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对自己的得救有疑惑之人的盼望——第二期节目(总第六期节目)

 

播音员:     今天的“安克伯秀”,要为您回答这个有史以来问过的宗教性最强的问题:“你如何确知自己将在永恒中与神同在?”

埃文·鲁泽博士:     鲁泽:你死后一分钟,你要不会看到基督和天堂的美丽与荣耀,要不会看到一些可怕的事情,这些事情是你今天很难想像到的。我是说当你停下来去思考时,我们能问的最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便是,“我将在哪里度过永生?”

播音员: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约翰请来了嘉宾埃文·鲁泽博士,他是伊州芝加哥慕迪纪念教会的主任牧师。

他也会回答这些问题:

关于那些一开始接受基督信仰,而在后来的生活中又不再做基督徒的人,圣经有什么教导?

如果基督徒死时有罪还没有认,那这会使上帝为他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无效吗?

我们如何能确信今天、明天乃至永远我们都是得救的?

我们邀请你收看“安克伯秀”的这期特别节目。

 

****

约翰·安克伯博士:         欢迎收看我们的节目。我们在探讨的是你如何能确知自己死后将在永恒与神同在?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吗?让我来问问你们,你们知道吗?

埃文,在你的书里,你谈到了人们有的那些本质问题,他们有的疑惑,如果有人能解答他们的疑惑,他们付上再大的代价也都在所不惜。他们想要有一个从主而来的确切的、稳妥的救恩。好吗?在节目开始的时候,我们来说一下一些这样的焦虑吧。如果你去罗马,你进圣彼得大教堂,你看《最后的审判》这幅画,米开朗琪罗画的。如果人们能明白他用这幅画要表达的意思——想象一下,你知道自己一个小时之后将要去世,你会来到审判台前,你脸上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在他的画里,他描绘了那些在面对末日大审判之人的表情;总体上来说,只有焦虑。有恐惧之情。很多人一想到要面对神,一位圣洁的神,一位知晓他们全部的神,他们就有恐惧,没有平安的确据,那些去教会的人,那些宣称自己是信基督的人也是如此。

而现在有些人有假信心,有些人有真信心。我们想要把它捋清楚。但是你会说什么来安慰,用圣经里的话来应许说人们可以有一个确定的信心。这并不是依靠他们的行为的。请带我们开始吧。

埃文·鲁泽博士:     嗯,约翰,那当然是一个人所能问到的最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与神的关系,与天堂,与审判和其他所有一切的关系。我们要在这一期特别的节目中,把假信心和真信心区分开来,因为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就不会开始讲这个故事了。但是让我给你们讲一个女人的故事吧,她过去是教圣经研究的。我相信她那时拥有的是真信心。这么说是因为,她丈夫非常确定地相信这一点。认识她的人们相信这一点。但是她总是会有疑惑的时候。当我们去参加一个营会的时候,我和她还有她丈夫坐在后面的门廊那里。我看着湖,想起了一个故事。也许这个故事是真的,也许不是真的,但是它有巨大的意义。有一个人要过一个已经结冰的湖,但是害怕那个冰会太薄了。所以为了确保他的重量被分散开了,他是用手和膝盖在湖面上爬行,希望他最终过这个湖。嗯,这个故事讲到,远处有一群马朝他跑来了。他就开始意识到,如果这冰已经厚到可以承载一群马的重量,我为什么还要在这湖面上爬呢?我为什么不站起来奔跑跳跃,享受这湖呢?然后这个女人马上就明白了这其中的寓意,因为我对她说:“作为信徒,你下面的冰和我下面的冰其实是一样厚的。我们都在依靠基督。”然后他说:“唯一的区别是,你在享受,而我没有。”这是真的。

约翰,这把我们引向了一个需要再次强调的要点,这要点就是,如果我们对一个正确的对象,也就是基督有信心,用颤抖的手去唯独相信基督,也好过非常坚定地拥有假信心。

你瞧,因为那个人已经在湖面上了,他有绝对的信心相信他能跑着过去,如果冰只有半英寸厚的话,他就会沉下去。信心和信心的对象同等重要,这就是我们在这里所探讨的。一个人如何能相信如此令人心满意足的基督,如何能向圣经所说的那样有充足的信心(来10:22)?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的主题。

约翰·安克伯博士:         是啊。如果你要纠正人们的想法,给他们得救的确据,那么你确实得给他们一些应许。不幸的是,我们一些作传道人的朋友,有时当他们谈论救恩的时候,没有清楚地、精准地、甚至都不能准确地说出救恩是什么。

