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复活的证据 —— 第一期节目

播音员:有问题?耶稣从死人中复活了吗?

祂的复活是事实还是虚构的?

这重要吗?

证据是什么?

一个不信主的朋友,如果问这样的问题,

“耶稣的复活不就是个神话吗”,你会如何回应?

当他们把祂从十字架上取下来的时候,我们怎么知道祂是真的死了呢?耶稣受死埋葬之后,祂复活了,向超过500个人显现过,这仅仅是他们的幻觉,还是复活的耶稣真的向他们显现了呢?

今天我请来回答这些问题的嘉宾是李·史特博先生,他以前是从无神论者,后来成了基督徒。他曾经是《芝加哥论坛报》的法律编辑,得过奖,他也是作家,他所写的书有20多本上了《纽约时报》畅销书榜。我们邀请你来听《安克伯秀》这一期特别节目,耶稣复活的奇异证据。

 

++++

 

史特博:欢迎来到我们的节目。我们今天的节目会很精彩。我的嘉宾是李·史特博。他是耶鲁大学法学院毕业的。然后在《芝加哥论坛报》做了法律编辑长达13年,得过奖。在那段时间里,他是一个无神论者。事实上,在某个点上,有些事情促使他去调查关于基督的证据,不是要去证明这些证据是真的,而是去证明是假的。但是最后,那些证据说服他来到了基督里。我们今天要听他讲这个故事。他把使他归主的证据写在了他的书《重审基督》里,这本书在全世界卖出了两百万本。他也写了《重审信仰》和《重审创造主》;他最新的一本书是《重审真实的耶稣》。现在,人们在各个地方读他的书。事实上,不久前,我在《人物》杂志上看到了一张马修·麦康纳的照片,他在跑步机上跑步,跑步机上放着的就是你的《重审信仰》这本书。这本书的内容是关于什么的?

史特博先生:约翰,我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和其他人一样震惊。当然,在《人物》杂志上,他在一边健身,一边聚精会神地看这本书。然后你看封面,是《重审基督》。我当时想,他对这些事情感兴趣,不是很好吗?我不知道他属灵的状态如何,但是我希望那本书对他有帮助,能帮助他理解有关耶稣的历史证据。

史特博:我听说,这本书也将出现在《新闻内幕》?

史特博:是的。他们要做一期名人们在读什么书的节目。

史特博:他们找到了你的书。告诉他们,你还给我讲过另外一个故事。不久前,你接到了一个电话。观众朋友们应该会对这个故事很感兴趣的。给他们讲讲吧。

是啊。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史特博!”我说,“嗯我是,”他说“是易维尔。你还好吗?”是易维尔·尼维尔。你们还记得那个摩托车惊险表演者吗?他告诉我三月份的时候他在沙滩上,觉得上帝在跟他说话,不是用听得见的声音,而是在他的灵里。上帝说,“易维尔,我救了你那么多次,可是你却完全不知情。但是现在我要你借着我的儿子耶稣来就近我。”然后他想,“那是什么意思?我还算是个信上帝的人,但是耶稣,我不了解。”所以他给他的朋友体育评论员弗兰克·吉福德打电话,他说,“弗兰克,耶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呢?”弗兰克·吉福德就给他寄了本我写的《重审基督》。毫无疑问,易维尔·尼维尔重生了。他是在基督里的新信徒。我和他成了朋友。我们在电话上交谈。他给我打电话,每次都说同样的话,“史特博,是易维尔。你还好吗?“然后我说,易维尔,你现在要改名了。你现在是基督徒了,不要再叫自己“邪恶”了(注:易维尔的英文Evel和邪恶Evil发音相近)。鼓起勇气改掉你原来的名字吧。

史特博:告诉观众朋友们,当他受洗后作见证时,教会里发生了什么事。

他在一个很大的教会。他讲了自己的见证。牧师那天没有讲道,因为他的见证太震撼人心了,是对上帝的爱和恩典发自内心的回应。他说,“我之前所过的是那么不道德的生活,而上帝在祂的恩典中却饶恕了我,使我得到了新的生命。他对自己的新信仰是那么地热忱,以至于牧师宣布那天不讲道了,他说,“这就是今天的讲道。如果还有人要接受基督,想要受洗,请站起来吧。”在两场礼拜中,有超过700人因为易维尔·尼维尔的见证而相信了耶稣基督。他对此感到震惊不已,也非常谦卑。他说,“我感觉在太多方面都浪费了自己的生命。但是我很感恩,我在无可救药之前找到了耶稣。但祂以任何方式使用我,我都倍感荣幸。”

