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复活的证据——第二期节目

李·史特博开始回答两个问题:耶稣真的自称是上帝的儿子吗;如果祂自称是,那么祂有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呢?

 

***

播音员:有问题?耶稣从死人中复活了吗?

祂的复活是事实还是虚构的?

这重要吗?

证据是什么?

一个不信主的朋友,如果问这样的问题,

“耶稣的复活不就是个神话吗”,你会如何回应?

当他们把祂从十字架上取下来的时候,我们怎么知道祂是真的死了呢?在耶稣受死埋葬之后,祂复活了,向超过500个人显现过,这仅仅是他们的幻觉,还是复活的耶稣真的向他们显现了呢?

今天我请来回答这些问题的嘉宾是李·史特博先生,他以前是从无神论者,后来成了基督徒。他曾经是《芝加哥论坛报》的法律编辑,得过奖,他也是作家,他所写的书有20多本上了《纽约时报》畅销书榜。我们邀请你来听《安克伯秀》这一期特别节目,耶稣复活的奇异证据。

 


 

欢迎来到我们的节目。我们今天的节目会很精彩。

我的嘉宾是李·史特博。他是耶鲁大学法学院毕业的。然后在《芝加哥论坛报》做了法律编辑长达13年,得过奖。但是我们在谈的是他的故事,因为他生命很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怀疑论主义者。然后,他花了两年的时间去调查耶稣基督所做的一些宣告,也知道了该如何去回应这些宣告。那些证据把他带到了对耶稣基督的信仰里,我们正在谈的就是他找到的证据。我想让你听一听那些证据。李,我们在节目开始的时候稍微讲一点点这个故事吧。

李·史特博先生:我在很年轻的时候,十几岁的时候就是一个无神论者,然后娶了一个不可知论者。她成了耶稣的跟随者,这让我很害怕,我原以为我们可能要离婚了。但是当我看到她身上发生的变化,当我第一次让自己就接触基督教信息的时候,我就想,这值得我花时间付出努力来调查,来仔细求证一翻,看看它是否经得住怀疑论者的检验。所以,我就开始对基督教和其他信仰系统进行了长达两年的调查。

安克伯:请再告诉观众朋友一次,甚至在你还是《芝加哥论坛报》的法律编辑的时候,你曾经是如何怀疑,如何追踪证据的。

史特博:好的,我提到过我们曾经以自己是怀疑主义者而自豪,并且在我们的新闻编辑部有一个标语,“如果你妈妈说她爱你,那么去找出证据来吧!”换句话说,事实是什么?凭据是什么?证据是什么?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你可以想象下,约翰,你可以把新闻业和法律联系在一起,你就能知道我是怎样的一个怪人,是怎样的一个怀疑论者。但我曾经就是这样的人。这对我来说很自然,因为这是我在《芝加哥论坛报》所做的事情。

我调查事情,看看它们是否是属实。所以,我会给专家打电话,我会研究考古学,我会查看古代历史,我会仔细研究很多问题,来看看这些手稿所提供的证据是否属实等等。这对我来说是很自然的事情。

但是约翰,这次不同,这是我平生调查过的最大的一个故事。我曾经是做过一些大事,我做的一些调查也得过一些奖,但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与这两个问题相媲美,第一,耶稣真的有自称是上帝的儿子吗?如果祂这样做了,祂是否有证据呢,祂是否从死里复活来证明了这一点呢?这对我来说是问题的核心。

安克伯:是啊,然后你真的开始了,不是要证明它是对的,而是要证明它是错的。

史特博:是啊。在很多方面,我都过的是一个丑陋不堪、道德败坏的生活,我最不想看到的,坦白讲,就是要为这样的生活负责。我最不想要的,就是上帝对我一举一动的密切监视。我想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我想随心所欲地生活。

安克伯:你也意识到,如果你相信基督,那么一定要有一些改变。

史特博:是啊。我意识到,额,我妻子过去常说,“我毫无盼望,我对我丈夫毫无盼望。”真的,在她成为基督徒之后,她告诉别人,“我毫无盼望,他是《芝加哥论坛报》那位头脑冷静、心里刚硬的法律编辑。我对他有一天会向耶稣基督屈膝,真的不抱任何希望。”

安克伯:好的,请重新讲一下第一点吧。

 

史特博:耶稣有自称过是上帝的儿子吗?当然,我想对于任何诚实的人,如果他查一下记录,会发现记录绝对是清楚的。

安克伯:你去查记录的时候,不这么想吗?