例如,我们现在立刻就来痛快地切中要害吧。你在书中谈到了一位女士听一位传道人的广播节目。这位传道人说:“是的,你得要相信基督”,但是他也把事情弄得看起来,听起来他们得要靠自己的行为。如果他们没有行为而来的印证,那么他们就没有真正地得救。我觉得,那样真是后患无穷。因为你需要问一下,在我有已被接纳的安全感或知识或确据之前,我们的行为得有多少需要达标,或者有多大部分需要达标呢?然后重点现在转到了我的行为上了,而非基督所成就的事情上了。给我们讲讲那位女士的故事,和你对她说的那些话。

埃文·鲁泽博士:     嗯,情况是这样的。我坐在教会的办公室里,电话铃响了。是一个住在敬老院的女士打来的,她说:“你知道吗,我们每天早上聚到一个房间里听某个传道人讲道。”然后她说,“我知道我曾是个基督徒,”因为,再用一遍之前用过的词,她是真心相信的。我们在我们的会众面前得要持守这点,因为我们还没有探讨真信心和假信心。但是她可以举出很多证据来证明自己有真信心。但是她说:“据这个传道人所言,我是失丧的人。”我说:“为什么?”她说,“哦,因为他说真正的基督徒从来不会真正犯罪的。如果他们犯罪的话,那只是一小会儿,他们很快就会回到以前不犯罪的状态。”她说:“我辜负我的主太多次了。我知道我是个大罪人,我辜负神了。”然后她说:“我总是以为基督的宝血就已经足够了,但是根据他所说的,事情不是这样的。”

我对她说:“基督的宝血当然就已经足够了。”对了,在这期节目的末尾,我们要举例说明为什么基督的宝血就足够了。但是我说:“基督的宝血就够了。”

她说:“那我能拿我的内心怎么办呢?”她说的太可爱了。这是一位老妇人。她说:“我不能拿着钢丝棉进到我心里去把它擦干净。我该怎么办呢?”

我对她说:“如果你相信的是耶稣基督,那么祂在十字架上留下的宝血,这就足够了。

她说:“真的吗?这就够了吗?”

我说:“是的,这就够了。”

她说:“等下我挂断电话,我就要去告诉房间里所有其他的女人基督的宝血就足够了。”约翰,我们想斩钉截铁地说基督的宝血就够了。但是,这是以很多事情为先决条件的。它的先决条件包括,你对基督的宝血和耶稣在十字架上所做的事情有着真实的信心。它的先决条件包括你是以得救的信心去相信的,在你的生命中有很多证据可以证明你是一个真基督徒,因为这就是我们所探讨的一部分。但是我们预先想说的是,得到得救的确据,最终是因为看到了耶稣为我们所做的就已经足够了。“成了。”“罪债付清了。”为我们自己接受它就可以了。

约翰·安克伯博士:         你现在引起大家的注意了。他们在说:“好吧,那么我就需要知道什么是货真价实。我需要知道什么是真信心,什么是假信心。”那么我们就来对比一下吧,好吗?我们先来谈一谈假信心的一种,有这种假信心的人会说:“我相信基督……”他们在“基督”后面还加了另外一个词。对此你会说什么?这错在何处?

埃文·鲁泽博士:     嗯,这就好像在说,就他们个人而言,信心就像是共有基金。你不想孤注一掷,所以呢:“我相信耶稣,我还相信这个……”我遇到这样的事情实在太多次了。我对一个人说:“如果你今天就死了,而神要对你说,‘我为什么应该让你进天堂呢?’你会说什么?”

他说:“嗯,我是一个好人。”然后他不停地说自己如何如何好。然后我说:“你知道吗,这是错误的。答案是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为人们的罪死了。”

“哦,嗯,我当然也相信祂了。当然,这是一部分原因”。我们可以非常肯定地说,一个这样的人,是失丧的人。因为想一想这对基督来说,是何等的侮辱。因为你实际上是在说:“耶稣啊,你在十字架上所做的是不够的。在你荣耀的工作之上,再加上我微小的善行,这样才算完全。然后才足够。所以我会尽我的职责,你尽你的职责。”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些人没有确据,因为你对你自己的表现有足够的信心吗?这是假信心。基督仪式;基督圣礼;基督洗礼。

约翰·安克伯博士:         我们就在这里停一下吧,因为这只是另外一个观点更加华丽的版本而已,就是,他们会说:“这就是恩典啊。基督来了,给了我力量去行善,然后我靠着祂的力量给祂的工作再添砖加瓦。”