史特博:我听说他要邀请你去弗罗里达和他一起骑摩托车。

嗯是啊。他说,“来弗罗里达吧。我骑摩托车带你去兜兜风。”然后我想,好吧,那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可以不用去弗罗里达了。

史特博:你没去过那里吧。好的,我想听你的故事,我觉得观众朋友需要听到这个故事,因为你的经历就是一场真正的旅程。你曾经很爱钻牛角尖,很难对付,还有你曾经对上帝的看法。带我们回到耶鲁,然后再来到《芝加哥论坛报》,给我们讲讲你当时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的心路历程。

嗯,你知道,我第一次认为自己是个无神论者,是在我16岁的时候。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在学校里所学到的诸如进化论、生命起源之类的东西。他们告诉我生命可以自己出现,并不需要任何超自然的创造主。我信了,就开始认为自己是个无神论者。后来我修了一门课,老师是一个信仰上的怀疑论者,他教我们新约的课程。当然,他成功地使我相信,不能相信圣经所说的就是真的。所以我认为自己是个无神论者。我很早就和我的高中恋人结婚了,当时我20岁,她19岁。她是个不可知论者,在信仰上有点中立,我比较敌对信仰。坦白讲,约翰,我从来没花时间系统地调查过无神论或有神论的证据。我想,我下意识的反应是,要说在宇宙中有一位全能、全爱、全知的创造主,这简直太荒唐了。这根本不值得我花时间去调查。

安克伯:你说,“上帝没有创造人,(你认为)人为了缓解自己的恐惧而创造出了上帝。”

史特博:是这样的。人们需要这样一位在天堂的慈祥的老爷爷,这样,如果死了,他们至少可以相信自己可以去天堂。我以为那就是事情的所有真相。约翰,这么想的一个坏处就是,著名的无神论者罗素曾经说过,“如果没有上帝,就没有对错之分了。”而我就是这样生活的。我给自己定道德规则。日复一日,我自己决定什么是道德。

因为我最最看重的,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让自己快乐。我的意思是,我只对享乐感兴趣。我所过的,就是一个自恋的生活。你知道实情,这不是我喜欢谈的事情,但是我过的生活,真的非常败坏,经常醉酒,好咒骂,专顾自己,真的在很多方面都是自我毁灭的。

我过去很爱发火,因为好像不管我走哪条路,不管我在哪里寻找,我都不能找到生命中想要的幸福。我记得,我妻子开始去教会了,因为她遇见了一个基督徒,这让我真的很生气。有一天她说她要去教会,我对此愤怒不已,暴跳如雷,转身在我们客厅的墙上踢了一脚,踢出了一个洞。就是因为愤怒。那时我妻子在哭,我们的小女儿也在哭。如果你那时候问我“为什么你这么生气?这股怒气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我是否能答得上来。但是我想,就是所有这些死胡同,就是这些百思不得其解的南墙,让我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能力给自己想要的满足。

安克伯:是啊,你说过,你的女儿艾莉森,当她看到你回家的时候,她会做什么?

史特博:嗯,我想这可能是我能说的我生命中最丑陋的事情。

安克伯:那时她才5岁。

史特博:是啊,还不到五岁。如果她在客厅的地上玩一些玩具,当她听到我回家的声音,知道我要从前门进到家里,她很自然的反应就是把她的玩具捡起来,回她自己的房间,然后把门关上。她可能在想,“他又喝醉了吗?他又要在墙上踢出一个洞来吗?”他又要大喊大叫,破口大骂吗?你知道吗,这里就是更安静,这里就是更宁静。”这对我来说是那么难以启齿,因为我爱我的孩子们;但是我的本相就是如此。

安克伯:然后在你的妻子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情。

史特博:是啊,她遇见了一个和她分享耶稣的朋友。我妻子就调查了一番,大概九个月后,有一天她过来跟我说,“李,我做了一个重大决定。我已经决定要成为耶稣的跟随者。”

安克伯:你当时想什么了?