史特博:是的,我以为这只是在祂死后很多很多年之后杜撰出来的传说而已。但是就在最早的记录里,由马可所写的第一部传记,是根据使徒彼得的第一手见证所写成的;回到最开始,这卷书说耶稣称自己是人子,这不仅是在宣告人性,也在宣告神性。因为人子是《但以理书》七章的一个形象,祂有这些神圣的品格,祂会来审判人类,祂的国度没有穷尽,祂被万民敬拜,祂是至高的,祂就在父神的宝座前。

这些是神的属性。然后,当然,当人审判祂时,问祂,“你是基督,那当称颂者的儿子不是?你是弥赛亚吗?你是上帝的儿子吗?”“I AM”是最先从祂嘴里说出的两个词。然后祂把《但以理书》七章的形象应用到了自己身上。大祭司是如何回应的?他说祂在说僭妄的话。为什么,因为耶稣,只是一个人,却在自称自己是上帝。

安克伯:是啊。我喜欢《约翰福音》八章,耶稣说,“在亚伯拉罕之前——回到亚伯拉罕的日子——他仰望我的日子,既看见了,就快乐。”所有听祂说话的法利赛人和文士说,现在等一下,等一下。亚伯拉罕,是犹太民族之父,他看到你的日子就为此高兴?然后祂说了一句更糟的话“没有亚伯拉罕我就是I AM”。好的,回到《出埃及记》三章。在那里摩西对在荆棘火焰中的上帝说,“如果我去法老那里,他们问我是谁打发我来的,不好意思问一下,上帝啊,你叫什么名字?”祂说,“我的名字是I AM,是要存到万代被人纪念的。”而耶稣把这个名字用到祂自己身上了。现在,我常常想如果我和那些法利赛人和其他犹太人在一起听祂说话,我听到一个有血有肉的家伙做出那样的宣告,我会信吗?我会接受吗?我知道他们明白祂所说的,因为他们拿起石头要打他。他们说,“我们把这个男孩打死吧。这是亵渎的罪。”但是第一次读这些经文,它们就特别显眼,它们让你的大脑为之一振:在耶路撒冷2000多年前一个人站在那里,说了这些事情。在这个过程中的某个点上,你的心有没有被打动?

史特博:嗯,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的。当然,耶稣的教导让人脑洞大开。登山宝训还有祂的那些深不可测、极其深奥的教导。但是,那对我来说还是不够。祂做了这样的宣告,这还不够;祂的教导极其深奥,这也不够。我的意思是,历史上有很多渊博的老师;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对我来说,问题是,你可以证实这点吗?你可以证明吗?你能做什么呢?经上说,祂行了神迹。但是你知道吗,读到两千多年前发生的时候,这又是另外一番滋味了。但是我需要一个超越奇迹的东西,因为奇迹也许只是一些花拳绣腿的戏法。我需要一些无可争辩的东西。

安克伯:所以你在这点上杠上了。

史特博:是的。耶稣的复活是基督教的关键所在。使徒保罗是这么说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点。但是神学家杰拉尔德•柯林斯曾经说过,没有复活的基督教,就不是基督教;没有最后这一篇章,就完全不是基督教了。所以,一切都取决于这个问题:耶稣有没有从死里复活,以此来证明祂就是上帝的儿子?

安克伯:好的。那么你是如何找到证据的?

史特博:嗯,我花了两年的时间去查考证据,但是概括起来,我就查看了这五件事情,它们都是以e开头的单词。第一个是死刑(execution):当他们把祂从十字架上取下来的时候,耶稣真的死了吗?我曾经认为,也许他昏过去了,然后被带到坟墓中,那里的凉风使他苏醒过来了;所以那就不是一个奇迹的复活的,那只是一个偶然的苏醒而已。嗯如果你调查一下十字架的刑罚究竟包含了什么,你就会意识到根本不可能如此,他一定是死了。

安克伯:为什么?