埃文·鲁泽博士:     是的。这就是那个去圣殿祷告的人所想的(路18:11-12,有改写之处):“神啊,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那样。神啊,我比别人更好。你是赐给我恩典去行善的那位;所以真的这都是恩典。”但是他对恩典的理解太肤浅了,耶稣说他不是被称义的。恩典不是从人造的仪式来的,不是让你靠着这些仪式去把别人的救恩攥在手里。恩典是直接流淌到人的内心的,借着传讲神的道,借着神的圣灵的工作,要进到人的内心去的,我们要在人面前牢记这点。因为就算救恩是从仪式来的,如果你对这些人说话的话,你会发现他们也是没有任何确据的。

约翰·安克伯博士:         是的。《提多书》3章5节说:“他便救了我们,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不管是不是借着主给的力量,事实是,我们没有什么好添砖加瓦的。

埃文·鲁泽博士:     有第二种假信心,这就是对基督泛泛而谈的信心。

“哦,我相信耶稣。是的。”

“你相信他为罪人死了吗?”

“嗯,我有几分相信。”这是一种很随便的信心,它不是得救信心的理由是因为,路德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对的,他说,在我们能进天堂之前,得要先下到地狱去——除非我们能明白自己的罪恶,并且认识到为什么耶稣在十字架上所做的是如此必要的。一个相信基督的人,没有什么事情是会随随便便的。他相信基督,把自己的永恒归宿和自己的灵魂交托给他,而对耶稣只是泛泛相信的人,只是一种随便的信心,这种信心是虚假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千种其他的假信心;那些相信其他宗教的人,那些相信新纪元运动的人等等。我们只是在谈那些承认自己的基督信仰却仍然拥有虚假信心的人。

约翰·安克伯博士:         是的。我们接下来要休息一会儿。我们回来的时候,要谈谈什么是真正得救的信心。真信徒的标志是什么?好吗?请不要走开,我们马上回来。

 

****

 

约翰·安克伯博士:         好的,我们回来了。我们的嘉宾是埃文鲁泽博士,他是芝加哥慕迪纪念教会的牧师。我们在探讨的是你如何能确知在死后你将在永恒中与神同在。我们谈到了假信心。现在我们要谈一谈什么是真的、得救的信心。请给出这样信心的四个特征吧。

埃文·鲁泽博士:     嗯,首先,这是指向唯独耶稣的信心。我觉得大概有100次,甚至就在《约翰福音》,救恩是与对基督的信心联系在一起的。“到我这里来的……得永生”(约6:37-40)。“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约1:12)。“信子的人有永生”(约3:36)。这样的经文太多了,我们能把剩下的时间都用来引用经文,去证明必须是惟独在基督里的信心。

就如我们之前提到过的,如果是基督别的东西,那么我们就会遇见很多问题,那么我们就会依靠某些不是基督的东西。路德问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他说,“你凭什么相信你的好行为在神看来是宝贵的呢,或者能给耶稣基督替我们做的奇妙的、美丽的工作增添点什么呢?”认为我们的好行为能给耶稣的奇妙工作增添点什么,这难道不是骄傲吗?所以,救恩,是全部属乎主的。

约翰·安克伯博士:         是的,这么想,就没有明白罪的严重性,也不明白基督真正是谁,以及父神所要求的是什么。

埃文·鲁泽博士:     我很喜爱奥古斯丁。他说:“明白神的圣洁的人们,会陷入绝望,不敢擅自去讨祂喜悦。”你看到了吗,如果我们真的明白神的圣洁,那么我们就会明白为什么我们的好行为不能给救恩增添任何什么东西。救恩必须是神的事情。我喜欢19世纪来自伦敦的牧师司布真所说的一句话。我是说,约翰,这难道不是很棒吗?你我为什么不能想到像这样的事情呢?他说:“我可以让挂在一只亚麻袜上,让自己飞过或者荡过地狱的火焰;如果我知道我的信心是唯独在耶稣基督里的话,我可以毫无畏惧地这样做。”这难道不是很美吗?