史特博:我想……离婚是第一个浮现在我脑海里的词。就是这样;我可没义务去接受这个。如果她要变成一个古里古怪的人,圣洁的教徒,比任何人都要圣洁,把她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在贫民区去服事那些穷人或做其他事情。我当时真的想我们的婚姻走到头了。但是我生命中最大的惊喜之一便是,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所期待的这些消极事情一件都没有发生,反而,我在她的性格上、价值观上、她和我还有孩子们的相处上,看到了积极的改变。这非常引人注目,非常吸引人。有一天她说,“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教会啊?”我说,我要去教会,她深陷这个邪教组织,我要把她从里面拽出来。

我去了那个小教会。他们在一个电影院里聚会。教会名叫柳溪社群教会。那个小伙子站起来讲话,我不认为他那时候嘴上有胡子,他是一个名叫比尔·海贝尔斯的年轻小伙子。他讲了一篇道,题目叫做《真理的寻索》。约翰,他几乎粉碎了我对基督教有的所有错误想法。我的意思是,他谈到了耶稣;他谈到了十字架;他谈到了为我们的罪赎罪。他谈到了所有这些东西,我都听进去了。那天我走出教会,说了两件事情。首先,我仍然是个无神论者;他那天并没有使我相信上帝真的存在。但是第二,我意识到如果这是真的,这对我的生命来说有巨大的影响。

史特博:所以我想,我要做的,就是用我在新闻行业所受到的训练,我在法律行业所受到的训练,我要系统地调查一下,基督教或者其他信仰体系到底可信吗?我也看了其他的信仰体系。但是它们如何经得住仔细推敲呢?约翰,因为我所过的败坏的生活,我里面有很大部分不愿意不愿意这是真的。我想发现信仰不是真的;因为我不想为自己的生活方式负责。另外,作为一名记者,我对自己说,等一下,收起你的偏见。去调查吧,就像球赛中的裁判一样;把击球叫做击球,把球叫做球。鼓起勇气,体面地任由证据把我带到它所指的地方。就算它所指的是一个令人非常不舒服的结论——上帝真的存在。

安克伯:你甚至比这还要厉害。我的意思是,你在《芝加哥论坛报》的新闻编辑室里有一个座右铭,是什么?

史特博:是啊是啊。我们过去常常为自己是怀疑论主义者感到自豪。我们过去在报社有一个政策:在把一个事情印刷在报纸上之前,至少要找到两个线索去证明这件事。

所以我们在新闻编辑室里有一个标志,内容是,如果你妈妈说她爱你,那么去找出证据来吧。”就是说,你怎么知道妈妈爱你呢?也许她在撒谎,也许她就是在胡编乱造。你有证据吗?你能证明吗?这就是我深陷其中不可自拔的怀疑论的基因。

在我开始这整个研究之前,坦白讲,约翰,我以为这要花费我一个周末的时间,真的不开玩笑。我想,给我几天时间,我会把这一套撕成碎片,我会找到所有的缺点,其中所有的漏洞,这只要我费一个周末的功夫而已。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嗯,我开始研究了。在我这么做的时候,我会研究一个事件;我会细细考察。令人惊叹的是,其他宗教都被抛在一旁了。我的意思是,要给其他的这些信仰体系致命的一击,真的不难。

但是基督教,就好像是你小时候玩的那种很老的拳击娃娃,就是那种拳击袋,你打它一拳,每次它都能反弹回来。就好像是不管我在哪里下手,不管我在哪里挑战,它都会用一个非常肯定的证据来回应,让我不服不行。太震撼了。

安克伯:当你开始调查基督教的时候,你是如何决定从哪儿开始的?什么吸引了你的注意力?

史特博:嗯,有很多问题,你知道的,弥赛亚的问题,预言的问题等等。很多事情。但是如果我可以把它归结成两个问题,我调查中的基本问题,因为我认为,耶稣是谁这个问题的基石,首先是,祂真的有自称为上帝的儿子吗?

有很多人说祂并没有这样做。怀疑论者、无神论者理查德·道金斯在他的书《上帝错觉》中,说,历史上鲜有证据证明耶稣曾经自称为上帝的儿子。嗯,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第二点,如果祂确实自称为上帝的儿子,祂有没有借着从死里复活来证明这点呢。因为我在《芝加哥论坛报》的时候做了很多调查。我们调查过一些心理健康机构。约翰,我要告诉你,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少看着你的眼睛,非常真诚地告诉你他们是上帝的人。但是我们不相信他们。为什么?因为没有任何确证,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他们说的话是真的。