史特博:嗯,首先,祂被罗马当局用鞭子重重地鞭打了,他们的鞭子里嵌入了齿轮状的骨头,还拴着铅球。有一个见过罗马鞭刑的目击证人说,受害人被打的皮开肉绽,五脏六腑都被打出来了。这是难以置信地残忍。事实上,你记得《耶稣受难记》这部电影吗?我在那部电影的拍摄期间认识了梅尔·吉布森。电影被评定为R等级,因为里面的场面非常血腥,鞭打非常残忍,还有耶稣被钉十字架,那时我觉得这部电影真不走运,我以为这会限制去看这部电影的人数。所以我对梅尔说,以为…

安克伯:给他一点小建议……

史特博:是啊,一点小建议。我说,你知道的,你本可以降低血腥的等级的。他看着我,说,“老兄,我确实是降了。”他说的是对的。他的意思是,“相比真正发生过的,我确实是降低了。如果他把历史精准地呈现出来,把真正发生过的事情重演一遍,人们是不能忍受的,也不能面对的。我采访过一些医疗专家,他们说耶稣在受完鞭打之后,处于低血容性休克中,就是失血过多导致的休克。然后人们还要用钉子穿过你的手腕和脚,把你钉在十字架上,这让你的胸部承受了难以置信的压力,导致你不能呼吸。你的肺部就被锁定在一个吸气的姿势。所以你唯一能呼吸的方法便是用脚使劲,把身体往上推。当然,那时你本来已经伤痕累累的后背又被十字架粗糙的木质擦伤。然后呼气,吸进一点新鲜空气,身体下去,然后又不得不再次把身体往上推,呼吸,然后依次这样下去。直到筋疲力尽,不能动弹。

事实上,这就是为什么当罗马人想要让某个人快点死亡的时候,他们就会拿一个铁棒来,敲碎他们的胫骨,让他的脚不能再用力把身体往上推,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就会窒息而死。他们的心脏会因为窒息的压力而停止跳动。就连《美国医学会杂志》都回顾了一下历史资料说,很明显,在祂的肋旁被刺之前就已经死了。顺便说一下,这肋旁一刺,刺透了祂的心脏和肺部。

事实上,我们有五个世俗的资料也证实了这点。你可以找到塔西陀,他是古代的历史学家,你可以找到约瑟夫斯,古代的历史学家。就连犹太人的塔木德都说耶稣被挂起来处死了;也就是说,被挂在了十字架上。所以,约翰,可以去找世界上最持怀疑论的新约学者,可以去找范德堡大学的赫尔德·路德曼,无神论者,他会告诉你的。约翰·克罗桑,非常自由派的基督徒,他会告诉你,我们所有已知的古代历史和的事实中,最最坚不可破的就是,耶稣被从十字架上取下来的时候,已经死了。

安克伯:是啊。他们不用非得是科学家才能知道祂已经死了。如果你把自己的身体往上推,你可以呼吸;但是你被挂在那里超过15分钟,然后又30分钟,你不能用力把自己推起来,你就会因为肺部没有呼吸而死。

史特博:是啊,想想这点吧。就算耶稣侥幸活下来了,想要违反自己所有的教导,欺骗大家,让人们以为祂复活了,然后又侥幸脱下了所有裹在祂身上的细麻布,侥幸把坟墓门口的石头推开了,侥幸躲开了守在坟墓门口的兵丁,想想祂所处的所有困境吧。祂所处的困境会非常糟糕,祂的门徒们绝对不可能看到祂之后说,“哦,这真是太妙了。有一天我们将会拥有复活的身体,从死人中复活,这是一个荣耀的盼望,我们在这个盼望的基础之上,发起一个全世界的运动吧!”他们看着祂,会打911,说请快来救祂吧。天啊,祂遍体鳞伤!所以,耶稣侥幸没被十字架钉死的这个说法是完全没有历史依据的。

安克伯:你的第二点是什么?