约翰·安克伯博士:         这太美妙了。

埃文·鲁泽博士:     而确据就是从这儿来的。它是指向唯独耶稣基督的信心。

约翰·安克伯博士:         行为、洗礼、圣礼,抑或是其它的东西,我们都不能加添进去。祂就足够了。祂是一个自足的救主。祂能圆满成就我们的救恩。

埃文·鲁泽博士:     哦难道不是吗?祂是奇妙的,祂是唯一一位在那里的。我们也可以就此做另外一期节目了。

约翰·安克伯博士:         是的。我们来讲讲第二点吧。

埃文·鲁泽博士:     第二点:是由圣灵来坚定她。我是从《罗马书》8章和其他的经文来谈这一点的,这里的经文说:“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罗8:16)。我想做一个个人见证。我14岁那年。作为一个孩子,我努力想找到得救的确据。最后我祷告,然后借着信心接受了基督,相信祂确实是为我死了。约翰,第二天,我很诚实地认为作为一个孩子——我那时才14岁——我非常强烈地感受到了神的同在,我心里想:“我觉得即便一扇门没打开,我都可以直接穿过去。”我并没有这样做,否则的话我今天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但是我有很强的神同在的感受。当你带领他人归向基督……有一个人快要死了。这是一个极好的故事。我没有把它写进我的书里,因为它是在我的书写完之后发生的。有一个人得了癌症,快要死了。我去看他了。他只有几周的时间了。我告诉他,我说:“嗯,你得要接受基督作你的救主。”虽然他听了多得不可胜数的讲道,你知道他对我说了什么吗?“我知道我需要这样做,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接受祂。”你能想象吗?

约翰·安克伯博士:         天啊!

所以我带领他归向了基督,归向了唯独基督,我带他做了一个祷告,帮助他把心思意念归向基督,接受基督作救主。我也祷告他会有信心的确据。他在去世前几天,他的亲戚朋友来看他,你知道他想让他们做什么吗?“请给我读圣经。请给我读圣经。”为什么?他以前对圣经从来都不感兴趣啊。

我们的信心得到印证的第二种方法,就是借着圣灵的工作。我们现在知道我们是神的儿女了。我们领受了新的属性,就是我们谈到过的新生。

约翰·安克伯博士:         埃文,我也觉得圣灵的印证也是从看圣经得来的。

就好像如果耶稣坐在桌子的对面,对我说:“看啊,你想要知道我是否一定拯救了你?”他说:“你信靠了我。在这份合约的这里签上你的名字。”我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祂也在底部签上了祂的名字。然后祂就递了过来,说道:“给你。”这就是我们所得到的神的话语。

埃文·鲁泽博士:     是的。

约翰·安克伯博士:         神的应许就是神的应许。当你最终明白过来神不是要给你一个律法的漏洞。祂不是在摆脱这个应许。他想让你确知,如果你相信祂的话语,祂拯救了你,这就是圣灵要用来说的一件事情:“嘿,不管你的感觉如何——我们需要谈一谈感觉。我们可能要在另一期节目里谈这个:事实、信心和感觉等等——事实是,这就是神的道。这就是事实。你相信它,圣灵就会赐下基于神的道的印证。”

埃文·鲁泽博士:     约翰,我可以在这里说点别的吗?如果听众朋友中有怀疑论者,如果他说:“嗯,我不相信这就是神的道。我不相信耶稣,”那么我要给他们一个21天的实验。这能翻转人的生命。这个21天的实验,就是阅读新约圣经,阅读《约翰福音》。只需要每天花上10分钟的时间。这卷书有21章。每天读一章,并说一些类似这样的话:“神啊,我不相信你存在。但是如果这是真理,请证明给我看吧。”你知道有无神论者这样做了之后就归信了基督吗?,因为神的应许,神的道,神的圣灵,我们所谈到的这些一起做工,开启了他们的眼睛,他们说:“这个耶稣是谁?祂肯定是祂所宣称的那位。”所以这就是信心如何在内心生发出来的。“信道是从听到来的”(罗10:17)。

好的,我们有了指向唯独耶稣的信心;这信心是由圣灵来印证的,还有应许。这个信心也是能产生行为的信心。圣经说:“我们得救是为了行善”——事实上——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弗2:10)。

约翰·安克伯博士:         不是“靠着”行善。

埃文·鲁泽博士:     是的。但是,一旦一个人被改变了,他当要会有截然不同的生活,因为他会有不同的心愿。但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是需要强调的,就是不是这些好行为给了我们确据,因为你我都知道,就算在我们的得救后,我们仍然会犯罪。有时候我们会不听从我们所知道的一切对的东西,所以这不是好像说,我们的确据就是建立在它的基础之上,但是确实有一个印证。如果有人对我说:“嗯我接受了基督作我的救主,”但是他对神却没有爱,他没有任何服侍神的心愿,我不知道他的内心,神是判断人的那位,但是我得要质问他是否在基督里。