如果耶稣宣称自己是上帝的儿子,这是一回事。但是如果祂证明了,如果祂用事实来支撑自己所说的,如果祂从死里复活证明了这一声明,那就是很好的证据,你被埋在坟墓中,三天后从死里复活,那能很好地证明你说的是真话。

安克伯:是啊,有一次我在一家精神病院,我走进一个房间,有个人不动声色地告诉我,他说,“你知道我是上帝的第二个儿子吗?”我说,“不,我不知道这点。你是如何知道的?”他说,“嗯,上帝告诉我的。”那个房间里的另外一个人说,“不,我可没告诉你。”

但是,请认真听。我们要得出这两点的证据了。我们要稍微休息一会儿,然后会回来,然后我们要听听那些说服了李的证据。请不要离开,你不想错过接下来的精彩内容的。

安克伯:谢谢你收听我们今天的节目。如果你喜欢今天的节目,想要再收看一遍,或者想要观看我们其他的节目和话题,请下载我们免费的安克伯秀APP,或者在我们的网站jashow.org上观看。

安克伯:好的,我们回来了,我们这期的嘉宾是李·史特博。他曾经是非常坚定的无神论者,在《芝加哥论坛报》做法律编辑做了13年。有一天他的妻子认识了基督,这让他开始了一趟旅程,去寻找证据去证明这些信仰是错误的。但是,李,请给我们讲完这个故事。事实是,你说过你研究过两个事实。请再次跟我们说说这两个事实。

史特博:第一个,耶稣是否自称是上帝的儿子;第二,祂是否真的从死里复活,来证明自己是上帝的儿子?

安克伯:好的,你是如何着手的?

史特博:约翰,我做的第一件事,我想,一个好的历史学家可能会想要去找那些最早的史料。所以我想,耶稣最早的传记是什么?是《马可福音》,大多数人都相信这是最早写成的一卷福音书。这是根据使徒彼得亲眼所见的事情写成的。所以我打开这卷书,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耶稣,祂用来称呼自己最多的方式,不是上帝的儿子,而是人子。所以我说,“嗯,结案了。祂从未称自己是上帝的儿子;祂只是说,‘我是人子,我就像你和其他所有人一样’。”

这是我的想法。然后我更深入调查。我发现,当耶稣称自己是人子的时候,祂并不只是在承认自己的人性;祂所承认的,比人性要多得多;因为他所做的,就是把对人子的描述应用到自己的身上。我们能在犹太人的圣经,就是旧约中的《但以理书》7章能找到这点。如果你看那章圣经,你会发现里面有对人子神圣品格的描述。祂来是要审判全人类;祂有主权,完全的主权和能力;祂受万民的敬拜,只有上帝是敬拜的对象;祂的国度没有穷尽。你在《但以理书》7章读到的这些品格是属神的。耶稣所做的,就是把这些应用到自己的身上,说,“我不仅仅是人,我是人子。”

然后突然间,我被震住了,好吧,等一下。也许还有跟多的内容。祂说过一个例子,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很多人都没能正确地明白这点,我想是在《马可福音》6章,那里讲述了耶稣在水面上行走的故事。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故事。大多数版本的圣经都把祂的话翻译成,“是我,不要怕。”但是事实上,我往深处研究,发现在希腊原文新约圣经中,耶稣实际说的是,“不要怕,I AM(我是)。”。嗯什么叫“I AM”?在《出埃及记》里,上帝在荆棘火焰中就是用这个方式向摩西启示自己的。

所以,突然间,祂是在做另外一个宣告。然后祂在大祭司该亚法面前受审的时候变得更加明显了,该亚法直截了当地问祂说,“你是那当称颂者的儿子基督不是?”从耶稣嘴里说出来的第一句话是,“I AM。”

安克伯:是的,我们需要在这点上慢下来。“你是基督吗,”这指的是弥赛亚,好吗?“你是那当称颂者的儿子吗?”他们不会说上帝,因为在犹太文化中他们不会这样做,但是“当称颂者”就是指上帝。“你是上帝的儿子不是”是双重的问题。祂说“I AM。”祂又加了一句话,比这句话更糟糕。