史特博:第二点是我们有的早期文献(early accounts)。我过去常想,耶稣从死里复活,这只是一个神话、传说而已,是在他死后很多年流传起来的。嗯我发现,我们有早期的历史证据来证明祂的复活,这让人太难以置信了。这不仅在我们所有四卷福音书里,而且在那之前,已经有最早的基督徒背诵的信经,为我们保存下来了。这个信经是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5章3节为我们保存下来的。这节经文说什么了?经文说耶稣死了。为什么死的?为我们的罪。他被埋葬了;在第三天复活了。然后经文还提到了见证人的名字,有一些是怀疑论者,他们的生命后来有了180度的大转变,因为他们遇见了复活的耶稣。

现在约翰,教会这个信经写成的时间,被来自各个不同神学背景的学者们追溯到耶稣死后2-5年。当然,这些观点必须先于信经的制定;所以它们就直接回到了十字架本身。所以我们没有很多年后流传下来的传说。我们有的是对古代历史上新闻的回放。事实上,伟大的古典历史学家韦舍温研究了一个传说在古代世界中流传起来需要多长时间。他断定就算花上两代人的时间,传说都不足以磨灭掉历史真相的核心内容。我们这还没有过去两代人的时间。我们这里有的是直接在该事件之后发生的事情。这是绝对震撼人心的历史证据,耶稣真的从死里复活了。

安克伯:好的,我们就要休息一下,回来后我们会接着讲另外三点的内容。有见证人,有空的坟墓,还有教会的兴起。你不想错过这点的。我是说,当他把将证据展开的时候,你需要听到这个的。所以请不要走开,我们马上回来。

安克伯:好的,我们回来了。我们在访谈李·史特博,他之前是《芝加哥论坛报》法律编辑。他以前是个怀疑论者,是个彻彻底底的无神论者。他在开始调查基督教的宣告,基督的宣告后,他走到了一个关键点上,就是耶稣从死人中的复活。真的发生了吗?他在谈这个问题后面的关键点,耶稣是否从死里复活了。证据开始让他相信,也许这件事情真的发生过。好的,你已经谈过……嗯,还是带我们回顾一下吧。

史特博:首先,是死刑:当耶稣从十字架上取下来的时候,祂肯定死了。然后是早期文献。这不是很久之前流传下来的传说。我们有特别特别早的文献证实了祂的复活。然后接下来第三点是空的坟墓(empty tomb)。首先空坟墓最震撼人心的是,我觉得,是一世纪没有人说这个坟墓不是空的。换句话说,大家都承认坟墓是空的。那些官长领袖想要编造一个故事,说守卫的兵丁睡着了,门徒们把耶稣的身体偷走了,这根本不成立,因为他们没有动机、方法和机会。另外,这也是在承认耶稣的身体不见了。

安克伯:还有,如果你在睡觉,你怎么知道是门徒们来偷走的呢?

史特博:是的。这个故事从一开始就是不合逻辑的,今天已经没有人相信了。但总之,就连怀疑论者都得要编造一个故事,来解释一番,虽然他们做得非常蹩脚。

安克伯:是啊,还有75%的学者,爱挑刺的学者,他们都相信那是一个历史事实。

史特博:是啊,这包括了持怀疑论的学者们。他们有基督徒和无神论者。真的研究过这件事情的人,75%都认同坟墓是空的。

安克伯:好的,你们现在有听到有关历史记录的另外一点,耶稣的空坟墓。但是问题又来了,耶稣的身体到底去哪儿了?

史特博:所以下一点是见证人(eyewitnesses)。有515个人遇见了复活的耶稣。保罗也谈到了祂自己的经历。我们也有关于复活最早的文献,也就是《哥林多前书》15章的信经,我们谈早期教会的时候谈到过这个信经。它提到有500人同时遇见了祂。然后我很喜欢圣经说的话,是这么说的,“哦不好意思,顺便说一下,其中一大半的人今天还在呢。如果你不相信我,去和他们谈谈吧。自己去问个清楚明白吧。”他们绝不可能说这不是真的。

安克伯:是啊,你可以证实这一点。

是的。所以如果你要传唤证人,传唤所有这些遇见了复活的耶稣的人,每个人盘问15分钟,24小时马不停蹄,你会坐在这里听这些见证人的证词,连续听上126个小时。有多少人在连续听了126个小时之后,离开的时候会说,“嗯,我就是不相信!”你知道的,我是说……

安克伯:你过去经常坐在法庭里做那样的事情。

史特博:是啊。我曾经看到有人就是因为一点点这样的证据就被送去了死刑室。所以我觉得,有强有力的证据证明耶稣遇见了这些生命被改变的人,包括逼迫基督徒的扫罗,后来成了伟大的宣教士保罗。为什么?因为耶稣的复活。耶稣的同母异父的弟弟雅各,在耶稣在世的时候怀疑耶稣的神性,后来变成了当地教会的领袖。为什么?《哥林多前书》15章说,因为他遇见了复活的耶稣。

