你一些非常非常个人的事情,其中有一个人,我不会说出是谁,他问我是否可以去他的办公室,和他所有的职员们一起祷告。还有一个从无神论国家来的人,对我说,“我总是在想我为什么来这里。”我要告诉你他最后说了些什么。

我在演讲的最后用了这一个比喻。在这个比喻中,一个富人,有一个儿子,这个儿子心地非常善良;他会在城里四处走动,经常在街上和一个乞丐说话。这个乞丐慢慢喜欢他了。他也会给乞丐留一下钱,以及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有一天他不再来了。乞丐就来到那个府邸,看到看门的人在外面,他就说,“我没有再见到那个年轻人了。”他说,“是的,他突然去世了。”乞丐说,“他过去常常和我谈到他父亲的画廊,他说他父亲是艺术爱好者。我想为他做点什么。”所以他就去了,为这个儿子画了一幅肖像,带来给了这个看门人,说“请转交给他的父亲。我很爱他的儿子,他是一个好人。”

几年过去了,他发现那个父亲也去世了,整个画廊都要被拍卖了。他想看自己能不能混进去。他找来了一些比较好的衣服,设法进去了。他想要看看他画的那副画有没有在画廊里。当然,那副画是在那里了,而且位居中心。他在看那副画的时候,心里很受感动。他知道这位父亲也深爱自己的儿子。拍卖开始了。拍卖人首先就来到了那幅肖像前,说,“这位父亲的遗嘱上说,要先拍卖这一幅画。”没有人想要它。没有人出价,乞丐就说,“我要拿出我所有的,我要把它买下来。”然后他就把它买下来了。

然后拍卖人说,“接下来,其他的画。”就在大家都在说“耶,我们想要那些真正的画。”的时候,拍卖人敲了敲小锤子。拍卖人说,“不不不。去世的老人在他的遗嘱上说,谁买了他儿子的肖像,就可以继承整个画廊。”

东方人很喜欢这个爱的故事。来联合国的这些大使们反应非常明显。我说,“女士们先生们,当你得到了儿子,你就在耶稣基督里得到了最高的存在,上帝。然后我就把福音带了出来。

约翰,他们排着队(等着和我交流)。其中的一个大使,我说过,他来自一个无神论国家,说,“撒迦利亚先生,我不喜欢来这里。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儿。我总是在想为什么。我今天找到了答案。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让我能找到神。”在一个故事的结尾,又发生了一个惊人的故事。观众朋友们,当你得到耶稣基督的时候,你就得到了神的儿子,你就得到了你天父的所有产业。你可以信靠祂。

安克伯:听众朋友,如果有人刚听到关于耶稣基督,并觉得似乎有点道理;也许他们曾经对基督教信仰有偏见,也许这是……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那么福音是什么?耶稣基督带来的好消息是什么?人们如何与耶稣基督建立关系,并亲自经历到福音的大能呢?

撒迦利亚:这是转折点。不要注视人性。不要注视那些伪君子,他们让你产生疑惑,或者带给你错误的教导。耶稣说,“凡到我这里来的,我绝不丢弃他。”使徒保罗说他“传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所以我对你说,不管你在哪里,低下头祷告,邀请祂进入你的生命。如果你有一个孩子,孩子说,“爸爸,我可以坐在你腿上吗?我想离你近一点。我想要抱抱。”你会答应你的儿子的。更何况你的天父呢?说“我接受你,我相信你,请做我的救主把。”这就是要做的祷告。

安克伯:观众朋友们中可能有人想要做这个祷告,想要邀请耶稣基督进入他们的生命,请你为他们做一个这样的祷告吧。给他们一个现在就可以用的范例。

撒迦利亚:我很乐意这样做。观众朋友们,不管你在哪里,只有一点,不要环顾四周。低下头,我在为你做这个祷告的时候,我说一句,你跟着重复一句。很简单,但是却有意义深远的影响:亲爱的主耶稣,你把自己摆上,成了世界的救主。你把自己舍了,好让我得到你。我现在接受你。我相信你。我把自己交托给你。我想要跟随你。帮助我读你的话,帮助我更加亲近你。主耶稣,我邀请你做我的救主,请帮助我撇弃一切其他拦阻我和你建立关系的信仰。奉你的圣名祷告,阿们。

安克伯:观众朋友们,我希望你刚才做了这个祷告。如果你仍然在思考如何邀请主耶稣进入你的生命,在我们的网站上有一个地方你可以读到这些信息。那里有一个你可以做的祷告。我想请你谨慎地考虑这个祷告。这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问题之一。下周我们继续请撒迦利亚博士为我们答疑。下周我们将继续邀请拉维撒迦利亚博士,我们会讨论来自美国学生们的难题。他曾经在哈佛、普林斯顿、达特茅斯等等各个美国学校演讲过。他们曾经问过什么样的难题呢?我希望下周你会继续收听我们的节目。

 

******

 

想要更多了解如何与耶稣基督建立关系,请访问我们的网站JAshow.org,点击“祷告接受耶稣基督作你的救主”。

 

如何成为基督徒

今天你要做这个祷告吗?

            亲爱的主耶稣,我向你告白,我犯罪了,我知道我不能救自己。谢谢你死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的罪。我相信你是为我死的,我领受你为我做的牺牲。现在我尽我所能,撇弃对自己和其它事情的信心,我要唯独信靠你。我打开我生命的门,靠着信心迎接你作我的救主和主。谢谢你饶恕我的罪,并赐我永生。阿门。”

 

想要收看更多我们的节目,请下载我们免费的《安克伯秀》的应用。

“祷告接受耶稣基督”@ JAshow.org

版权 2015 ATRI

耶穌影片

成了基督徒]

你想知道如何成为一个基督徒吗? 凭着信心,通过祷告,你现在就能够把基督迎接到你心里(祷告就是与神)。神知道我们的心,比起我们口里所说的话,他更关注的是我们心里的态度。以下的祷告只是我们所推荐的祷告。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祷告。能救赎你的不是祷告、举手或走过教会的甬道,能救赎你的是你心里的态度和你对基督的信仰。 這裡按下.

錄音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