史特博:是的,祂加了一句话说,“你们必看见人子,坐在那权能者的右边,驾着天上的云降临。”(可14:62),也就是说,祂要带来审判,要来审判全人类。约翰,当你仔细思考的时候,这很有讽刺意味,因为实际上,祂对该亚法说的是,“哦不好意思,你觉得你在审判我吗?实际上事实正好相反。”所以,耶稣这么说的时候,该亚法是如何回应的呢?顺便说一下,这其实引用了《但以理书》7章;祂是将人子应用到自己身上了。所以该亚法会如何理解祂所说的呢?他说这是僭妄的话。为什么呢?因为耶稣在称自己是上帝。这对他来说再清楚不过了,你读耶稣生平的时候,会很明显地发现这个主题一再重复。

在《约翰福音》10章30节耶稣说,“我与父原为一。”希腊原文中“一”这个词在这里的意思是“在本质上是一”。所以,听的人会如何理解耶稣所说的话。他们捡起石头来要打死他。为什么?因为他们说,“你是个人,反将自己当做神。”(约10:33)他们非常明白祂所说的,然后他们就因为这个要把祂打死。约翰,我就此打住了,说,“等一下。耶稣至少清楚地宣称自己就是上帝的儿子。”这很清楚。现在接下来的问题是,祂有证明这一点吗?因为任何人……我可以宣告我就是上帝的儿子。但问题是,他有任何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点吗?

安克伯:就你刚才说到的“人子”这一点,我再加几句话吧。另外一段关于人子很有意思的经文是《马可福音》2章。有一个人不能行走,他们就把耶稣上面的那部分房顶拆了,他们把这个坐在褥子上的人缒了下去。有一大群领袖和文士坐在那里听耶稣讲论。耶稣看着这个人,祂没有说,“你被医治了!”虽然大家都希望祂会医治者个人。祂说的是,“你的罪赦了。”马上,听祂说话的众人就说,“咳,你不能这么说,因为除了神以外,谁能赦罪呢?”(可2:7)

但是我很喜欢耶稣接下来说的话。祂说,“好吧。我来问你们一个问题吧。在这个情况下,或说‘你的罪赦了’,或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行走’哪一个更容易呢?”(可2:9)好的,如果你想一下这点,没有人相信祂就是上帝或者上帝的儿子,对吗?所以祂可以非常简单地说,“你的罪赦了”,因为然后祂就可以转过身来说,“你们看到了吗?”嗯,没有人能用肉眼看到罪被赦免。他说这是最简单的事情;你们认为我在这里对你们耍心眼。事实不是这样的。祂说,“但要叫你们知道,这又是你的那个词了,但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看吧;拿起你的褥子起来走吧。”(可2:10-11)祂实际上是在说,当你看到祂这样做的时候,这个瘫子站起来走路了,他之前从未走过路,当你看到他这样做的时候,你会知道我也做了其他的事情。这就是人子所做的。

史特博:约翰,这很有意思,这就回到我们有的对耶稣最早的记录了。这不是在祂死后一百年后流传的传说,我原来就是这么想的。祂是上帝,祂称自己不仅仅是人,我觉得这是很久之后才流传起来的传说和神话。你去看对耶稣最早的记录,从最开始的时候,他就在说这些与众不同的话。他讲了邪恶园户的比喻;然后这个比喻后面他要传达的信息是,祂是上帝的儿子,被差遣,结果被杀。

安克伯:是啊,我喜欢约翰·罗宾逊,在他的帮助下,上帝之死的运动才得以开展。在他写的《福音书日期重估》,他把我们刚才谈到的《马可福音》的写作日期放到了主后40年。我要说的是,我不太敢说我同意他的说法,但是如果是在主后40年,那就是耶稣生活和复活10年之后啊。天啊,我们谈到的这些关于耶稣的事情,就在耶路撒冷的大街小巷被谈论,长达10年之久。所以你有了确凿的证据证明耶稣自称是上帝,现在当你想到这点的时候,它对你产生了什么影响?

史特博:是啊,顺便说一下,我们甚至有比这更早的资料,因为我们可以追溯到早期教会的信经,我查考这些信经,想要确定耶稣就是不可见之上帝的脸时,发现有个令人讨厌的倾向。就是它再次确认了祂就是神。人们在《马可福音》写成之前就已经相信这些了。

安克伯:我想说,当你开始明白这一切的时候,带给你了什么样的冲击?