另外一件事情是,它是能成长的信心。我对神、对基督和对圣经的信心比我上大学的时候要更强。我希望今年比去年强。所以这是一个不断成长的信心,在这个使信心成长的过程中,,我们就得到了圣经里所说的“充足的信心”(来10:22)。有些刚信主的基督徒,神祝福他们,他们在信心中有挣扎,他们有疑惑。如果他们继续读神的话,与神同行,通常这些疑惑会消失,而他们对神应许的信心则会不断地成长。

约翰·安克伯博士:         关于宝血,你有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例子。我们需要在这期节目里讲一讲这个例子。

埃文·鲁泽博士:     我们肯定要讲的,我会告诉你为什么的,因为听众朋友中可能有人真的知道他或她是个大罪人。我爱大罪人。我对那些认为自己没犯什么大罪的小罪人感到厌烦了。事实上,我们都是大罪人。

记得在旧约圣经里,神对以色列人说,祂说:“我要巡行埃及地,”祂接着说:“百姓们哪,你们杀一只羊羔,把血涂在门的门框上。要涂在上面,也要涂在边上。当我看到血的时候,我就会越过你们去。死亡的使者就不会伤害你们。只有那些门上没有血的埃及人家里会有人死”(出12)。

嗯,你可以想象有一个家庭把血涂在门上。好吗?父亲坚持说:“我们把血涂在门上吧。”你知道一些事情,真正的问题不是他们那个晚上是否会睡得好。他们可能会紧张。大儿子可能会说:“嗯,这个血是用来干吗的呢?如果死亡的使者还是击杀我们,那该怎么办了呢?”一切都无关紧要——门上已经有血了。神说“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出12:13)。

我们在这期节目开始的时候,谈到了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女人:“基督的血就够了吗?”答案是,“是的,祂的血就够了!”你对基督的信心会借着我们谈到的其他方式得到印证的,但是在这期节目的最后,我需要把这个再重复一遍,如果你相信当耶稣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祂的死就完全足够,祂所流的血就已经足够,然后你相信祂所做的,你就会得救。你就会因着知道不是靠着你的功德,不是靠着你所尽的职责,而是祂所尽的职责,从而得到确据的。除了你的需要你什么都没有带来,你还接受了祂免费的礼物。这就是福音。

约翰·安克伯博士:         埃文,我觉得听众朋友中有很多人想要向主打开自己的心门。主在对他们说话,主对他们说过话,他们想要信靠耶稣。你可以带领他们做个他们可以开口说的祷告吗?

埃文·鲁泽博士:     约翰,我很乐意,这是我们主要的目的了。

约翰·安克伯博士:         这确实是最主要的目的。

埃文·鲁泽博士:     天父,我们今天想要因着耶稣感谢你。谢谢你祂是这趟旅程的开始,也是这趟旅程的结尾。我们为着十字架,为着所留下的宝血,为着所献上的赎罪祭而感谢你。我们祷告今天你会让很多听这期节目的人唯独相信祂。请赐给他们恩典做一个这样的祷告:“神啊,我知道我是个罪人,但是我感谢你,你差遣耶稣来拯救罪人,甚至拯救那些大罪人,所以此时此刻我接受祂作我的救主。祂的宝血好比我的盾牌,我接受祂作我的救主。”哦主啊请在很多人的心里做这个工作。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约翰·安克伯博士:         阿们。这太好了。我们下周要更加深入这个话题。我们要把下期节目称作《只为疑惑之人》,因为虽然埃文已经对你们说了这么多,还是会有人会很难对自己的得救有信心。这些人需要做什么呢?下周请收听我们的节目。

***

如何成为基督徒

今天你要做这个祷告吗?

亲爱的主耶稣,我向你告白,我犯罪了,我知道我不能救自己。谢谢你死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的罪。我相信你是为我死的,我领受你为我做的牺牲。现在我尽我所能,撇弃对自己和其它事情的信心,我要唯独信靠你。我打开我生命的门,靠着信心迎接你作我的救主和主。谢谢你饶恕我的罪,并赐我永生。阿门。”

想要收看更多我们的节目,请下载我们免费的《Ankerberg Show》的应用。

“祷告接受耶稣基督”@ JAshow.org

版权 2009 ATRI

耶穌影片

成了基督徒]

你想知道如何成为一个基督徒吗? 凭着信心,通过祷告,你现在就能够把基督迎接到你心里(祷告就是与神)。神知道我们的心,比起我们口里所说的话,他更关注的是我们心里的态度。以下的祷告只是我们所推荐的祷告。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祷告。能救赎你的不是祷告、举手或走过教会的甬道,能救赎你的是你心里的态度和你对基督的信仰。 這裡按下.

錄音聖經