安克伯:好的。然后是教会的兴起。

史特博:教会的兴起(emergence)。关于这点,让人很惊奇的是,就在耶稣被处死的那个城市,门徒们几个星期之后到处对人们说,“嘿,祂从死里复活了。”如果他们知识更渊博,你又如何把这点推销给他们?我们看到的是,门徒们诉诸听众们有的常识。彼得就在耶稣被处死几个星期后,就在同一个城市,看着人们,说,“你们记得耶稣。他们在你们中间行过神迹。你们知道祂所做的事情。”然后他说了这点:神却将耶稣从死里复活了。“我们都是为这事作见证。”(徒3:15)。嗯,他们对此是如何回应的?他们是说“彼得,得了吧。你在吹牛。你在胡编乱造”吗?不,历史表明,在那一天,三千人说,“彼得,我们知道你说的是实话。我们现在该做什么呢?”他们借着耶稣基督得到了饶恕与恩典,而教会就奇迹般地诞生在祂被处死的那个城市。如果这只是一个传说,或者这只是他们编造的故事,他们在吹牛,或是他们在撒谎,你又如何解释这点?我觉得这是非常震撼人心的事情。

安克伯:是的。好的,当你总结这几点的时候,发生什么事情了?

史特博:嗯,两年之后,有太多我们可以谈的东西了……

安克伯:嗯,我们会谈的。

史特博:所以言归正传。这是1981年的11月8日。我自己回到了房间里。那是星期天的下午。我拿出了一本黄色的法律笔记本,我在法学院的时候被教导要这样做。我在中间写下了一行字。在一面我写下了我看到的那些证据,正在说服我耶稣就是上帝的儿子,并从死里复活证明了祂是上帝的儿子。另外一面写下来那些负面的证据。我写了一页又一页。最后我把笔放下,我说,等一下,在这成百上千强有力指向基督教真理的证据面前,要坚持我的无神论信仰,比成为基督徒,需要更多的信心。因为要坚持无神论,我就要逆流而上驳倒这如洪流般的证据。在新闻行业和法律界我受训要对真理做出反应。我不能否认,我不能再逆流而上了。所以,我就说,“主耶稣我相信,我相信你是上帝的儿子,你从死里复活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我要做什么,我要做什么?”然后我想起来有人曾指给我一节经文:《约翰福音》1章12节,我就查看了这节经文。《约翰福音》1章12节:“凡接受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利,成为神的儿女。”

然后我意识到,相信祂,就必须要接受祂。这意味着,我不仅要在头脑上认同教会的教义,这意味着接受耶稣做我的饶恕者和带领者。所以我祷告了,我从道德败坏和罪恶的生命中回转,我认罪,我接受了从耶稣基督而来的饶恕。我说,“上帝啊,我就是想要跟随你。接下来的余生,我想要按照你所命定的方式来生活。”

安克伯:那给你的家庭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史特博:嗯,我就出去告诉我的妻子。她放声大哭,她抱着我,说,“你这个铁石心肠的人!我跟你说这个说了两年了!喂!”你知道的。但是她说,“我跟别人说,我对我的丈夫不存任何盼望。”然后他们给了她一节经文,《以西结书》36章26节。在这两年中,我在做这个调查,而我的妻子在背后就在做《以西结书》36章26节的这个祷告,“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约翰,我敞开我的生命,迎接耶稣进来。祂开始改变我的价值观、我的世界观、我的理念、我的态度、我的优先次序、我的养儿育女之道,我的婚姻,我的人际关系。这一切,随着时间的过去,都开始变好。

安克伯:最大的改变应该是你的女儿艾莉森。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史特博:在她人生的头五年里,她所认识的是一个愤怒、醉酒或缺席的爸爸。她看到了上帝在就她眼前改变我的生命,几个月之后,她对我妻子说了一些话这些话是她先对主日学老师说的,她过去跟妻子说,“我想要上帝把祂在爸爸身上做的事情做在我身上。”她五岁的时候就敞开心门,借着基督得到了饶恕,成了基督徒。现在她31岁了;她是写基督徒小说的。