史特博:嗯,首先我感到很吃惊,因为再一次,我原以为这是只要花几天时间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但是我越多研究这点,我就在想,等一下。人子,祂在做一个神圣的宣告。看看祂讲的这些比喻吧,这些比喻非常恰如其分地把祂放在了超越所有人的位置上了。祂非常清楚地说了一些激动人心、震撼人心的东西。祂的听众也明白祂所说的是什么。我们今天也可以读祂的话,然后说,“嗯,你是如何得到这点的?”但是看看在祂的时代人们是如何回应祂的;因为祂的这个宣告,他们想要打死祂。

安克伯:好的,我们只剩下两分钟时间了。我们将在下周的时候接着谈论第二点,请给我做点预告吧。

史特博:嗯,好的。我查看耶稣的复活,祂究竟有没有从死里复活,来证明祂就是上帝的儿子。我把它归纳整理成了5E,就是五个以e开头的英文单词。第一个,死刑(execution);耶稣被处死了吗?他真的被执行死刑了吗?当人们把祂从十字架上取下来的时候真的死了吗?

安克伯:嗯是啊。今天有人会说,“不,他在坟墓里苏醒过来了。”我们会讨论这所有的问题。请继续。

史特博:好的,当然会了。然后我们有早期的文献,换句话说,就是那些不是由传说加工而成的东西。我们有一个空的坟墓(empty tomb),就连祂的仇敌也承认坟墓是空的。我们还有目击证人的证词(eyewitness accounts):515个人遇见(encounter)了复活的耶稣。然后就在耶稣撒冷我们看到了教会的兴起(emergence of the church)。而教会的兴起,与耶稣的门徒告诉人们他从死里复活的真相,不在同时期发生的。

安克伯:你曾经系统地研究过这里的每一个点,我们将在下期节目里谈到这些。你得出了什么结论呢?

史特博:结论是,你下了功夫研究,然后你诚实公正地掂量证据。我发现自己同意迄今为止最伟大的律师莱昂内尔·乐克福先生的观点。他连续赢得了245个谋杀案的诉讼,陪审团庭审和上诉的情况都有。在研究那些证据之前,他一直是个无神论者。他带着自己非常扎实的法律技巧,将它应用到了历史记录上。他的结论,他的原话是这么说的“我明确地说,耶稣基督复活的证据是如此浩瀚繁多,不容人置疑,这迫使我不得不去接受它。”

安克伯:我们有拿了博士学位的怀疑论者,我们有在高中和大学里的孩子们。我们有正在思考这些事情的成年人。他们所走的路,正是你曾经走过的,而且他们正在听这个节目。告诉他们,为什么他们下周还需要继续听我们的节目。

史特博:首先,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关键重要的事情。使徒保罗这么说:如果耶稣没有复活,我们所信的就是枉然;我们仍旧还在自己的罪中。我是说,这个问题,是至关重要的问题。因为任何人都可以宣称自己是神,但是你可以从死里复活,来证明自己是神吗?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认为这是历史的转折点。我认为,如果人们用一个开放的心态来看待它,他们会迫不及待地要去弄明白这个问题。他们会对自己说,“你知道吗?证据都齐了的时候,我就要下结论了。”有了这种态度,如果你自己去取证,我想,就不难得出莱昂内尔·乐克福先生得出的结论了。

安克伯:是的。好的,观众朋友们,我们希望你能继续收听,因为下周我们要讨论这个关键问题,耶稣从死里复活了吗?我们要听听这位怀疑论者是如何得到这五个点的。我觉得这是你需要听到的东西,希望你到时能收听。

 

如何成为基督徒

今天你要做这个祷告吗?

            亲爱的主耶稣,我向你告白,我犯罪了,我知道我不能救自己。谢谢你死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的罪。我相信你是为我死的,我领受你为我做的牺牲。现在我尽我所能,撇弃对自己和其它事情的信心,我要唯独信靠你。我打开我生命的门,靠着信心迎接你作我的救主和主。谢谢你饶恕我的罪,并赐我永生。阿门。”

 

想要收看更多我们的节目,请下载我们免费的《安克伯秀》的应用。

“祷告接受耶稣基督”@ JAshow.org

版权 2009 ATRI

耶穌影片

成了基督徒]

你想知道如何成为一个基督徒吗? 凭着信心,通过祷告,你现在就能够把基督迎接到你心里(祷告就是与神)。神知道我们的心,比起我们口里所说的话,他更关注的是我们心里的态度。以下的祷告只是我们所推荐的祷告。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祷告。能救赎你的不是祷告、举手或走过教会的甬道,能救赎你的是你心里的态度和你对基督的信仰。 這裡按下.

錄音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