我的儿子,也是一样,信主了,现在他取得了宗教与新约哲学的硕士学位。他在攻读神学的博士学位,因为他说,“爸爸,有一代人在那里,他们不明白。这不是想当然,不是传说,不是杜撰;这在历史上是真正发生过的。”我说,“儿子,你学习,学成了,去告诉给你们这一代的人听。”约翰,耶稣改变了我的生命、我的永恒归宿,我的家庭。这就是我的故事。

安克伯:好的,观众朋友们,你们听到了李的故事了。如果你认同这些证据,我所担心的一件事情是,你们中有些人认同这些证据,但是你从未进入到里面。你还是坐在那张凳子上,想着这些事情。这么做是有危险的。一定要把自己交托给耶稣基督。你说这是真的,如果祂是救世主,你就要求祂来救你。李,那些采取中立态度,看到这些证据却无动于衷的人们,会有什么危险?

史特博:这种情形,是最糟糕的了,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没事,但是他们的孩子们看着他们的生命却不会说,我看到改变,我看到变化了,我也想让我的生命发生这样的改变。”为什么呢?你可以坐在教会了坐了15年,对一些教义只是泛泛地表示认同,但是却没有被纳认为全能上帝的儿子或女儿。你们是可以这样做的,约翰,这并不难。我在1981年11月8日就这样做了。

安克伯:好的,观众朋友们,我很高兴我们谈到这里了。因为你们中很多人,你们需要做李曾经做过的事情。而我要给你一次机会来做这件事情。我要请李做一个祷告,就是他邀请基督进入他生命,并把自己交托给祂的那个祷告。对于你们中的一些人来说,时候到了。现在就是你需要用自己的话对主做这个祷告的时间了。你需要开始那个个人的关系。可能会有点让人恐惧,但事实是,这是生命中最伟大的事情了。如果证据都在这里,现在就是按证据来行动的时候了。李,请你带他们做个祷告,邀请他们和你一起祷告吧。

史特博:我所做的祷告,他们现在就可以做,这么说就可以,“主耶稣,我确实相信你是自己所宣称的那位:上帝的独生子。我相信你死在十字架上,为我付清了罪债。主耶稣,我认识到我犯罪了,我做了很多错事,我连自己的道德标准都没有达到,更不要说你的标准了,因为你的要高得多。我承认这点。我不想再这样活下去了。现在我接受你免费送给我的饶恕的礼物。我不能赚得,我也不配得这份礼物。我只能接受这份来自你的免费礼物,这礼物是因着你在十字架上所做的才有的。主耶稣,从现在开始,请带领我的生命,因为从现在开始我的生命就属于你。

安克伯:观众朋友们,如果你说圣经上所说的话,“凡”,就是说所有人,也包括你,现在,“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如果你听到了那个祷告,求告主,这节经文的最后几个字是“就必得救。”这是基督为你做成的事,你不能自己造出来的。这是祂进入你的生命中时所做的事情。如果你真心诚意做那个祷告的话,你就会开始感觉到祂,你会在生命里经历到祂。就相信祂已经救赎了你。下周我们要对证据展开更多的讨论。我希望到时你会收听我们的节目。

 

如果你想要接受耶稣基督做你的救主,请登录www.jashow.org网站,点击“如何成为基督徒”,你也会找到“全球网站”,在那里你可以观看我们过去的节目(有中文字幕),阅读被翻译成中文的文章。

如何成基督徒

今天你要做这个祷告吗?

            亲爱的主耶稣,我向你告白,我犯罪了,我知道我不能救自己。谢谢你死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的罪。我相信你是为我死的,我领受你为我做的牺牲。现在我尽我所能,撇弃对自己和其它事情的信心,我要唯独信靠你。我打开我生命的门,靠着信心迎接你作我的救主和主。谢谢你饶恕我的罪,并赐我永生。阿门。”

想要收看更多我们的节目,请下载我们免费的《安克伯秀》的应用。

“祷告接受耶稣基督”@ JAshow.org   版权 2009 ATRI

耶穌影片

成了基督徒]

你想知道如何成为一个基督徒吗? 凭着信心,通过祷告,你现在就能够把基督迎接到你心里(祷告就是与神)。神知道我们的心,比起我们口里所说的话,他更关注的是我们心里的态度。以下的祷告只是我们所推荐的祷告。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祷告。能救赎你的不是祷告、举手或走过教会的甬道,能救赎你的是你心里的态度和你对基督的信仰。 這裡按下.

錄音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